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29

我的軍旅生涯【4】

 

《2006.12.11》 開始上射擊預習的課程了,因為隔天要正式打靶,被分到連長那組,不斷反覆地練習著到時上靶場後每個動作。這些動作很被要求,畢竟上靶場可不是開玩笑的,萬一還在射擊中就有人跑到靶前看靶,很可能會出事,因此每個動作都要聽從指揮官的命令。不過在連長這組還是比其他組涼,不僅比較不會被罵,我們練習的場地也在樹蔭下,當然比較涼囉!練完射擊預習,全連被組長帶著練踏步,從連上踏到司令台,踏到腳快斷了才停止,穿迷彩膠鞋的我都快受不了,可想而知那些穿大頭皮鞋的痛苦了。 今天終於第一次和寶貝接通電話,雖然沒辦法說很久,但是心情還是好多了,感覺很久沒聽到寶貝的聲音,等到懇親那天一定要講個夠。晚上打回家裡時,好奇地問媽媽打電話給寶貝時是怎麼應答的,她對寶貝馬上猜出她的身份有點訝異,除此之外,就是很有禮貌的印象吧! 小軒軒班長在就寢前因為三、四寢的電燈晚了一點點關,便把這兩寢的人叫出去罵,雖然大家都覺得很不滿,還是乖乖地出去,還好在集合場站沒多久就被叫回去睡了。對於明天的打靶,不禁感到莫名地緊張,終於要用真槍了。 《2006.12.12》 早上一起床,還是忍不住早早盥洗完畢,偷偷到二寢旁邊去打電話回家,這時是早上六點,我很清楚爸媽都還在睡覺,但還是撥了家裡的號碼。接通後傳進耳裡的,是爸爸疲憊的聲音,然而卻聽不出任何被吵醒而不高興的語氣,取而代之的是慈祥的關心,說著說著我再度哽咽起來,覺得自己好自私,也很內疚,偷偷拭去眼淚後便跟著人群匆匆忙忙地集合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射擊預習及一些打靶時口令動作的練習,打靶的日子到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開槍,之前在入伍第一天便已聽到靶場的陣陣槍響,沒想到親身到靶場後才發現槍聲這麼大,就連還未射擊的我偶爾都會出現耳鳴的狀況,連上幹部規定不能使用耳塞,有的人偷偷用被罵了。在靶場是不能隨意將鋼盔脫掉的,也不可以嬉笑打鬧,只是難免就是有人白目,於是靶場上的幹聲依然此起彼落。 隨著自己不斷地往射擊位置前進,心裡的緊張感也不斷遽增,很快地(其實過了一個多小時)輪到我上去射擊,這次是打二十五公尺的靶,實際上從覘孔看過去時,發現靶紙上的目標比我預想的小上許多,在射擊過程中,除了開第一槍後左耳立刻耳鳴所產生的不舒適感,眼鏡也不斷滑落影響瞄準,但又不敢去推,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射擊直到打完六發,靶助是連上跟我們同一天到新中的教育班長,個子很高,人很好總是笑笑的,我都暗自叫他傻大個兒。 撕下靶紙回到座位時,彈著點只有三發較為接近,其他散很開。看了一下其他同學的,有些是神槍手,六發都很集中;有的人靶紙上沒有孔,有的快十個孔,想必是打錯靶了。 打完了靶,器材班慢慢地將器材們推回營區,玉米可能看我們太累了,帶我們去打蜜蜂。一開始不太懂為什麼那些賣飲料、零食的歐巴桑們會被稱為小蜜蜂,後來才知道原來每當打靶或上山練單兵戰鬥時,她們便會算準下課時間或結束時間騎車摩托車載著食物、飲料到該地點去販賣,而那時摩托車的的兩側及後座便會以箱子裝滿各類商品,這時整個造型就像蜜蜂一樣。雖然很方便,但價錢卻令人咋舌,我想大概都賺一半左右吧! 《2006.12.13》 前幾天寄回家的懇親會通知單時間好像有點錯誤,一個是到下午三點,一個到五點。然而,當然不可能到五點,一大早輔導長便宣布五點那個時間是錯的,懇親時間是上午七點到下午三點,共八小時。看似長卻也短的八小時,感覺還是不夠,畢竟這算是假日,很希望能多些時間和父母相處,多說些話。 今天打第二次靶,成績竟比昨天爛,一樣是一發,其他幾發的彈著點卻十分分散,因此被叫去加強,我臉上也多了幾塊透氣膠布,用來固定眼鏡不使其滑落,成績才比較好看些。搬器材回營區的路上,看著田野上的蝴蝶,心情好了許多,也暫時忘卻了對親人及寶貝的思念。中午器材班被叫去修推車,不過後來被打飯班推去用,沒得修,只是午休時間也沒了,便索性坐在一起,和站槍哨一起紓發怨氣。 晚上洗完澡後沐浴乳被偷了,連這玩意兒也在偷,那罐是新的沒用多少,往後幾天到懇親為止得跟人借了,唉!真悶!很不喜歡向人借東西。



我的軍旅生涯【3】←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