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同好共享
2022/01/19

​新詩:〈局面〉

新詩:〈局面〉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
難纒的局面
猶如遭長蛇五花大綁
真是無奈
像炸鍋四飛無從收拾
反倒被局面收拾
閉了門在屋子裡沉澱且分解
能游離出什麽離子去中和這個局面
化學解決不了的事由物理接手
到底有沒有反作用力可以平衡局面?
有沒有重力加速度可以摧毁這個局面?
有沒有負能量得以解消局面的正能量?
千思萬想
不就欠一個道歉嗎?
這個無敵的解方!
(劉有恒,2022.1.19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9

新詩:〈自己手所作的 〉 ---語出啟示錄

新詩:〈自己手所作的 〉
---語出啟示錄
 
當地球走進了啟示錄
『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
衆水的三分之一變為茵蔯
白晝的三分之一沒有光
好像大火爐的煙,太陽和天空,都因這煙昏暗了
所出來的火與煙及硫磺,這三種災殺了人的三分之一
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
當大地及海空都已籠罩在汚染的不祥毒害
地球這位天使吹號了!
這只是第一様災禍!
更多有關被啟示的前菜!
(劉有恒,2022.1.19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9

​新詩:〈曾經的廢墟〉

新詩:〈曾經的廢墟〉


曾經如此繁華
後來殘破零落
時光掃乾抹淨了遺痕
今日竟還有侵略者卒子的碑立著,不打自招那侵台時犯下的種族滅絕罪
㡬十村莊三萬居民無差别屠為枯骨
大過美軍屠美萊一村數十倍之罪惡所將養的雜草在其上蔓生
是從那時起的受屈辱之地
到今日,皇民掩惡,喚不回轉型正義而依然屈辱
被亡魂的哭喊聲百年簇擁著的悲傷之地
被踐踏在鐵騎及刀劍槍砲下之地
侵略者從北向南的大屠殺
插上日本旗時被殺害的台灣人亡魂演奏的小小插曲!
那年1896六月下旬上演在雲林!
(劉有恒,2022.1.18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8

​新詩:〈沉淪黑暗的路西法〉

新詩:〈沉淪黑暗的路西法〉


曾經是明亮之星
在那天之中的國度
嗜黑暗的慾念啃食了明亮的星核
光采刹時黯淡下去
向黑暗墮落一層又一層直到十八層
似火山煙塵遮蔽了的心智畸變成了鬼王
魔鬼大軍也成形如虎添翼
横行在光明不到的下界暗黑地盤
直到那全地生靈俱化為聽命驅死的鬼卒
路西法狂妄地嘶聲獰叫
像隻發情不遂的牲畜
張牙舞爪向著被逐出的天庭吹著邪靈之氣
企圖吹漲吹高自已去碰觸不可再及的天庭
但反而領鬼軍鬼卒向下方幽冥更深地墜落!
(劉有恒,2022.1.18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6

​新詩:〈我是一個任性的小傢伙 〉

新詩:〈我是一個任性的小傢伙 〉


別要怪我了
我只有那麽一點兒大
腦子還沒發育成那麽會思想會表達
所以我只是一個任性的小傢伙
深夜我餓了一定要嚎啕
把媽媽妳從被窩裡勾出魂來
媽媽啊我只能找妳要
妳千萬別為明天發酵的眼皮怪罪我
尿布濕了,身子不舒適,我都要找妳
因為我是這麽小的一個傢伙,我什麼都不懂
任性是我唯一和妳溝通的小橋
那是妳我在子宮裡透過臍帶建立起的默契
妳一定會心領神會
因為這就是我倆之間愛的語言
我任性我哭我笑,時時淋妳灌妳的都是我愛妳的語言
我太小,我只會用任性向妳傾訴我的愛
我就是這麽的任性的一個小傢伙!
(劉有恒,2022.1.16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6

