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07

人性本善?

 

或許我過於相信人性本善,才是最大的錯。

今天在補習班,正為著檢查學生的作業忙得不可開交,
當有沒解答的作業時,就必須靠自己去解題檢查,
普通的計算題在這時就很依賴計算機的存在。

然而很不幸的,它卻在上星期四最繁忙時,不翼而飛。

起初我還認為,或許是哪個學生跟我借忘了還我吧!
又或者是那個跟我有一樣款式計算機的小鬼拿錯了。

今天,忽然那個小鬼跑來告訴我,
「老師,我看到一台跟我一樣的計算機,在某某某的抽屜裡耶!」

隨即,她跑到跟那位學生拿了那台計算機來給我看,
雖然不太確定,但那的確很像我的,因為顯示器上有幾道刮痕是其他白目小鬼劃到的。

「她說她跟同學借的,但我知道不可能,因為她以前也有偷過東西。」
「好吧!我來處理就好。」我說。

抬頭往那個學生的方向看過去,
她像是在躲我的視線一樣,低著頭偶爾偷瞄我的一舉一動。

我很不想去相信是她做的。
因為平時和她常打屁,感覺也是很乖,只是活潑了些,
在那群小鬼頭中,我算是挺疼她的了。

雖然很不願意,但還是利用叫她來訂正的機會問了她,
告訴她,若真是她拿的,我不會追究。
然而她卻不敢看我一眼,只是低著頭小小聲的回答那是跟朋友借的。

我深知亡鈇意鄰的寓意,也不想太逼她,
最後只告訴她,如果真是那樣,我只好請班主任查了。
此事卻影響了我的情緒挺深的,也不時地觀察著她。
以前她會跑跑跳跳跑來跟我喇咧,今天卻反常地坐在原位寫著評量,但又沒在動筆。

之前,幾個小鬼頭看我用計算機在算,都很羨慕,很希望以後數學都用計算機,超快。
但我總堅持要他們自己算。

忽地,我想起她的作業,有題要用計算機計算的,
雖然班主任也有一台,但因為小鬼頭都挺怕她的,於是總來跟我借。
這次她卻反常地沒來跟我借,
理論上,她不知道我的計算機已經遺失,因為上星期四她很早就離開補習班,
而我卻是在比平時下班時間晚一小時,在補習班加班完才發現不見了。
種種跡象,似乎正反應著她就是犯人。

最後,下班前我才告知班主任這件事。
也因此獲知一些原本我不知道的事,
那個學生平時看起來真的很乖,但生起氣來會譙三字經,
曾有其他小鬼去跟班主任告狀,
「某某某罵我媽媽啦!」(小鬼竟然知道文言文的意思!我六年級才知道含意。)
而其他學生如果被叫去和她坐,也都抵死不從,
那時我總覺得奇怪,她並沒有那麼不好相處啊!
「大家都是同學,別這樣。而且她人很好啊!」我總是替她打圓場。
如今我才知道,笨的人是我,這麼笨的老師,他們應該笑在心裡吧。

班主任應允我,明天會要她拿來還我,我只是笑笑。

如果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只值某樣物品,那還真是悲哀。
對我來說,我的教育理念,最重視品德,即使成績再爛,我也不會因此產生反感,
或者因此冷落、疏遠那個學生。
然而,今天她卻觸了令我最厭惡的一項原則。

背叛!

這種感覺就像背叛。
計算機不過值個兩三百塊,對他們這些富家子弟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
而她又是我較疼的幾個學生之一,此舉跟背叛我對她的信任無異。
忽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將這件事收尾,也不知明天,甚至之後要用怎樣的態度去對待她。

我很難過,很失望。
為什麼這種事一再地發生在我身上?
以前也曾有過被自認知己的好友偷拿了我的東西,
那種感覺,很差很差,
彷彿彼此交情就值那兩、三百塊?一、兩萬塊?

我一向真誠待人,卻有人此般待我?
哈。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過動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