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09

。可愛的搗蛋鬼。


7/11號下午跟優質伴侶犬俱樂部裡認識的牧人及她們的愛犬就長ㄝ(台語)、凱薩
一起去漁人碼頭玩耍兼散心

正當我準備好要出門時 說時遲那時快
聽到門外有人聲 隔沒幾秒出現奶貓洪亮的叫聲
『吆~~吆~~~吆~~』
老徐忍不住到門外查看
發現一隻雙眼被糊住的幼幼貓(約一個月大)

我還是照原定計畫跟朋友出門散心去 臨出門前 老徐又用閃亮亮水汪汪大眼攻勢
讓我讓他把小貓帶進來先把眼睛慢慢擦開再說(我原本只答應撿起來把眼睛弄開再放出去)
後來有人三不五時就打電話給我(唉!結婚後已經沒這麼常接到老徐的電話了=  =)
一直報告小奶貓的狀況 
『眼睛慢慢擦開了!』
『本來看裡面黑黑的我還以為是她瞎了!』
『眼睛全擦乾淨了耶~』




晚上當我回到家時 老徐含蓄的問我
『可以帶他去給醫生看看眼睛嗎?』

唉!這貓老爸又撩落去了(台語:意指陷下去)

我們研判因為聽到奶貓叫之前有一對母女的聲音
可能是小孩子不懂事把貓撿回家 媽媽看小貓眼睛糊住又帶出來放生
且應該是住附近的 知道我們家有在餵養浪貓 所以丟在我們家門口(很壞的示範!)
因為。。。最好是眼睛被糊住的陌生小奶貓可以自己走到我們家門口來。。。
加上固定餵養的母貓-三花麻 過來聞一聞小奶貓後 卻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所以老徐就把她帶進來先照料




帶給醫生看後 醫生表示這是小奶貓很常見的問題
(好像是氣管還是淚腺啥的導致眼睛分秘物過多才糊住)
於是開了眼藥膏 一天三次照時間上藥。。。

看完醫生回家的路上 這隻小奶貓實在太愛吆吆叫個不停
於是我給她取了個名字叫吆吆

恰巧隔壁原本是表弟在住 之前表弟已經回日本 所以房子空著 就把小奶貓先放隔壁中途了




一週後 眼睛漸漸的越來越明亮 醫師也表示沒問題了
但 到底是要送養還是。。。
我們都不知道!
預計還是想送養 因為房裡已經有五貓了 
我一直告訴自己這隻是野女貓 不可以喜歡上她
每次要去照顧她我都叫老徐去 因為
『自己撿的自己負責!!』




(滿臉髒兮兮 因為一直在上藥膏 洗完澡又搞的渾身髒不溜丟的!)

於是吆吆就醬先住下來了
偶爾天氣好 奶奶在巷口吹風聊天時 我們也會把吆吆帶去陪奶奶
一起在巷口吹風曬曬太陽 吆吆也很乖 總是在奶奶腿上趴著 偶爾偷偷咬奶奶兩口。。。

每天早中晚上藥 順便餵肉肉
日子一天天過去 從吃少量肉肉 越吃越多 後來改吃泡軟乾乾
到最後可以改吃硬乾乾 再到現在每天要吃〝一整杓〞的乾乾




慢慢的 小奶貓變成幼貓 只是給她吃好市多的乾乾 竟然也吃的越來越胖!
除了已經有垂下來的小油肚之外 看著她跑走的背影會覺得她屁股好大!!!!

上週她突然如流水一般的噴屎 噴的便盆邊都是 原來是由於肚子裡有蛔蟲導致!
於是也跟爛牙的咖哩乾哥、兔兔乾姐拎去看醫生
快六個月大的她已經1.95kg!




吆吆:『誰說我胖!乾媽妳才胖咧~ㄌㄩㄝ~~~』
雪兒:『等妳驗完血進房門妳就知道!!五個乾哥乾姐等著好好教妳呀!野女貓!!!』




吆吆:『ㄌㄩㄝ~~我才不怕呢!哥哥姐姐會喜歡我滴!』
雪兒:『等妳見到點點姐跟豹豹姐姐妳就知道!嘿嘿。。。』




吆吆:『阿祖。。。乾媽說乾姐姐會〝好好教〞我耶!人家怕怕~』
雪兒:『小小年紀眼睛很亮嘛!知道要找阿祖撒嬌蛤!?』




吆吆:『阿祖。。。吆吆怕怕。。。』
雪兒:『妳鼻要再假了!上次咬我屁股還有老是咬我手腳的是哪個小胖妞啊!』




吆吆:『哼!妳因為我比較得乾爹歡心妳故意抹黑我啦!我很乖的!』
雪兒:『那乾爹屁股是被誰咬的?』




吆吆:『乾媽~~~妳鼻要不喜歡我嘛!我很乖很可愛的!』
雪兒:『(內心動搖)我知道妳很可愛啦!野女貓~哼!!!』




這野女貓的表情真的很多!
現在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可愛。。。連我都快把持不住了。。。

特別是老徐說
『妳沒有三花的啊!我特地幫妳撿的耶!』
。。。。是這樣說的嗎=    =+

晚上老徐回家 我跟他說
『那野女貓真的越來越可愛 我快把持不住了』
『留下來啊!』
『還真的咧!!』
『又沒差這一隻~』(一派輕鬆)
『(小聲碎念)是沒差這一張嘴啊。。。萬一生病就差很多耶。。。』

唉!可愛的小吆吆真是讓人煩惱啊!!
到底該PO文送養 還是。。。真的要留下來呢?





首頁│ 下一篇→。醜小吆變貴妃-吆吆(停止送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