​新詩:〈那狩獵時光的獵戶〉

新詩:〈那狩獵時光的獵戶〉


潺湲游移的流動,像隻響尾蛇
可曾聽到時光唏嗦地吐著信逝去的細微聲頻
獵戶如蛇逶迤地背著弓箭,一手撑著地面,潛身摸索著前進,用盡五官的雷達能量,探測那一絲茫昧又恍惚的行蹤
捕捉時光的身子逐漸地隱沒了
陷進時光的回眸裡,裂解著而逐漸被呑噬了
勝利者沒有片刻猶疑,繼續揚長擺尾而去
那狩獵時光的獵戶反遭時光的狩獵!
(劉有恒,2022.1.16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6

​新詩集《從心集》(《三零六擊》)(十三) by 劉有恒 ~~~~~~~〈四散淚水的唱盤〉〈被大風吹盲了〉〈五味雜陳

新詩集《從心集》(《三零六擊》)(十三)   by 劉有恒
~~~~~~~〈四散淚水的唱盤〉〈被大風吹盲了〉〈五味雜陳的時光線條〉〈未了花前債〉〈沉痾〉〈他獨自走出了夢〉〈置頂〉〈影子站起來的高度〉〈奶油香的檸檬味〉〈穿越些什麽〉〈還是在原地嘟噥著〉〈駕著星辰在趕路〉〈添一些咖哩〉
 
新詩:〈四散淚水的唱盤〉
 
旋舞在圓形溜冰場的舞鶴
舞向四散潑灑著淚水的漩渦
為何不收斂在發散四熱的笑顔裡
音樂共舞係那悲傷的內心
伴著獨舞那隻鶴的連綿嗚咽的迴旋
原來唱盤注定是悲情的伴侶
音樂和鶴舞也只是註脚
(劉有恒,2022.1.12於台北)
 
新詩:〈被大風吹盲了〉
 
因為沒有長護眼知識
大風來被吹盲了
於是甘心做風的奴才
俯首貼耳低聲下氣隨風摇擺的哈巴狗兒
墜落成風的幫兇廠衛
猛吠撲向護著眼沒有瞎眼的明眼人!
充斥在大風肆虐的窮荒之島!
(劉有恒,2022.1.13於台北)

新詩:〈五味雜陳的時光線條〉

脫下了戲服
褪去了化粧
從純一味的特色傀儡的假想回復到五味雜陳的生活線條裡
通身上下留下時光走過的線條
頭上少了很多黑線條添了些白灰線條
臉上遍生出許多線條
身子線條也越是撑圓起來
往往也有機會多拄著一根線條
走向時光道路筆直的線條終點
只要不是單調無味的線條
時光的五味雜陳也是人生的幸運!
(劉有恒,2022.1.13於台北)
 
新詩:〈未了花前債〉


約好了今年春天重訪花前
春日遲到
春風來晚
希望你千萬不要記得
在花落那天的盟誓
而今你孤單的獨自綻放
沒有我即時的襯托相伴
我虧負了你
萬萬不要因此成為絆脚石,寫下你我間永久的終止符
而只當是思念的短暂延長記號
仍望我是那彈出笫一個相逢音符的夥伴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沉痾〉


還未曾醒過
一直在甜甜的夢中迷戀
時鐘繞著自已旋轉
長短針任憑自已揮舞
有著幽冥鬼界必來相幫的信念
盡是各式紙紮的寶物焚燒裝滿在自家的大寶庫
享受在陶醉的氛圍裡吃著的大餐
擺出屹立不拔的搔首弄姿
萬事都獲保庇的安全感一直一直的正在上升
沉醉在美夢的快樂裡一直一直的正在下沉到陰曹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他獨自走出了夢〉


從夢的喧囂中,沒有顧惜
像是抖落掉沾染一身的爛尾
從麻醉的夢裡掙脫的他
獨自走出了夢
烽火在四周燃燒
不時發出巨響
仔細看去
原來只是幾個孩童在向著對手玩爆仗
在夢裡活靈活現的遍地烽火聲
出得夢來原來如此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置頂〉


什麽事都拿著來置頂
彰顯事事都上心
六神無主的背叛下
支零破碎的理智
拼成繪聲繪影的圖像
反倒嚇著了自已
不就是自已缺東缺西的大腦孔洞
在打造墓誌銘
一塊沒有碑文的最合適!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影子站起來的高度〉
 
緊貼跟班著本尊躺平的日子裡
異想光靠自已站起身子
怎的扶也扶不起的阿斗上了身
又左右儘是招羅些閹宦黄皓等環侍在側,缺少諸葛亮
站起來的高度讓螻蟻都得彎腰俯視才勉强入目
想耀武揚威
可扁平像紙片人
風來反倒東倒西歪
本尊看了笑歪歪
你終究是依靠我才能存在的貼身傀儡而已
不要不自量力想獨立了
