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16

 

雖然比以前好多了,但我還是很拙,於表達。

第三天,也是最後一天,妳留在台南的日子,
載著妳的時候,感覺得到妳的環抱更緊了,
坐在每個店家裡,我努力地想沖淡這越來越濃,離別的味道,
又是將過去的蠢事,妳沒聽過的拿出來「說嘴」,
卻似乎失敗了,
珠淚又不敵地心引力掉落了,雖然無礙紅薏仁銀耳的甜。

我懂的。

坐在文化中心的咖啡座,妳的心情似乎平復了些,
我持續著說嘴的行為,妳只是靜靜看著我,
忽然我覺得不好意思,像做錯事的小孩,
其實,我懂的,
因為,我也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一刻刻接近搭車的時間,感覺得到妳的不安,
即使不肯,也得勉強自己起身,走到停車處。

「騎慢一點,好嗎?」妳在我耳邊輕說。
「但我怕趕不上耶,看,又是一堆造勢車。」
「如果真的趕不上,我就不回去了。」
「......」

矛盾。
理性終究還是戰勝,腦海裡那一瞬間想把妳留下的念頭。

車站外,正如歌詞所說,上演著一幕幕生離死別,
此刻我們也成了一份子。
妳問我,怎麼都不會捨不得。
我只是苦笑,因為我很拙,對於表達內心的想法。
怎麼可能不會捨不得?
然而,我明白有離別才會有下一次相見。
只能目送著妳走入車站,礙於交通法規,該死的紅線,
而後沉默地加速離開現場,

我不僅拙於表達,也拙於掩飾。

妳,懂的。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性本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