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8

我的軍旅生涯【3】

 

《2006.12.08》 適應期結束了,幹部開始變嚴厲,對於內務也更講究,也開始帶出去操課。操課開始正意味著器材班苦難的開始,生澀的我們很多事都還不清楚,包括六查時器材要怎擺、要擺些什麼等等,不懂的我們也會問,但玉米有時被問煩了就會開罵,覺得我們跟以前的器材班比起來怎那麼笨。我們也是很無奈,感覺玉米時空錯亂了,很多事根本沒教過,就罵我們教了也不會,不會也不問之類的;大家也只是敢怒不敢言。這算不算「不教而殺為之虐」? 開始操課後,作息也比較照時間表在運作,每堂課之間都有休息時間,雖然比起前幾天累了點,但相對地自由時間變多了,可以去投飲料、在吸菸區抽菸等(不過我不抽煙)。我通常用這些時間去打電話,多聽聽爸媽的聲音,尋求支持自己忍耐下去的動力。 《2006.12.09》 半夜睡醒,覺得尿急,穿上運動外套便走下樓準備跟安官報備,走進安官室,發現安全士官是小軒軒,我感覺很緊張,他則是瞪著我。 「你怎麼沒穿外套?」他開口問了我。 「我有穿了。」我以為他說的是運動外套。 「天氣這麼冷,我都穿夾克了,你還穿這樣?感冒了要找誰?還不去?」 我一時慌了,也不知道他說的夾克是什麼,只知道當下我尿急,於是放下識別證,走出門後便逕自往廁所走去。 解決了當務之急後我回到安官那裡要拿回識別證,小軒軒忽然震怒。 「我叫你去穿夾克,你給我跑去上廁所?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我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後勉勉強強擠出:「報告班長,對不起,我沒聽清楚。」 「二十個!」出現了,小軒軒的必殺技「二十個」。 我誠惶誠恐地趴在地上開始做二十下伏地挺身。 「報告安全士官,二十下伏地挺身操作完畢。」 「回去!給我穿夾克!」他冷冷地回了我。 回到寢室,心裡很是苦悶,覺得並非全錯在我,小軒軒也沒明確地叫我去幹嘛呀!雖是怕我感冒,但那種口氣和那種表情實在令人無法恭維。帶著滿腹委屈,回到床上躺平。 下午利用操課休息時間撥了電話給寶貝,但是沒接。忽然驚覺,該不會以為是詐騙電話吧,因為顯示無號碼。真糊塗,我應該提醒她要接的,心情真差,唉!好想聽聽寶貝的聲音。 《2006.12.10》 器材班忙了幾天,有福利的時刻終於到了,雖說是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然而玉米確實履行了他的諾言──帶我們上營站。 用完午餐後,玉米忽然要我們器材班集合,大家都挺納悶。 「奇怪!六查的東西不是擺好了嗎?幹嘛又要集合?」其中一個同學忍不住抱怨。 「幹!一定又要叫我們去搬些有的沒的,八成沒得睡了。」心裡雖然幹到爆,但還是都乖乖地走到連集合場去等玉米差遣。 沒多久,玉米從安官室出來了。 「你們有沒有帶錢?」玉米邊叼著一支菸邊問,「走吧!去營站。」 大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玉米竟然真的要帶我們去營站,這時的心情與先前相比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差別,原來不是又得做苦工,而是可以去黑皮了。 「兩路兩路走好啊!」玉米叮嚀著我們,口氣較先前和善多了。 走到了營站門口,玉米稍微張望了一下,呼了口煙說:「十五分鐘,夠不夠?」 「夠!」 十五分鐘的自由時間,這對新兵而言是多麼難能可貴?不用跟人擠著打電話,營站外面有十台沒人使用且狀況良好的電話等著你;營站內東西更是應有盡有,足以滿足吃膩了軍中伙食補充額外食物的慾望。就在其他人一窩蜂跑進營站內時,我早已打定主意要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地和家人講個電話,彼此關心一下,也請媽媽用我的手機打電話告知寶貝要記得接無顯示號碼的電話,因為那極有可能是我撥給她的。忽然班頭從營站晃了出來,看著玉米吞雲吐霧的樣子似乎很是羨慕,於是硬著頭皮向玉米要了根菸來抽,說真的我挺佩服他的勇氣的。這位班頭給我的感覺很像國中同學春貓,都有點痞痞樣,然而一樣都是好人。玉米自己也買了點日常用品,站在門口等我們買完東西出來。 「如果有買吃的,就在這裡吃一吃,別帶回去。」玉米再次叮嚀,應該是怕我們同梯的說話吧! 還好是在午餐後,大家買的除了飲料,只有冰棒,很快地就進了肚子裡。大家的表情挺是滿足,十五分鐘很快就到了,才依依不捨地回到連上。 午睡時間結束後,看見玉米被騎著腳踏車的營長罵得挺兇的,不知是為了什麼原因,該不會是因為帶我們上營站吧?忽然覺得玉米被罵的樣子很可憐。 下午,大炮班長把我們帶到內操場邊邊有著高牆和欄杆的地方,讓我們試試五百障礙的其中兩種,大家玩得不亦樂乎,看到有些爬得很吃力的也不吝於為其加油鼓舞。我也爬過高牆了,但代價是兩手上臂擦傷加上瘀青。欄杆則是像以前一樣爬不上去,大約爬到一半就滑下來了,不知有沒有可能有朝一日我也可以碰觸到欄杆最頂端的橫杆,再帥氣地滑落下來?



我的軍旅生涯【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軍旅生涯【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