不然什麽都不是!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奶油香的檸檬味〉


有一些酸酸的味道
也有些甜馨的感觸
飄過去了的是心上浮起來的奶油泡泡
就是有那麽一些酸楚
像檸檬味的發散
雖是隨著雲朵飄過去了
不也有奶油香沉澱在心頭
回味著!
(劉有恒,2022.1.15於台北)

新詩:〈穿越些什麽〉
 
為什麽那麽渴望穿越?
打開時空之謎的盒子不能靠解開那當時解不開的渴望
是夢嗎?有天使或惡魔在等待嗎?
若是徒勞,是飄浮的夢穿越了蒼芎,代謝不了的往世一夢的呼喚
可憐是舉目等待垂憐的失望的垂死者的彌留
化解不了的垂涎欲滴
七重天傳來蒼鷹凄厲的叫聲
是在穿越什麽?失敗了嗎?
雨也紛然飄下,時光也在收緊口袋,關閉未知之門,在雨變臉成鋒利的刀刃,門板上利刺突出前的那分秒間
恰正是解不開的穿越的大限
始知那蒼鷹才是先知
預告那穿越只是凄厲的荒謬劇
(劉有恒,2022.1.15於台北)

新詩:〈還是在原地嘟噥著〉
 
不是事不宜遲嗎?
怎生還是在原地嘟噥著
看看日頭都跑到前頭不見了
給大地開始拉出了黑色布幔
嘟噥著蒼老下去
虛耗的形神唱著徒然小夜曲,滅頂在黑潮裡
却還喚不出一滴同情淚
嘟噥還不衰嗎!
(劉有恒,2022.1.15於台北)

新詩:〈駕著星辰在趕路〉
 
聒噪的蟬聲
是駕著星辰在趕路的吆喝聲!
惱人的蛙鳴
是黑夜布幔在拉動的嘎啦聲!
容顔雖是古道滄桑一般的黑
聲彩的繽紛却像吵雜的菜市場!
(劉有恒,2022.1.16於台北)

新詩:〈添一些咖哩〉
 
背負著一些蒼涼
...............
㩦帶著的天方夜譚
裝著無數待實現的美夢
結果成就的是帶勁的平凡
像粗茶淡飯裡添了一些咖哩
蒼涼但也泛著些許辛辣味!
(劉有恒,2022.1.16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6

​新詩:〈還是在原地嘟噥著〉〈駕著星辰在趕路〉〈添一些咖哩〉

新詩:〈還是在原地嘟噥著〉
 
不是事不宜遲嗎?
怎生還是在原地嘟噥著
看看日頭都跑到前頭不見了
給大地開始拉出了黑色布幔
嘟噥著蒼老下去
虛耗的形神唱著徒然小夜曲,滅頂在黑潮裡
却還喚不出一滴同情淚
嘟噥還不衰嗎!
(劉有恒,2022.1.15於台北)

新詩:〈駕著星辰在趕路〉
 
聒噪的蟬聲
是駕著星辰在趕路的吆喝聲!
惱人的蛙鳴
是黑夜布幔在拉動的嘎啦聲!
容顔雖是古道滄桑一般的黑
聲彩的繽紛却像吵雜的菜市場!
(劉有恒,2022.1.16於台北)

新詩:〈添一些咖哩〉
 
背負著一些蒼涼
...............
㩦帶著的天方夜譚
裝著無數待實現的美夢
結果成就的是帶勁的平凡
像粗茶淡飯裡添了一些咖哩
蒼涼但也泛著些許辛辣味!
(劉有恒,2022.1.16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5

​新詩:〈穿越些什麽〉

新詩:〈穿越些什麽〉
 
為什麽那麽渴望穿越?
打開時空之謎的盒子不能靠解開那當時解不開的渴望
是夢嗎?有天使或惡魔在等待嗎?
若是徒勞,是飄浮的夢穿越了蒼芎,代謝不了的往世一夢的呼喚
可憐是舉目等待垂憐的失望的垂死者的彌留
化解不了的垂涎欲滴
七重天傳來蒼鷹凄厲的叫聲
是在穿越什麽?失敗了嗎?
雨也紛然飄下,時光也在收緊口袋,關閉未知之門,在雨變臉成鋒利的刀刃,門板上利刺突出前的那分秒間
恰正是解不開的穿越的大限
始知那蒼鷹才是先知
預告那穿越只是凄厲的荒謬劇
(劉有恒,2022.1.15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5

​新詩:〈奶油香的檸檬味〉

新詩:〈奶油香的檸檬味〉


有一些酸酸的味道
也有些甜馨的感觸
飄過去了的是心上浮起來的奶油泡泡
就是有那麽一些酸楚
像檸檬味的發散
雖是隨著雲朵飄過去了
不也有奶油香沉澱在心頭
回味著!
(劉有恒,2022.1.15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5

​新詩:〈影子站起來的高度〉

新詩:〈影子站起來的高度〉
 
緊貼跟班著本尊躺平的日子裡
