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6/27

夢中尋旅在這裡

夢中尋旅在這裡。今天不知那根神經錯亂,竟然在八點鐘就起來了。早上本來沒有課的,是一個可以好好睡覺的好時機,然可能是昨晚睡的太早,以至於此時也拋卻了睡意。時至深冬,對於睡覺來說,任然是一個非常吸引我的一項愛好。在之前我一直致力於這項運動,像是受了傷的貓,在此時便起床了。我並沒有像以往一樣,起床、刷牙、洗臉,而是打開我的電腦。在之前我也不知道我為何要打開它,似乎成了習慣性的動作,登上QQ,打開空間,張信哲那首《白月光》,斷斷續續釋放出來,像是蓄舊了的水。很偶然的看到一句,歡迎您神經病院高材生。恩,好別開生面的一句問候,突然回想起來,是我昨晚改了網名了。

今早起來突然對英語有些興趣,於是拆下書後的碟片放進電腦聽起來,當我在寫這篇日誌之時,它便在嚎叫不停。地下卻是一片野狼藉,昨晚落了一地的瓜子殼,是誰拋了它們,此刻在地下報復著。

很久很久以前,其實我想說,我就想寫一篇日誌。寫一寫嘉興,不知為何,自從從嘉興路過一次後,就被它深深吸引,僅僅是車飛馳過的一會。一條小河在街道的一邊流淌,一旁是現代式的混泥土,一旁是古色古香的的古式建築,兩旁掛著紅紅的大燈籠,那時兩旁的楊柳依舊青青。我曾自以為是的認為我非俗世之人,對某些東西的褒貶不必追隨古人,似乎對某些固有的好感那才算是脫俗,在心裡默想不要和別人不一樣,不要沾染秦淮那些風韻。染指於今,不知為何卻對嘉興感起興趣來,兩旁的楊柳、舊居、紅燈籠在我腦裡已揮之不去。細想,其實我對於嘉興並不是很清楚,只時在那裡下過幾次車、坐過幾次車如此而已,對於她的映像僅限於此。很突然的一天,很無聊的打開電視,看見電視裡正在介紹嘉興景物,對於那些風景處卻並不是很吸引我,駕船夜游嘉興如何?是電視給的回答,心裡突地有份某名的衝動,駕船夜游嘉興?我在心裡默念著,像是遠去的情人,我在念叨著她的歸來,這個念頭在我腦海裡已深嵌。回重慶後,心裡卻是始終乘船想去夜游嘉興。然至於今也沒能去,對於嘉興而言,我只是一個路人,對於己而言,我有我的瑣事。若某天夏日的晚上,我獨自乘船夜游嘉興,看著都市深處的霓虹,我不知作何感想,回想文人舊事,你們或許還在低沈哀鳴。我駕一船不知又會打擾了誰的君?默默地沉睡在小船裡,我卻不敢吶喊。
柔柔月光暖了冬 繼續時光的旅行 笑一場紅塵夢 雨打心一片清涼 落下的是太多的寄望 那本該是錯過 歲月經不住的波瀾 朋友,是人類文明的進步 糾纏的少年夢 對故鄉的依戀 終點站不在我這裡 一段啼笑皆非的來歷 伏下了我的下下辈子 雪花飄走的童年往事 那些觸手可及的過去


一直走著同一條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甜蜜的是人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