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06

Pimp’s and ho party

澳洲人對於派對有一種狂熱。對他們來說,週末參加派對就跟我們去吃199吃到飽一樣稀鬆平常,那是最基本的社交娛樂。可是對我這個在台灣連夜店都沒去過的台北俗來說,西方人開Party充滿著各式各樣五光十色的可能性。所以這一次,同事開口邀請我去參加他好友的生日Party,派對主題還是「妓女與皮條客」的時候,心理真的是忍不住的興奮,腦袋裡不斷浮現「直擊!澳洲狂歡派對秘辛」的字眼。你知道,都是壹周刊跟Sex and the city給我灌輸的觀念。彷彿看穿我的心思,同事再三保證他的朋友們都不剋藥不酗酒,「they are good people!」,加上自己也很想要體驗在昏黃燈光下, 伴隨著節奏強烈的音樂,手裡拿著酒瓶然後跟一個又一個不認識的人聊天跳舞的澳洲式社交是什麼感覺。這種好機會我當然一口爽快地答應了。

 所謂「妓女與皮條客」就是希望去參加派對的人都可以做如此打扮。「不然你也可以穿制服類的服裝,比如說是學生或是護士等等。」同事好心建議我。(原來全天下的男人都對護士跟學生有遐想阿=.=)。不過我哪來那些制服可以穿,還好可以用短裙跟半統襪加球鞋扮學生,服裝就還不成問題,不過到了派對現場,跟大家比起來,我發現我扮的是比較像小學學生…

這就是所謂的皮條客裝扮,誇張的項鍊,皮衣,喇叭褲跟羽毛帽子,最重要的,是那一跟柺杖,可是沒有人知道那拐站要作什麼的。

 

 

派對女主角更是直接把SM服裝穿上身。(天阿我會不會因為這張照片被關版...)

 派對場地是一間拳擊健身房,主要是因為壽星的男友是拳擊手。場邊有把費可以吃,不過最重要的,是有酒可以喝。六點半大家開始進場,裝扮火辣專業的程度讓我開始懷疑是不是大家都有相關職業背景。我觀察一下現場有俏女警,制服手銬警棍一應俱全。然後還有火辣女傭配備是一根白撢子,其他還有學生制服跟看起來很高級的應召女郎,穿的是很OL的上班族衣服。

大家的共同點就是領口很低,裙子又很短,而且很狂野。我在大學時修過一門「兩性關係」探討男生女生之間有趣的議題。期末專題報告分組進行,題目各自訂定。我也忘記為什麼,但是我們那一組的題目是「從東西方A片不同探討女性社會地位」。總之我被分配到看「o孃」(歐洲)跟「情慾感官世界」(日本)這兩部片然後作比較。我印象最深的是西方的女性總是相當主動以及狂野,狐魅的表情跟積極主動的態度就在派對上面得到百分之百的驗證。派對上比較熱情跟狂放的以女生居多,男生就處於被女生使喚的角色。(很遺憾凱子哥你不能親臨現場。)

隨著音樂,大家人手一瓶在場中跳舞,邊聊天。派對上昏暗閃爍的舞動身影跟異國的語言裝扮加上震耳欲聾的音樂讓我感覺有點恍惚。我站在舞池中隨著音樂擺動四肢,眼睛則是不停的看著身邊舞動的人事物,感受相當強烈的異文化衝擊。鼓起勇氣跟某一個看起來很像的墨西哥黑手黨的大哥聊天,他熱情地介紹澳洲哪裡好玩哪裡一定要去,俏女警跟OL則是忘我的牽著我的手跟我熱舞。大家都互不相識,以後也不會見面,但是在這幾個小時裡面,享受當下擁抱熱舞比什麼都重要。

 

我的同事跟他的女友

  

有沒有看到中間的小學生...

 

嚴格說起來,我的人生並沒有因為參加這一場派對有什麼很大的轉變,畢竟它只是我在澳洲經歷千萬際遇的其中之一。可是派對之後我發現我能夠自然的把「How are you?」這句我一直說的很饒舌的問候說出口,就好像我忽然頓悟了什麼一樣。我想我又更了解澳洲一點點了吧!



雪梨水族館一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Luda,Please Click me! Happy Birthday to you!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