異想光靠自已站起身子
怎的扶也扶不起的阿斗上了身
又左右儘是招羅些閹宦黄皓等環侍在側,缺少諸葛亮
站起來的高度讓螻蟻都得彎腰俯視才勉强入目
想耀武揚威
可扁平像紙片人
風來反倒東倒西歪
本尊看了笑歪歪
你終究是依靠我才能存在的貼身傀儡而已
不要不自量力想獨立了
不然什麽都不是!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4

​新詩:〈置頂〉

新詩:〈置頂〉


什麽事都拿著來置頂
彰顯事事都上心
六神無主的背叛下
支零破碎的理智
拼成繪聲繪影的圖像
反倒嚇著了自已
不就是自已缺東缺西的大腦孔洞
在打造墓誌銘
一塊沒有碑文的最合適!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4

新詩:〈未了花前債〉〈沉痾〉〈他獨自走出了夢〉

新詩:〈未了花前債〉


約好了今年春天重訪花前
春日遲到
春風來晚
希望你千萬不要記得
在花落那天的盟誓
而今你孤單的獨自綻放
沒有我即時的襯托相伴
我虧負了你
萬萬不要因此成為絆脚石,寫下你我間永久的終止符
而只當是思念的短暂延長記號
仍望我是那彈出笫一個相逢音符的夥伴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沉痾〉


還未曾醒過
一直在甜甜的夢中迷戀
時鐘繞著自已旋轉
長短針任憑自已揮舞
有著幽冥鬼界必來相幫的信念
盡是各式紙紮的寶物焚燒裝滿在自家的大寶庫
享受在陶醉的氛圍裡吃著的大餐
擺出屹立不拔的搔首弄姿
萬事都獲保庇的安全感一直一直的正在上升
沉醉在美夢的快樂裡一直一直的正在下沉到陰曹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新詩:〈他獨自走出了夢〉


從夢的喧囂中,沒有顧惜
像是抖落掉沾染一身的爛尾
從麻醉的夢裡掙脫的他
獨自走出了夢
烽火在四周燃燒
不時發出巨響
仔細看去
原來只是幾個孩童在向著對手玩爆仗
在夢裡活靈活現的遍地烽火聲
出得夢來原來如此
(劉有恒,2022.1.14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3

​新詩:〈五味雜陳的時光線條〉

新詩:〈五味雜陳的時光線條〉

脫下了戲服
褪去了化粧
從純一味的特色傀儡的假想回復到五味雜陳的生活線條裡
通身上下留下時光走過的線條
頭上少了很多黑線條添了些白灰線條
臉上遍生出許多線條
身子線條也越是撑圓起來
往往也有機會多拄著一根線條
走向時光道路筆直的線條終點
只要不是單調無味的線條
時光的五味雜陳也是人生的幸運!
(劉有恒,2022.1.13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3

​新詩:〈被大風吹盲了〉

新詩:〈被大風吹盲了〉
 
因為沒有長護眼知識
大風來被吹盲了
於是甘心做風的奴才
俯首貼耳低聲下氣隨風摇擺的哈巴狗兒
墜落成風的幫兇廠衛
猛吠撲向護著眼沒有瞎眼的明眼人!
充斥在大風肆虐的窮荒之島!
(劉有恒,2022.1.13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2

​新詩:〈四散淚水的唱盤〉

新詩:〈四散淚水的唱盤〉
 
旋舞在圓形溜冰場的舞鶴
舞向四散潑灑著淚水的漩渦
為何不收斂在發散四熱的笑顔裡
音樂共舞係那悲傷的內心
伴著獨舞那隻鶴的連綿嗚咽的迴旋
原來唱盤注定是悲情的伴侶
音樂和鶴舞也只是註脚
(劉有恒,2022.1.12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2

新詩集《從心集》(《三零六擊》)(十二) by 劉有恒 ~~~~~~~〈夸父也無奈〉〈守住光〉〈不祥的彩虹〉〈滴落吧

新詩集《從心集》(《三零六擊》)(十二)   by 劉有恒
~~~~~~~〈夸父也無奈〉〈守住光〉〈不祥的彩虹〉〈滴落吧眼淚〉〈有一席領地〉〈冬天來了〉〈遥知〉〈在荷葉上舞一曲曼波〉〈以為宇宙繞著我旋轉〉〈傀儡塲子〉〈如花片飄落〉〈百靈夜的歌聲〉
 
