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03

● 幫忙慈濟,不要鬥臭慈濟!



慈濟現在馬上就可以做兩件好事:一是每年從善款中撥出一個百分比挹注苦於經費短絀的公益慈善團體,利共存共榮;二是開放大愛電視台做為台灣公益慈善大業的傳播平台。


幾個星期以來,新聞界對慈濟展開嚴酷檢驗,揭露了很多本來少為人知的事情。慈濟創立於四十九年前,由於證嚴法師的感召,數百萬台灣同胞成為慈濟一員;因捐獻來自八面八方,使得慈濟能夠行善全球,慈濟人所到之處,台灣的善心獲得世人很大的肯定;如果說慈濟為台灣在人世間做了很多功德,一點也不為過。

檢驗慈濟,讓它繼續發光

不過,一個團體人多了之後,難免品類混雜,假如說今天慈濟這個大家庭裡也有少數一些心術不正的成員,這是現實社會之必然。因此,筆者認為檢驗慈濟可以,鬥臭慈濟不智;大家幫忙慈濟,導正偏失,讓慈濟在一番調整之後繼續發光發亮,才是正辦。

筆者誠摯建議慈濟當局,從速尋找三、五位素有清望的社會公正人士,組成一個任務編組,委由他們以三兩個月時間,深入檢查慈濟運作實況,進而提出可行性調整建言,而慈濟當局也向社會公開承諾必定虛心吞下苦口良藥。稍早,慈濟說要邀請社會公正人士加入董事會,筆者認為這是未開刀先吃補,是過於跳躍的做法。

其實不待任務小組體檢,慈濟現在馬上就可以做兩件好事:一是,每年從善款中撥出一個百分比,無條件挹注國內一些宗旨明確、績效明顯、卻苦於經費短絀的公益慈善團體,以利共存共榮。二是,開放大愛電視台,一體報導慈濟以外公益慈善團體動態,無條件讓大愛電視台做為台灣公益慈善大業的傳播平台。

以慈濟人的智慧和慈悲,筆者應該不必對做此建議的理由多所贅辭。一○四年三月十五日,台北市文化資產局「古蹟歷史建築審議委員會」決議,要把「台北機廠」指定為國定古蹟,全區保留,以留下歷史脈絡。

「台北機廠」位於台北市市民大道五段,創建於一九三○年,是台灣鐵路車輪修護工廠,占地十七公頃,廠房破舊,已不承擔當年功能。有多大肛門,吃多少瀉藥審議委員認為該廠深具建築史、經濟產業史、勞工文化史的價值,地位無可取代,所以認定有全區保留的必要。筆者認同保留台灣歷史脈絡的重要性,可是筆者同時認為台灣在做保留歷史脈絡這件工作的時侯,必須「有多大肛門、吃多少瀉藥」。


 
台灣地狹人稠,現在台北房價高漲,建房一地難求是原因之一。許多地大人稀的國家做的事情,台灣不能依樣畫葫蘆。要保留台灣鐵道史、產業史、交通史、勞工史,台灣應該依靠具體而微的博物館,把「台北機廠」全區保留,是典型的打腫臉充胖子!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陽明山原美軍宿舍區。該區兩百戶已破舊、無人住居的木板房子,占地幾萬坪,寸土寸金。如果要保留歷史脈絡,保留一戶,整修成紀念館足矣;如仍主張全區保留,是典型的頭殼壞去,是要同胞拿古蹟當飯吃!

各方子弟,公民權平等去年國民黨人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的時候,不少媒體以其為前副總統連戰之子,大肆譏評,說他只因官二代,其他別無長處。今年民進黨人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的女兒蘇巧慧、前行政院長游錫堃的兒子游秉陶要參加立委選舉,被連同已當選市議員的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的兒子謝維洲,合譏為「父幫集團」,說他們搞世襲,問他們憑什麼。

我認為這是不分青紅皂白。
 
世家子弟是個中性名詞,至於好壞,要看他們是知書達禮、敬業樂群,或者不學無術、遊手好閒。假如前者,因祖上積德所以裕後,這是進步社會每個家庭都可以學習效法的榜樣;假如後者,那麼大概禁不起嚴格的考驗。如果只由於上一代或上幾代是富貴之家,其子弟便被敵視或詆毀,認定他們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可從政;請問,這不是不分青紅皂白是什麼?

我還認為,恣意貶抑富貴人家的後代,是心胸狹窄。人類之可貴,在於力爭上游。一個人經由奮鬥取得成功之後,必然福蔭子孫,能夠進而澤被鄉里已足令人稱頌;如果功在國家,合當享受福報。此所以美國德州富家老布希當總統、小布希當總統,現在連小布希的弟弟傑布布希也要選總統。我沒聽到美國人說他們是可恨的富幾代或官幾代,只看到美國人關注他的民調支持度有多少。

台灣地小人稠,山高天低,芸芸眾生一不小心很容易流於心胸狹窄;心胸狹窄對自己不好,對別人不好,對社會進步更不好。

文/吳豐山(新新聞)
http://www.setn.com/ColumnNews.aspx?NewsID=68691&PageGroupID=6&PageType=3


 


● 慈濟「逃過一劫」了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十個證明「慈濟和國民黨是雙胞胎」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