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5/06

Can I please have…

本攤賣的是中國食物,我跟Jessica加上一個南美洲來的 supervisor,一共三個人負責打菜以及結帳. 跟別攤比起來工作算是輕鬆,因為我們不必面對熱鍋,食物都由另外兩個北京來的廚師負責煮. 這兩個廚師很逗趣,其中一個總是叫我”honey chicken”跟他們相處14天下來,自己講話慢慢像北京人了…Supervisor一開始人還不錯, 可是她容易緊張又老實的個性, 讓我跟Jessica都有點受不了,沒兩隻小貓來排隊買東西她就會開始大叫”people waiting!”,我看那個客人都很不好意思了…

我賣的食物,有sweet sour pork, honey chicken, sterfried vegs & chicken, fried rice...

 

跟我每天面對的收銀機...

 

在show 工作14 天…有個感觸
身為一個東方人,我比較喜歡西方客人…
這樣說有點太籠統,應該說我比較厭惡沒有禮貌的人,而剛剛好那些沒禮貌的人都來自於華人世界,導致我一看到華人走過來點菜就開始防備…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有禮貌的人點菜方式是這樣的:
客人: “Can I please have a XXX”
我: “Would you like some XXX as well?”
客人:”Yes please!” or “no, thanks.” 


沒有禮貌的人點菜方式則是: 


豬頭: (揮著20元鈔票,硬擠到隊伍最前方)”ㄟ,那個烤雞串多少錢阿?給我來一串!”
我(帶著嚴厲的眼神跟笑容):不好意思,請您排隊! 


以上都是真實案例,每天發生無數次… 


我想我們可以把它歸咎於民情不同,以及語言使用習慣差異,畢竟我在台灣點菜的時候也不會老是說”麻煩你給我一個XXX”我想我也犯過無數次相同的錯誤,沒想到到了國外才發現這麼大的差異. 


另一個最大的不同在於西方人總是面帶笑容,不論是大街上擦身而過路人,或是來點菜的客人,只要眼神對上,微笑曲線就會開始上揚,這是我來到澳洲第一個感受到的不同,也學的很快,我很自然的就可以跟路人打招呼,一個來自墨爾本的媽媽跟我說,那是因為他們希望這個笑容可以讓大家愉快,我則跟她說,在台灣要是這樣對別人笑,人家會以為你是神經病…到底是什麼造成這樣大的不同,大概只能再次歸咎於民情不同,說實在的我比較喜歡西方人的做法,但是回到台灣這麼做並不會讓大家愉快,反而會造成恐慌吧… 


這14 天好歹也學了不少英文,我記一下大概就是下面這些,對照我們的講法,翻譯過來大概就是這樣: 

can I please have a cup of hot chips—來一杯薯條
yes,please—好
no, thanks—不用不用
actually, instead of sweet soure pork, I would like some stim rice -- 老闆,我的糖醋排骨不要了,要改成白飯
sir, are you alright? – 先生要點菜了ㄇ?
I am fine, just looking – 我只是看看 


有沒有發現更多語言上的差異,哈哈….



Royal Show側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Home Brand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