新詩:〈夸父也無奈〉


天地無日無月,盡是墨黑盤旋不去
就是夸父也無奈了
停下了無止盡的追逐
美好的心願就此沉淪
被迫的休憩比勞力追日可怕
目標物刹時已逝
如果不追尋
豈不淪為黑暗的俘囚
從暘谷上下追尋你到蒙穀
晨明尋到了定昏
日頭你在哪兒去了?
你的輝光啟動了我追逐的肌腱
渾身都上緊發條
爆發著一如火山的滾滾噴發
步伐一步比一步加勁
那份追逐才是我夸父的人生目標
不要毁了我的追尋
日頭你聽見我的籲號了嗎?
無奈的夸父沮喪地如是說
(劉有恒,2022.1.7於台北)

新詩:〈守住光〉


當四周闃黑逼近
守住光
惟有
看!一個盗火的巨人普羅米修斯!
(劉有恒,2022.1.8於台北)
 
新詩:〈不祥的彩虹〉


小橋,横跨在溪流兩旁
古道,横跨了古今
銀河,横跨在蒼穹
彩虹,那古來的不祥物,竟横跨了兩性!
(劉有恒,2022.1.8於台北)

新詩:〈滴落吧眼淚〉


前門門栓忽而一逕起落
是忐忑跳動不止的眼簾
巴望在闌珊的眼光裡
一抹熟悉的光影的浮現
但意志也揑不成盼望的形影
拂曉掀起眼前模糊光影的面紗
淚光又再罩上了它
滴落吧眼淚!
門栓撥開的喀啦聲
如靜電觸碰的當下在耳際震慄
渴慕現形於迷濛混沌的耳膜中
撑起的雷達網罟接收到的
亮點糾集總匯成清晰的聲波那風的步行聲
淚光發覺了耳朵的背叛
滴落吧眼淚!
門栓遭強風吹開,思念却關上了
就是千里眼和順風耳也不如歸去
那五湖四海無情的浩瀚
不如那滴落的眼淚川流不息的情深
盡情讓煙雨的朦朧藏起落魄的愁緒吧!
繼續滴落吧眼淚!
(劉有恒,2022.1.8於台北)
 
新詩:〈有一席領地〉


心中的結破曉了
他佔有了一席領地
鳥兒最是多情
不給情面地環遊個通透
蝴蝶也來分享
在花間到處鬼畫符
地上雜草野花點綴墾開了遍是的荒蕪
春意也盎然
(劉有恒,2022.1.9於台北)

