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8/13

● 超越宗派與開宗立派

太虛大師及印順導師重申「不作一宗一派之徒裔」,將佛教整體發展的利益,置於個別教團之上,認為專承單一宗派,易於形成門戶之見,乃至高推自宗而忽略他宗優點,對於整體的佛教可能有取一漏萬之慮。[1]此外,佛陀當初創建佛教,包括僧團制度,其原始立意相當崇高,包含了對私有制的勘破;因此出家的目的,在於捨離個己之私,而著眼於十方、著眼於整個教團。
 
 
然而後期佛教的發展,有著從「公天下」走到「家天下」的傾向,[2]佛教的道場漸漸子孫化、私有化,喪失僧產為公及佛制十方道場的精神。由於後期中國佛教個別的宗門意識過於強烈,山頭主義盛行,彼此間各擁其主少有往來,造成壁壘分明的現象,太虛及印順視此為佛教發展過程中的不良現象,故反對專承特定宗派。[3]
 
今日台灣各大道場不少皆已開宗立派,如法鼓山有「中華禪法鼓宗」,慈濟有「慈濟宗門」、「靜思法派」,佛光山亦有言「佛光宗」等,這是否違背了太虛大師人生暨人間佛教的理念呢?
 
事實上,宗派的定位有助於身份的認定,尤其對信仰者來說,此定位應該是重要的,使得信眾們有信仰的中心,而有所適從、有所依歸。就如同政黨政治中,政黨、派系存在之必要性;不過必須留意的,政黨成立之目的乃是為國家和人民服務,而不能本末倒置,把政黨利益置於國家、人民之上。佛教中的宗派亦然,佛教與眾生的考量,須優位於宗派之上、之先,如此宗派才能真正發揮其為佛教、為眾生的功能。可知宗派之創立,有其方便權巧之施設,而不讓宗派意識凌駕於佛教信仰之上,否則開宗立派的同時即有所窄化,甚至帶有排他性、侵略性。
 
此外,印順法師<人間佛教要略>中談「時代傾向」,除「青年時代」、「處世時代」外亦強調「集體時代」,重視團體組織的重要性,認為有健全的組織運作才有益於利他志業的推廣,因此宗派的創立或也有這一層次的意涵。
 
如昭慧法師所表示的,宗派會讓人有歸屬感,慈濟立宗即有團結信眾的功能。早期的證嚴法師並不強調宗派概念,也認為慈濟並不屬於佛教史中的哪一宗,而是依循著佛陀的本懷,實踐拔苦予樂的慈悲精神。但後期由於方便開演的必要,以及為團結大眾來凝聚共識及向心力,以增強入世實踐的效能,因此以開宗立派的形式來倡導人間菩薩道。證嚴法師亦曾指出「靜思法脈」及「慈濟宗門」並不是現在才開始,而是早在四十多年前,從印順法師得到「為佛教,為眾生」這六個字時,即深植在其心中,決意貫徹此菩薩心行,以此法脈、宗門作為實踐菩薩道信念的方便。
 
總之,基於「團結力量大」,也由於度眾之「方便」,開宗立派似不可避免;但在此同時除了強調自宗的發展外,也應著眼於整體佛教的思考和觀照;亦即,雖有宗門傾向,但同時又避免門戶之爭,不落於一宗一派之偏私或偏執,如此才能合太虛、印順兩位大師的本義。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node/22570?page=1



● 沈潛杜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佛門開宗立派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