首頁 »
2011/08/04

不說話,只是把悲痛藏在心底

不說話,只是把悲痛藏在心底。記得多年前在一個單位上班,一個辦公室擠了很多人辦公,鴉雀無聲,我終於第一次體會到沈默的氣氛。
這種沈默與安靜不同,它不同於野外一片樹林裡裡只能聽到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彷彿一切都睡著了一樣,沈默是明明有很多話只能憋在肚子裡,沈默是明明有很多人卻像死一般的安靜,你進入到那個地方如同進入太平間參觀,而且與太平間相同的是,都讓人感覺陰森恐怖,那些人的臉甚至不如死者安詳。
當對面的同事點燃一支香煙,我看著煙霧在辦公桌上升騰,除了剛才打火機那清脆的“啪”了一聲,我再也聽不到聲音,我甚至懷疑自己聽到了這些煙霧與空氣的碰撞之聲。
夜風凜凜,獨回望舊事前塵,是以往的我充滿怒憤,誣告與指責積壓著滿肚氣不忿,對謠言回應甚為著緊。受了教訓得了書經的指引,現已看得透不再自困。
凜凜夜風中,作者夜深不睡,回想著自己以前所經歷的事件,所走過的路,唏噓不已。當初一旦遇到什麼關於自己的謠言,關於別人的批評,關於無端的指責,自己都會拍案而起,奮起反擊,最後搞得五臟俱焚,筋疲力盡。
很多人當初遇到了小人的誣告,遇到了同事的刁難,遇到了領導的小鞋,心裡委屈不已,憤懣不已,一旦知道是誰所作所為就要與之爭辯,與之爭吵,甚至最後撕破臉皮,大打出手,卷鋪蓋走人,不要以為金庸的小說是見面就打架,不要只以為江湖只在武林之中,世間處處皆江湖,人們見面皆較量,不要以為見面是打招呼,那是在打交道,那是在另一個領域博弈,在這裡殺人無聲,刀槍無影。
我在辦公室遇見的沈默猶如兩個決斗者驚心動魄的搏殺,面對面,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盯著對方,勝負就在誰先於一秒拔出槍,在於誰先於一秒砍到對方。這沈默就是拔槍之前,就是拔刀之前的較量。
樹欲靜而風不止,但是總有沒有風的時候,並不是所有的同事都喜歡刁難,並不是處處都有小人,並不是領導都如此狹隘,很多時候,人們工作生活的圈子並沒有問題,倒是自己的問題。
沒事的時候談談某個人的生理缺陷,談談誰家有發生了什麼事情,發出自己的好惡,談談人家自己斷不了的家事,指出某個同事的這些問題,那些問題。有時候這些都會得到當事人的反感,甚至仇恨,必招致麻煩。
如此長舌這人倒不多見,問題是誰會在說話的時候繞過十八個彎子,想到所有的朋友同事的忌諱,總有無意識的傷害,其實有意與無意的區別不大,因為結果都差不多,言多必失,多說多錯。
況且,性格使然,有時候性格直爽的人,明知道不好,不說出來心裡就是不高興,而有時候到了不得不說而又不想說虛偽的話就難辦了。一家人添了一個孩子,很多人都去祝賀,有的說他以後會做大官,有的說他以後會發大財,有的說他以後會是超級帥哥。
後來過來一個實事求是的人,他說,這孩子以後會死。其實他說的沒錯,即使這個小孩活了一百年,也不會長生不老,還是會死掉,結果大家把他打了一頓。魯迅說遇到這樣的情況,不打算沈默的人就打個馬虎眼,嘻嘻哈哈過去就得了。
歌曲說,現下已經看透了,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抹著眼淚忍耐下來,快樂的生活,任你怎么說,我完全不再理會,不說話,只是把悲痛藏在心底,始終相信沈默是金。詞作者所面對的沈默是指面對誣告與指責和種種緋聞,這與其頭班有關,尋常百姓碰到的情況就會複雜多了,於是他們都如那個辦公室的員工一樣,徹底沈默。我倒是非常佩服英國人的行為,沒事談談天氣,除此之外,再也不需要談點什麼了。
給自己留一窗風雨 傾聽內心的聲音 人生的故事在信裡在信外 有一種朋友 生活還是忙碌點好 女紅 做一個竹林隱士 猛虎在細嗅薔薇 語言符號 永恆只是那段少的可憐的美 過往歲月的拜年


關於愛情的故事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斜陽夕照她的臉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