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14

論“做,就對了”。

做,就對了”這句話是慈濟的口頭禪,也是慈濟的文化之一。意即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在現在時代裡的人的智慧,已不能接受那般光說不鍊,整天說道理不作事的人。他們喜歡看到的是,真正做事,而且有表現成績出來的人。慈濟在這方面,確實身體力行,落實去做了,又做到了。從社會的每一角落,我們都可聽到、看到,慈濟做多少事,蓋多少醫院,從外在的價值觀來評價,是值得大眾讚嘆的。但是,還沒有將善事公佈之前,醫院也還沒蓋之前,又如何鼓勵大家來做呢?


   “做,就對了”這句話,就這麼來的,而且歷久不衰,也有把握當下的意思,叫人不要猶豫,及時行善。對於不太具有信心的人,是一種鼓勵的話。‘姑且相信我一次’或‘讓我騙一次’也是早期資深委員常勸人參加慈濟的話。如果,還不相信,就邀約去看師父(上人)。再則,邀他一起去探訪關心戶。最後還是鼓勵他做,就對了。

   有的人,對於某件事情,存有疑情,躊躇不前,也叫他“做,就對了”,做了再說。不過,太過於因循陋習這句話,不假思索的做下去,卻也造成很多粗糙不堪、混亂局面的害處

   初學者而言,當然不防礙行事,若能接受勸導,虛心改善,則不會有擾亂全局之虞。如果,事情已有規律和脈絡可循,這樣莽撞率性,破壞格局,造成錯誤的示範作用,所謂一動千江水,整個團體因此而失序,是值得謹言慎行的。

   濟,是個自發自動性的以及自我導向學習的團體環境。雖然努力地想把它組織化、系統化和管理化,到現在為止,還是一個自我管理約束,容易揮灑的自由寬敞的大空間,把佛法的「平等」發揮得淋漓盡致;出錢出力,又想作事,無不遂其所願,這是無分階級貧富貴賤的善處,令人讚賞的聖地。

   類文化的演進,都透過日常生活的經驗而進步,為了更加使族群團結的力量擴大,智慧的累積,也開始就有了生活上的規劃,產生族群的時代性和民族性的獨特風格,本土草根性產生了一股毫無雕琢的原始格調。

互相教育、互相督促,是慈濟的文化。個體必須遵守團體的規則來行事,並透過學習與同儕和睦相處,包括知足與感恩、善解與包容,甚至強調倫理道德秩序的培養。這些規則,本會也有大綱可循,只不過地區性的人文背景些微不同的關係,儘量權巧方便,較為靈活運用罷了。正因為如此,慈濟在高雄地區的會務蓬勃發展,僅次於台北。

上述所謂的「倫理」是教導大家學習如何‘尊重’、‘秩序’和‘傳承’。我們希望在這亂世中有“安和樂利”的社會,來到這裡就必須拋棄以往不良的社會習氣,從個體開始重新開始學起,按部就班地做;等於是脫胎換骨,人心受到淨化,社會祥和才能希望。因此,‘做,就對了’這一句話用在這兒,恐怕值得商榷的餘地了。是否擾亂了秩序?是否自以為是的欲所欲為?而蒙上歷史的罪人之惡名。

以本會立場而言,毫無損失可言,甚且樂觀其事;也看不出有任何負面端倪,因為是無形的意念,沒有數據可考,不能道聽途說。只看到是,加入的人數愈來愈多,善款會務增加了。以地區來講,如上所述,影響團隊的秩序管理問題頗大。對於某些人更是不知如何適從,似是而非的道理,到底要相信誰?理上來講是「平等」,事相上來說,應該遵守的倫理次第,是否要一點尊重的聽、清楚的看和明白之後再做?以‘平等’為內斂,以‘不平等’為服從與尊重,真要斟酌一番不可啦。

事觀「原則」性的要求,及價值觀的評價。牽涉到公益性的事業,大抵都是義務的參與者,除了基金會的職員有給薪之外,委、會員皆是無薪義務性質,自不敢對委、會員等強加管理或干預他們的作為。因此,就成為一個小社會的翻版,行事風格完全與社會一樣,所以又稱之為‘大熔爐’並不為過。佛說,無量劫習氣不好改。有修行的人,也常說:「要求別人,不如改變自己。」這麼一來,只有靠自己自求多福,生死自了。似乎消極、也並非姑息,祇不過是真理被扭曲了。

老實說,敢堅持原則的人,沒有好下場。不被認為是「鴨霸」,不然就是「老古董」,去個小報告,一支竿打翻一條船,個個遭殃不好過,弄得沒「修行」。顛覆傳統,否定過去,趁勢世代交替,換人做看麥。端看,由本會派出的主事者,竟是些中青代的人,涉足會務不深,沒有溝通,沒有協商,不分青紅皂白,甚至沒有一點尊重,與本地內神暗契通謀;嚴重破壞體系,黑箱接管。對地區長久奠定的基礎,以及幹部精英,盡數驅散、撤換殆盡,造成群龍無首,一時組織大亂。這種無知的鴉霸行為,導致法親流竄四散、怨聲載道,擾害眾生之果,如墮萬丈深淵,尤有過之,而無不足。

從前弟子們所付出的犧牲奉獻,包括的事業、家庭、父母與親子關係互動,精神與時間,不惜忍痛割愛,只為了一個赤誠的「義」字。亟待創業發達的青年,以「眾生之苦,即為我之苦」的理念,與心敬的法師,在無名無利的志業上,嘔心瀝血默默耕耘,無一句怨言。早期,沒人知道「慈濟」,沒人知道「證嚴法師」,各個均以個人的人格保證,以及誠正作法來事實證明給人看,不知不覺地把它搞(拱)出了名。於今之人、事、時空的不同環境裡,還有誰人能夠體會──慈濟是由一些窮小子,而現今已六十歲出頭的糟老頭做到的?──「船過水無痕」。

   今洋洋得意、活在掌聲中歌功頌德的人,既不知感恩,也不知生死意蘊,終日醉生夢死,心猿意馬到處奔竄流連忘返,尚口繞「打油詩」激諷資深者謂: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人性墮落到如此地步,可知所追求為何,三世諸佛也喊冤。應該檢討喪失資深委員參與的原因何在,才是當務之急;其原因不外下列幾點:

1.      心喪失:本會未能堅持原則,致令小人趁隙搗亂,破壞體制。

2.      理敗壞:假「平等」造成秩序大亂,目無尊長,服從性偏低。

3.      工瑣細:多頭馬車、山頭主義各自為政,組織鬥爭同儕相剋。

4.      箱作業:社區組長選舉藉令無效,暗中授權指名擔任,信心崩潰。

5.      蟬效應:多作多錯,少作少錯,不作不錯,無奈無力,噤若寒蟬。

6.      凝聚失力:人倫因緣分散,人地生疏,不易凝聚,向心力、從眾心理銳減。

7.      變化球:不按決議行事,為不明確的變化,疲於奔命,費心費力。

Share/Bookmark


首頁│ 下一篇→慈濟舊法新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