新詩:〈冬天來了〉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雪萊如是說
死氣沉沉的冬天
㩦著重裝武器掌控著這片土地
用敗葉及蕭條和灰濛的幽暗枯萎著這地上的人們
四出的偵騎捕捉殘秋的最後一絲生氣
被暗冬洗成灰白的衆生在催眠曲裡快樂地載浮載沉
忘却滅頂之禍的將臨
灰暗獨大成了一時的正色取代了彩色齊放的斑斕
冬天的威勢的凌虐正盛
氣焰直逼雲霄
直到大塊噫氣吐出了一絲暖意
敲響冬天的喪鐘噹噹
春天不遠了!
(劉有恒,2022.1.9於台北)
 
新詩:〈遥知〉


沒有在當面兩目相對
心緒契闊飄蓬迴蕩
硬是劃下一道印記
無聞於天靈靈地靈靈
不屑地奔馳復奔馳
古靈精怪也漠然相視
沒有一絲悸動
指天劃地而無語
抑天俯地而無動於衷
四肢百竅沒有了主張
知透遇萬里自在地傳音
指揮著洪荒管弦樂圑的那雙手
兩道腦波敲打著靈魂的節拍
跨度在經緯的兩端
最大值却在無窮
於是接軌了的兩情的深繫
於是在握著彼此的雙手而相印的兩心裡
燃起熊熊的日冕及閃焰
爆發了相會的光耀!
(劉有恒,2022.1.10於台北)

新詩:〈在荷葉上舞一曲曼波〉


夏日的午後的一場雨
飄墜在荷葉之上粒粒晶透的甘露
在雨後驕陽的照射下
七彩霓虹燈遍佈荷葉上點亮放送著
佈置已妥的廣場不是已催促我們上場了?
舞一曲曼波吧!
舞出把把拉丁的火焰
讓光耀更掩蓋周遭閃爍的七彩珠燈
成為全場的焦點!
上吧!在荷葉上舞一曲曼波,噴出的拉丁之火
明亮到夏日烈陽也不敢正眼逼視!
(劉有恒,2022.1.10於台北)
 
新詩:〈紅氍毹的如夢令〉


一塊小小紅氍毹
槐樹洞中和枕中的方寸洞天
進得方寸,酣入一夢
是風是雨,都在之間經過
化身風化身雨,扮盡歷史淒涼
在風中雨中,情遇情捨難分
知否知否,出得方寸,一切依舊
 
新詩:〈以為宇宙繞著我旋轉〉


沒料到在宇宙裡是個不足掛齒的小咖
一直以為宇宙繞著我旋轉
沒料到宇宙大到無窮涯
一直以為井裡觀到的天就是全宇宙
沒料到我竟然繞著太陽在旋轉
一直以為我就是穩如泰山站得個心安理得
沒料到我竟然以為蕞爾之地重要堪比宇宙
原來只是個充滿蚊蚋在蛀蝕心靈的蠻荒之島!
(劉有恒.2022.1.11於台北)

新詩:〈傀儡場子〉


挺直㡬十年的個皃
近年來卑躬屈膝起來
東西各找個馬戲班主演馬戲
雖是兩面聽喚
耀武揚威堪比沐猴
裡子是皇帝的新衣
都全露了點
場子是馬戲團秀麗風光
只是人事全墨
改成了牽著空白腦子的傀儡在搬戲
(劉有恒,2022.1.11於台北)
新詩:〈如花片飄落〉
----有感於龐建國之死
 
如花片飄落
你美美的身段如流星劃過眼前
但視覺暫留了一世
如花片飄落
你燦放的笑顔的記憶深鎖在内直到腐朽成灰
化為春泥
你的笑顏再次恢復在來年的花海裡
(劉有恒,2022.1.11於台北)
 
