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1/21

南埔採訪側記


從今年二月記錄至今,這條跟農民息息相關的南埔水圳,給我很多震撼和感觸,尤其看到上游山壁,幾乎無法轉身的狹小空間內,先民一鑿一斧開挖的水圳,跟現代的大型機具相比,那是用生命和時間賽跑的過程,水圳也承載了許多村民的回憶,抓魚抓蝦、洗滌衣物、嬉戲探險……,在物資匱乏的年代,水圳像是枝葉裡透進來的陽光。




在百年水圳和人相處的對話中我們看見了在古老的智慧裡學習謙卑快速的工程建設不一定能馬上讓農村獲得經濟利益更需要慢慢經營人和土地「腳踏實地」的感情,因為水資源而衍生出來的水文化,像是水車、水圳,跟水有關的土地公信仰(水頭伯公、水尾伯公、河底伯公等等),用水倫理(水汴頭的分水方式或在水圳旁洗衣洗菜的順序),當然最可愛也最自然的就是孩子們在水圳玩水的笑鬧聲。

如果我們不把水圳的工程當作一件悉鬆平常的標案,而是能夠承襲前人精神,並且也為後代留下一段歷史紀錄,如此一來,水圳才能擁有新的生命和機會,重新為農村展開新的面貌。

鍾屋穎川堂緊鄰南埔的信仰中心南昌宮,門口的對聯裡似乎聽得見潺潺的流水聲~「穎水淵源光世第  川流活潑振家聲」,我們看見的不僅是客家歷史和文化的遺跡而已,還有對未來的夢想一如川流不息的流水,年復一年,在這塊土地開花結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