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22, 2006

【台灣漫走17】聽長者說故事

在橋頭車站下了車,沿路亂晃,疑~~~完全沒有7-11,正要打消念頭往車站回去,卻在車站旁的路上看見希望之牌「橋仔頭糖廠藝術村」,這兒有章可以蓋,登~~~~眼睛馬上@@",精神都來了~~~

有指標,就不會找不到,我沿著鐵路旁一直走,天啊!到底在哪裏啊,幾度又想放棄,因為南台灣的太陽曬得我快脫水囉!


終於,真的是叫皇天不負苦心豚,柳岸花明又一村,在很遠很遠,很裏面很裏面,經過糖廠再進去,有著一個藝術村。

我到的時候都還沒有9點,工作人員還沒上班,只見一位老伯伯在看資料,我入境隨俗的用台語(在台北從不說台語,沒機會說)問了早,他也很親切的和我聊天,原來他就是橋仔頭文史協會的常務理長陳森溪先生,他很客氣的請我留下資料在他的筆記書裏,裏面有好多的遊客資料,有學生、有老師、有團體,都是到過橋仔頭的旅客記錄,這不知道是他換的第幾本?

記錄橋頭近十年的發展史及活動看板

陳伯伯很熱心的和我解說橋頭的發展,以前的糖廠是由日本人來管理,這兒是個日本神社,自從糖廠不再風光,這兒已改為藝術村,有各國的藝術家進來居住創作~~~~

說了很久,陳伯伯突然說,要我先自己走走看看,待會再走回來,他還要跟我聊,他邊翻開衣服邊說,因為剛動了脊椎手術,不能走太久,我連忙說好,我自己看就好~~~

晃了晃(我會再寫一文-柳暗花明又一村),趕緊回辦公室去找陳伯伯,此時門已開了~~~

陳伯伯一邊講解,一邊說這些書有好多都是日本人捐的,很多橋頭的歷史~~~~

日文書:熱海閑談錄

作者:滕山雷太 

日本佐賀縣人。長崎師範學校畢業後,一時居鄉里任教,而後入學慶應義塾大學。曾任長崎縣會議長,後轉入實業界,進入三井會社,出任芝浦製作所所長、王子製紙專務,後又參與東京市街電鐵、日本火災、帝國劇場等的創立。1906年受命整理大日本製糖會社,一躍而成財界的重鎮。此後以日糖為中心,成功地發展臺灣的糖業及紙漿業,構築了藤山企業集團的基礎。重要職銜包括東京商工會議所會頭、日本精糖相談役、藤山同族社長、大日本製冰會長、日印協會理事、三井等信託會社相談役、取締役等,以財界一方之雄而活躍。1923年起敕選為貴族院議員。著有《滿鮮遊記》、《熱海閑談錄》等。其子藤山愛一郎(1897~1985)曾任臺灣紙漿工業取締役

拿著駐村日本藝術家岡本光博帶回給他的小禮物,鯉魚旗的風車,他像個小孩似的一直吹弄著,並和我解說這日本藝術家的故事(會再寫一文)

一直翻資料給我看的陳伯伯,翻出剪報,台灣糖業博物館(會再寫一文,哇~~~寫不完了)的開幕消息,4月30日正式對外開放,陳伯伯參加記者會的消息~~~台糖董事長余政憲和陳伯伯~~~

陳伯伯是台糖的退休員工,他們是群在地的人,對這裏充滿了熱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對不認識的陌生人,努力的解說這兒的一切,那種熱忱真是叫海豚感動!

我和陳伯伯說要再搭火車北上去流浪了,陳伯伯說不行!糖廠還有好多我都沒看,可以看個一天,叫我沒看完不准走,哇~~~~好啦!好啦!但是,我說看之前,我要去福利社買枝仔冰吃,他說別吃枝仔冰,要吃紅豆冰,有一種紅豆冰很好吃!(我會再寫一文-橋頭糖廠的酵母紅豆冰,嗚~~~)

此文刋載於


檢視較大的地圖


首頁│ 下一篇→【台灣漫走18】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