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預設內容
2014/11/27

晚風涼月

執年素筆,看不盡繁華,寫不清流年,生活給我們一點點感悟時,又不知道從何書寫指尖停在鍵盤上,不知道要留下點什麼,只能被一種莫名憂傷,堵塞在心口,到無法呼吸,生活最可怕的不是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是有些事明明自己不喜歡,卻無可奈何的去做望不到滿天繁星,零落的星子仿佛一顆顆璀璨的明珠,裝點成一盞明亮的燈光,映照在我暖心的窗前。夜闌珊,情未央。交織於夢的邊緣,我呆呆地凝望著著窗前的月光,伸出纖長的手指,想輕撫月色的溫柔,卻無奈從指尖流逝,獨留一抹孤單的斜影映在窗前,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裏,我養著傷痛,住事、聚散離兮。

晚風涼,月弄情長,倚欄窗,紅塵朱砂謝霓裳,誰憐?長思量,不見星光,剪梧桐,浮生一念陌如煙,何眠?撩葉羞花,偏執的思念慢慢散落,不知情歸何處。

月色下的每一個星辰變幻出莫測的孤獨,仿佛無窮的悲傷無法被原諒,是誰懲罰了這光色,讓它們一一在這流浪,有方向又沒有方向的在這塵世迷惘。像沒有禱告的靈,在夜裏,得不到饒恕。

雨中的月,涼如水,深秋的夜色總是給人一種穿透骨骼的冷,明亮的月色,可以看到天空的碎雲,如若加上那如蛛網似飄灑的雨,會被那濃濃的安靜吞噬,然後像夢一樣沉思,川川風月,同一輪皎月,不同的只是看月人的角度和情感,是霧,淡了色,朦朧了光,是雨,濕了眸,涼了情長,是蟲鳴,靜了心,懷起往昔,枝頭快凋謝的紅,依舊妖豔的開著,像在綻放自己最後的一抹不甘,雨絲在此刻是柔弱的,可終還是刺痛了那殘花,一瞬的敗落,無聲的獨自睡在如燭光色的草叢裏,驚了草裏的蟲,沒有歌鳴,留下花芯在枝頭幾度思念回腸。

其實不用悲傷,無非花的開落。

什麼時候起,喜歡上了茶,喜歡上了那種帶苦澀的清香,雖然不懂茶,也懂品茶,只因白落梅好像說過的禪茶、修行、佛。我也在修行吧,芸芸眾生裏,想要修得慈悲,不是想要有面對生死時的冷靜,也不是要有面對離別時的灑脫,只想要給自己一片淨土,讓心靈有一個棲息的地方!在文字的世界裏,一書一茶一筆就可以安曖。不知道什麼花該屬於什麼季節,又要在什麼時候調謝,這個十一月,桂花開了,不濃不淡,摻和在風裏,少了一些清冷,多了幾分恬靜。

想要用文字,記下一些東西,有關人事,有關景物,有關情感情,有關…即過去的所有也僅僅是懷念,不等於留戀,更喜歡站在風口,走過風霜,就有飄雪,一支素筆,情就安曖!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