新詩:〈百靈夜的歌聲〉


熱鬧開了的夜
這喧嘩如百靈鳥群競技的夜
無言的歌聲在心上唱開了
各式的音符及樂器隨著起舞在夢裡
深藏在潛意識裡的林林總總都懸掛在光陰線上
隨著百靈鳥的歌聲舞影婆娑
旋開了的水龍頭
流出了的香檳
各式的餐點及果飲隨著彩帶紛飛點綴夢境
靜悄悄的夜
慶典在熱烈地進行
無聲無息裡一切平明不復見的可能都擺掛展示了出來
夜可熱鬧開了!
直到拂曉,一旦醒来恢復塵凡的身份,百靈夜的歌聲就隱退了!
(劉有恒,2022.1.12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2

​新詩:〈百靈夜的歌聲〉

新詩:〈百靈夜的歌聲〉


熱鬧開了的夜
這喧嘩如百靈鳥群競技的夜
無言的歌聲在心上唱開了
各式的音符及樂器隨著起舞在夢裡
深藏在潛意識裡的林林總總都懸掛在光陰線上
隨著百靈鳥的歌聲舞影婆娑
旋開了的水龍頭
流出了的香檳
各式的餐點及果飲隨著彩帶紛飛點綴夢境
靜悄悄的夜
慶典在熱烈地進行
無聲無息裡一切平明不復見的可能都擺掛展示了出來
夜可熱鬧開了!
直到拂曉,一旦醒来恢復塵凡的身份,百靈夜的歌聲就隱退了!
(劉有恒,2022.1.12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2

​新詩:〈如花片飄落〉

新詩:〈如花片飄落〉
----有感於龐建國之死

如花片飄落
你美美的身段如流星劃過眼前
但視覺暫留了一世
如花片飄落
你燦放的笑顔的記憶深鎖在内直到腐朽成灰
化為春泥
你的笑顏再次恢復在來年的花海裡
(劉有恒,2022.1.11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1

新詩:〈傀儡場子〉

新詩:〈傀儡場子〉


挺直㡬十年的個皃
近年來卑躬屈膝起來
東西各找個馬戲班主演馬戲
雖是兩面聽喚
耀武揚威堪比沐猴
裡子是皇帝的新衣
都全露了點
場子是馬戲團秀麗風光
只是人事全墨
改成了牽著空白腦子的傀儡在搬戲
(劉有恒,2022.1.11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1

新詩:〈以為宇宙繞著我旋轉〉

新詩:〈以為宇宙繞著我旋轉〉


沒料到在宇宙裡是個不足掛齒的小咖
一直以為宇宙繞著我旋轉
沒料到宇宙大到無窮涯
一直以為井裡觀到的天就是全宇宙
沒料到我竟然繞著太陽在旋轉
一直以為我就是穩如泰山站得個心安理得
沒料到我竟然以為蕞爾之地重要堪比宇宙
原來只是個充滿蚊蚋在蛀蝕心靈的蠻荒之島!
(劉有恒.2022.1.11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0

​新詩:〈紅氍毹的如夢令〉

新詩:〈紅氍毹的如夢令〉


一塊小小紅氍毹
槐樹洞中和枕中的方寸洞天
進得方寸,酣入一夢
是風是雨,都在之間經過
化身風化身雨,扮盡歷史淒涼
在風中雨中,情遇情捨難分
知否知否,出得方寸,一切依舊
(劉有恒,2022.1.10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0

​新詩:〈在荷葉上舞一曲曼波〉

新詩:〈在荷葉上舞一曲曼波〉


夏日的午後的一場雨
飄墜在荷葉之上粒粒晶透的甘露
在雨後驕陽的照射下
七彩霓虹燈遍佈荷葉上點亮放送著
佈置已妥的廣場不是已催促我們上場了?
舞一曲曼波吧!
舞出把把拉丁的火焰
讓光耀更掩蓋周遭閃爍的七彩珠燈
成為全場的焦點!
上吧!在荷葉上舞一曲曼波,噴出的拉丁之火
明亮到夏日烈陽也不敢正眼逼視!
(劉有恒,2022.1.10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10

