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09

一起--小東河土地信託


緣起
很多朋友會問我們到底住在哪裡?頭份還是南庄?常常要花一點時間解釋,位在頭份的三合院是老家,南庄南江村的小東河則是三年前(2011)因緣際會租下來的。
頭份老屋無法改建,所以沒有使用期限,但是附近房子越蓋越多,自由的空氣越來越少,和親戚之間,時有解釋不清的衝突。2007年底,光然剛出生,阿淘哥突然打電話給我們,介紹了三個地方—南庄蓬萊村(之前的【秀異美學咖啡館】,光棣還在這裡辦過周歲生日Party)、南埔國小的老師宿舍以及峨眉赤柯坪。後來我們選擇了蓬萊村,離光妹阿婆的故鄉不遠,而光妹的舅公和姨婆新蓋的小木屋,走路只要15分鐘。我們在此生活半年多,很有遠離塵囂,不論大笑大哭都怡然自得的樂趣!
9月,光妹一年級(自學),學籍在蓬萊國小,才剛開學,我們又選擇離開,因為房東還住在一起,電視的聲音常常干擾到半夜。即使離開,光妹每星期要返校一次,接送的空檔,我們總會在附近晃晃,尋找有無合適的住所,發現了【小東河10號】,有大樹有河壩,我在屋前的大茄苳樹下,說:「好希望能住在這裡喔~~!」
空了三年,我們也等了三年,才找到現在的屋主!

我們和屋主簽了5年的合約,去年3月,屋主有意將房屋賣給我們,並且連同東河的番婆石對面山上的3甲地一起,開價頗高,不是我們能力範圍之內(距離小東河開車約7分鐘)。
尋找那3甲地,也是奇事一樁,無論從網路的空照圖來看,或是到現場看,皆無路可進出,必須涉水而過,事實上連屋主都不清楚那塊地在哪裡,因為是他父親過給他的,父親幾年前去世,他也不住附近(住基隆),只想把這些土地處理掉而已。
我跟孩子的爸爸先詢問番婆石附近的原住民雜貨店(通常是消息交換處),問不出所以然,又到南江村客家人的雜貨店,還好通客語的我們,先是降低了戒心,像是聊天般地告訴我們,過去她們婦人家要過河壩到對岸割草給牛吃,有多辛苦之類的……..。也從向天湖的老路,一路尋找路旁小路,是否可以過去,甚至下去河壩旁,看看哪一段距離最短。
番婆石附近的幾戶人家,也跑了好幾趟,一家一家問(都是客家人)。 終於問到這塊地隔壁,還持有4分多地的一位陳先生(近70歲),以及另一個80幾歲的老先生,都斬釘截鐵地告訴我們,一定要過河壩,沒有其他的路!陳先生還說,他早年造林,種了許多杉木,希望賣錢,沒想到運不出來,也只能任由生長!他們也不願意帶我們走一趟,近20年沒人上去,不但荒煙漫草,颱風造成的崩落,應該連路都沒了!
可是也讓人好奇這3甲地,居然有100多坪建地,其他是農牧用地,到底過去有幾戶人家?包圍著3甲地之外,除了陳先生的地(之所以要持有,是要保留農保的身分),其他便是國有林,整座山頭都是原始林,猴子、山豬、山羌、小鳥的家。
去年4月底,孩子的爸爸獨自去了一趟,水深及胸,泡水的相機帶回這些照片在FB的相簿【秘境】(https://www.facebook.com/laivuk/media_set?set=a.4633739573736.1073741827.1600344628&type=3),還有來回6小時的傷痕累累……!
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在沒有指南針,滿布樹林和高高低低的小瀑布當中(過去是梯田),如何知道正確的方位?
『聽見老鷹的叫聲,就往那個方向前進!』
這是我們兩個田調的時候‧摸不著頭緒,陷入膠著的時候,只要聽見老鷹的聲音,就好像撥開迷霧,有一點點的進展,所以那次往向天湖的路上,孩子的爸問我:「該怎麼找呢?」我突然就冒出了這句話。這是冥冥之中的指引,他也是聽到了老鷹的聲音,循著叫聲一直往前走!終於找到了老房子的圍牆遺跡和這塊地!
小東河的住處離鄰居有一段距離,最初的想法,是想要不受打擾地安靜生活,孩子們有自然的環境,燒柴升火煮飯看花拔草看星星看螢火蟲…….,都是自由來去,而頭份三合院的夥房生活,一定要顧到親戚間的人際關係,是關心也是束縛!駑鈍如我,會為了許多事情緊張,小東河是我的休止符,雖然租金不便宜,1個月8千5,我也想說屋況只要可以住就好,並無花錢整修,空的三年,被人打破的兩塊大玻璃用舊窗框門框圍住而已。4月底看過3甲地之後,5月,我們放棄這個開價頗高的交易(並轉而購買娘家水流東的土地)。
去年7月的颱風,小東河的房子沒怎麼樣,但是路旁涵管沖毀,馬路的柏油路面和上游的石頭全都衝進了後院,滿滿的沙子和石塊,河壩對岸,也坍塌嚴重(過去是礦坑廢土推積而成),爸爸為孩子們做的河邊鞦韆被沖走,大石塊也布滿這一側的河邊,我們忙著整理倒樹雜草亂石。9月,房東來電詢問情況,主要是考慮坍塌涵管的危險性,石頭把水溝堵住,若大水再來,會衝到房子!
此交易重新談過,3甲地割捨,房東希望我們能買小東河的房子,開價仍高,來來回回談了數次,今年1/21鑑界,主要是要釐清涵管邊坡道路是否為鄉公所管轄,或是屬於私人土地。
考慮了近一年的土地買賣,不是用頭腦想或是理性思考就能得到答案!我常常請宇宙回應我的訊息,仍舊駑鈍如我,第一次得到的感應是:「一起」,第二次,也就是最近,也是:「一起」!跟誰一起呢?跟孩子的爸爸一起?還是跟孩子們一起?農曆年後,也就是現在開始,我們要管理水流東1甲多的橘子園,希望變成無毒的橘子園,實在無法再整理小東河部分,「一起」若能集合眾人之力,保護這片土地,包括小東河和那3甲的原始林,也能用生態工法來維護河道邊坡,「一起」的力量,「一起」做,若有朋友也希望能感受到「一起」,請大家一同來協助這片土地,跟萬物一起生活,可以跟我們聯絡,當然,若我們的使命不在這個地方,信任生命的所有發生,相信宇宙也會做最好的安排!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