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6/10

雪梨朝九晚五

「朝九晚五」聽起來好像跟背包客背道而馳,可是我現在真真切切地在澳洲體驗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真的是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喔,連在台灣都沒有這麼規律的生活。

到公司上班兩個禮拜,慢慢已經習慣每天早上趕火車的生活。有時坐在火車裡面,會為了車窗外難得的冬日陽光而興奮不已,腦海裡就會浮現大洋路沿途的蔚藍海岸,耳邊傳來海浪拍打岩石的聲音,低語訴說數千年來永恆不變的存在。回到現實,一切好像歷歷在目,甚至閉上眼睛就可以聞到海的味道,不過都已經是昨日的體驗,睜開眼睛,我已經穿梭在雪梨上班的人潮中,也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目的地以及任務要去完成了。

在澳洲旅行,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工作來彌補日漸消瘦的荷包。說是工作,但因為大都是不需要動腦,加上異國環境帶來的新鮮感,對我來說其實玩樂以及體驗性質大於其他。像是在農場工作時,住在Caravan 裡頭就是難得的體驗。每次我跟Jason都在計謀討論該怎麼在農場工作完之後要把它鎖在車尾,趁著夜黑風高連車一起開走,只是連工作都還沒做完車子就拋錨了,計劃被迫流產。還有在Royal show工作時,我站在櫃檯前面對各形各色的澳洲人,仔細去觀察每一個路過的遊客和客人,開始試著用澳洲的方式去和客人思考應對,這裡當然不是指語言,而是思考方式。有時跟德國同事一起討論澳洲某些讓人困惑的現象,比如說我的一個澳洲同事總是分不清楚自己國家的錢幣,總是需要我再幫他確定一次手裡拿的零錢是不是九塊錢等等。回想在royal show工作的那一段期間,雖稱不上看盡澳洲人生百態,但也總算是一窺澳洲人的「Show場」式休閒娛樂 的面貌。

但是不諱言,剝開異國文化以及不同的工作內容,所有的工作本質上大抵就是要付出些體力或是精神去換取金錢。不論同事多麼多麼有趣,食物多麼多麼的美味可口(而且還是無限量免費吃到飽的),總還是會有種束縛以及矛盾的感覺。束縛來自於無法完全掌控自己的時間,而矛盾則來自於,質疑這份工作的意義。

來到澳洲之前, 我因為覺得自己對於生活缺乏動力,或者應該說是一種熱情,也就是所謂的Passion,所以希望藉由到澳洲旅行,找到發揮熱情的著力點,充電再出發。旅程過了一半,看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包括台灣的背包客, 帶著各自的文化和使命,在屬於他們自己的背包旅程中發光發熱,盡情享受。我在他們身上感受到我想要尋找的東西,也的確受到相當大的鼓舞,但是我發現,最大的關鍵其實在自己。

在澳洲工作給我最大的收穫是讓我徹底了解,改變週遭人事物也許可以幫助我改變思考方式以及心態,但是依然是自己決定是否接受這樣的改變,更是自己去決定改變成什麼模樣。在澳洲常常跟很多背包客聊天,聽不同國度的語言,交換一段段耐人尋味的故事。有人帶來的故事高潮迭起刺激,但是那終究是別人的故事。自己沒有去體驗去改變跟突破,就不可能會有自己的故事。在雪梨每天早班火車上的上班族人潮跟台北人一樣面無表情,在Rochaster農場裡工人跟在台灣阿里山上的果農也沒有差別。嚴格說起來現在我過的生活跟在台灣沒有什麼兩樣,可是那個「自己」已經改變,所以所有感受,心態,思考方式都變的不同。我想這個就是一種轉換跟充電吧!



雪梨找工作(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雪梨找工作(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