​新詩:〈遥知〉

新詩:〈遥知〉


沒有在當面兩目相對
心緒契闊飄蓬迴蕩
硬是劃下一道印記
無聞於天靈靈地靈靈
不屑地奔馳復奔馳
古靈精怪也漠然相視
沒有一絲悸動
指天劃地而無語
抑天俯地而無動於衷
四肢百竅沒有了主張
知透遇萬里自在地傳音
指揮著洪荒管弦樂圑的那雙手
兩道腦波敲打著靈魂的節拍
跨度在經緯的兩端
最大值却在無窮
於是接軌了的兩情的深繫
於是在握著彼此的雙手而相印的兩心裡
燃起熊熊的日冕及閃焰
爆發了相會的光耀!
(劉有恒,2022.1.10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09

​新詩:〈冬天來了〉

新詩:〈冬天來了〉


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雪萊如是說
死氣沉沉的冬天
㩦著重裝武器掌控著這片土地
用敗葉及蕭條和灰濛的幽暗枯萎著這地上的人們
四出的偵騎捕捉殘秋的最後一絲生氣
被暗冬洗成灰白的衆生在催眠曲裡快樂地載浮載沉
忘却滅頂之禍的將臨
灰暗獨大成了一時的正色取代了彩色齊放的斑斕
冬天的威勢的凌虐正盛
氣焰直逼雲霄
直到大塊噫氣吐出了一絲暖意
敲響冬天的喪鐘噹噹
春天不遠了!
(劉有恒,2022.1.9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09

​新詩:〈有一席領地〉

新詩:〈有一席領地〉


心中的結破曉了
他佔有了一席領地
鳥兒最是多情
不給情面地環遊個通透
蝴蝶也來分享
在花間到處鬼畫符
地上雜草野花點綴墾開了遍是的荒蕪
春意也盎然
(劉有恒,2022.1.9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09

​新詩:〈滴落吧眼淚〉

新詩:〈滴落吧眼淚〉


前門門栓忽而一逕起落
是忐忑跳動不止的眼簾
巴望在闌珊的眼光裡
一抹熟悉的光影的浮現
但意志也揑不成盼望的形影
拂曉掀起眼前模糊光影的面紗
淚光又再罩上了它
滴落吧眼淚!
門栓撥開的喀啦聲
如靜電觸碰的當下在耳際震慄
渴慕現形於迷濛混沌的耳膜中
撑起的雷達網罟接收到的
亮點糾集總匯成清晰的聲波那風的步行聲
淚光發覺了耳朵的背叛
滴落吧眼淚!
門栓遭強風吹開,思念却關上了
就是千里眼和順風耳也不如歸去
那五湖四海無情的浩瀚
不如那滴落的眼淚川流不息的情深
盡情讓煙雨的朦朧藏起落魄的愁緒吧!
繼續滴落吧眼淚!
(劉有恒,2022.1.8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08

​新詩:〈不祥的彩虹〉

新詩:〈不祥的彩虹〉


小橋,横跨在溪流兩旁
古道,横跨了古今
銀河,横跨在蒼穹
彩虹,那古來的不祥物,竟横跨了兩性!
(劉有恒,2022.1.8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08

​新詩:〈守住光〉

新詩:〈守住光〉


當四周闃黑逼近
守住光
惟有
看!一個盗火的巨人普羅米修斯!
(劉有恒,2022.1.8於台北)
繼續閱讀
2022/01/07

​新詩:〈夸父也無奈〉

新詩:〈夸父也無奈〉


天地無日無月,盡是墨黑盤旋不去
就是夸父也無奈了
停下了無止盡的追逐
美好的心願就此沉淪
被迫的休憩比勞力追日可怕
目標物刹時已逝
如果不追尋
豈不淪為黑暗的俘囚
從暘谷上下追尋你到蒙穀
晨明尋到了定昏
日頭你在哪兒去了?
你的輝光啟動了我追逐的肌腱
渾身都上緊發條
爆發著一如火山的滾滾噴發
步伐一步比一步加勁
那份追逐才是我夸父的人生目標
不要毁了我的追尋
日頭你聽見我的籲號了嗎?
無奈的夸父沮喪地如是說
(劉有恒,2022.1.7於台北)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