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5, 2006

[雪山攻頂]恍如隔世

上山容易下山難,上山氣喘下山話多~~~~ 從雪山3886M下來,沿路的景像令人驚奇不斷,一直問自己:「啊!這個是我走過的路嗎?」「這太神奇了!不相信!」,這恍如隔世的景象,一幕幕的閃過,尤其從哭坡走回去,那個手腳並用像隻猴的姿態全都出來了。 沿途風景超美,還是常常停下來留戀一下那瞬間的美景,此時不看更待何時,下了山想看也看不到了。 來雪山的行程裏,我的話少得可憐,不是我不想說話,是我喘得無法說話,下山時便開始恢復海豚樣貌,最後壓隊的「落難三人組」我和Sonia,還有阿腸,當然還有明峰和工頭啊!這些人還願意陪我說說話。

我笑說我們是「落難三人組」,阿腸直呼這沒什麼好驕傲的,臉皮厚的我一直覺得爬個山就有個封號聽起來還不錯,哈哈)))))))))))) 我在山上沒什麼吃東西,沒桌沒椅沒食物,我就沒有要吃的慾望,所以誰身上有啥糧食要分我吃,我都願意接受,一點兒也不挑了。 工頭:「你這樣子,逃難時怎麼辦?」 海豚:「我會沿路訂飯店~~~~」 水~~~~我最需要水,不吃可以,我要水~~~~~眼看我的水平子已經到底,啊~~~~只好吞口水~~~~

山上的水流下來結成的冰柱和冰壁真是壯觀,很想跑過去摸一摸,無奈不太好走。 心裏想著只要快快走,到了三六九山莊就可以吃飯囉!此時明峰收到訊息,三六九沒水,大夥兒要下到七卡去吃飯,一聽到這「二號」,又更沒力,明峰超越我們先去幫忙去了!在哭坡前平台,又碰到明峰,啊!這人是來無影去無蹤!山上隨便他跑,跑下去又跑上來等我們!明峰說,要到登山口才有飯吃~~~~啊!我可不可以不爬,直接跳山啊? 從凌晨二點的粥,一直「涷」到下午六點,我走到登山口,我這輩子也沒捱餓這麼久(有啦!除了我去參加飢餓三十),哈哈~~~真的體會到又要勞動又要捱餓的苦,不過大家都這樣,就沒什麼好叫的。

最後的兩公里(從七卡到登山口),我是用飛的,因為快天黑,不走快都不行,我看著阿腸的腳步,他都不用看地上,我便尾隨他,此時的工頭己經手抱阿腸的行李飛奔下山,如同抱著逃難的兒子一般,太厲害了,海豚我給他用力的拍拍手。 到了登山口,來上一碗「最後的晚餐」,好美味的肉骨茶麵,三口當做一口吃,啊~~~~人生真美好,喲~~~~大家都上車了,在等我耶! 出發~~~~往慶功宴去~~~~~



海豚飛的雪山記行[終於完成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雪山攻頂]慶功\宴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