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2/06

●從葉秉倫的困惑,淺談團隊變革的共識

秉倫昨天在FB放的:
與其讓別人替我發言,我決定親自分享,這段時間以來,我經常在夜裡莫名醒來的心情與決定。
我要向全球慈濟人致敬。你們,是感動我當初辭去澳洲律師工作,回台全職投入慈濟的原因,也是近年來,我與超級優秀的基金會同仁團隊、超級專業與敬業的 KPMG 團隊,致力於組織優化以及完成財務查核簽證的最大動能。我當初立定的目標是,讓社會大眾對慈濟恢復信心,讓全球慈濟人恢復尊嚴,穿著制服走在路上能抬頭挺胸。 回來效力的十二年間,我非常感恩 上人的信任與栽培,在修行中,追求典範人格並培養品德,在多次海內外賑災任務中,看見慈善的價值,也在行政職務上,有幸服務全球志工,包括擔任前兩屆董事學習組織治理與決策。
自從 2015 年的新聞事件,我和團隊以為危機就會是轉機,並以:
一、誠懇謙卑傾聽社會建言,以及;
二、推動組織再造接軌國際為目標,
無奈力有未殆,沒有讓改革明顯往前邁進一步。
五十年建構的組織,體系龐大且肩負四大志業,每個組織優化的決策,都攸關眾生福祉。我從來就不期望變革會很容易,或一朝一夕可成,但無法或缺的是邁向永續的「決心」----- 變革工作從下定決心的那一刻才能開始,要不然只會空轉與內耗,再有理想的人,也會如超人遇到氪星石一樣手軟。而在等待決心確立之時,我將離開行政中心,把握時間自我充實、為未來培養能量,也辭去清修士身份,以不破壞其嚴謹制度。以上,我已親自向 上人說明並告假,亦將回歸志工體系,與全球慈濟人繼續共同努力。
 
《從葉秉倫的困惑,淺談團隊變革的共識》
壹:根據葉秉倫的敘述 自從 2015 年的新聞事件,我和團隊以為危機
就會是轉機,並以:
一、誠懇謙卑傾聽社會建言,以及;
二、推動組織再造接軌國際為目標, 無奈力有未殆,沒有讓改革明顯往前邁進一步。
貳:與社會非議質疑促進改善,落差很大
一、慈濟善款使用與流向?
二、內部決策與監督?
三、財務報表的公開透明?
顯見秉倫與團隊改革的思維與方向,非常抽象廣泛,組織和組織間也欠缺面對具體事實改革的誠意,團隊無法提出具體的行動來解決問題。
我們不知道,到底受到什麼阻力?團隊不能順利熟練地運用系統思考的能力,觀察、綜合、分析,從而改善我們組織內部、組織之間和組織與外界的互動關係,使我們對變化的世界能從容應對,互相推動,創造我們的未來。
光是「決心」是不過的。應要大破大立,付諸行動力求改善。它是一種團隊共識運作,是一種持續性並可戰略性加以運用的過程;它不僅會導致團隊知識、信念、行動的變化,更重要的在於增強團隊的革新能力和成長動力與熱情!

 


● 我是慈濟員工,我說慈濟的真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政府沒人敢管慈濟,光是釋證嚴當董座的財團法人就擁 1400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