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01

小農對土地的友善力量



一般民眾是否只能在綠色商店或是主婦聯盟,購買令人安心的食材?這些食材也許來自距離居住地很遠的花蓮、台東甚至世界各地,而且繁複的包裝也是一大問題,如果我們把「食物里程」也當作有機食材的一環,似乎標榜「綠色商品」的食物,都要重新計算。
有一種方法可以減少碳足跡的消耗,那就是「支持當地小農」!現在在宜蘭,有一群人正在推動「友善耕作小農聯盟」。曾寫過「女農討山誌」的梨山阿寶,一方 面為了照顧日漸年邁的母親,在宜蘭租了間小屋,進而跟山下的小農接觸,並提出「吃當季、吃在地、支持友善耕作、支持多元社會價值」的想法,像是「穀東俱樂 部」的賴青松。跑遍台灣有機農場,並從西部移居至此,想要認真種東西的新農夫楊文獻。或是曾經生了一場大病,後來乾脆親自耕作,堅持不用化肥和農藥的在地 小農朱美橋。以及幾個家庭的掌「廚」人,希望成立「共同廚房」的…,許多對土地友善、對環境友善的想法、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正向互動,都從聚集中慢慢「長」 出來。
跟台灣許多農民市集不同的是,「大宅院友善市集」除了深切感受到根植於土地的「農民力」之外,古早鄉民社會才有的「牛墟」及「趕集」,或者是「以物易物」也在此自然發生,使得傳統的生活方式,有機會出現新的樣貌。






每個月的第二和第四個禮拜六是宜蘭「大宅院友善市集」的固定聚會結合了當地小農、學校老師、家長、以及其他對於環境和土地友善的朋友來擺攤,彷彿重現過去農村時代的「趕集」和「以物易物」的場景。

之所以開始這樣的聚集,首先揭竿而起的是原本在梨山種梨子的阿寶~李寶蓮,她覺得來到宜蘭之後,才真正看到農村的問題:平地有這麼多的良田在荒廢和休耕,可是需要靠務農為生的人,又要不擇手段去冒險犯難、開山墾地,對她而言是非常大的衝擊。

一 路走來,她深知想做對環境友善的工作,要單打獨鬥相當困難,如果宜蘭已經聚集了一群優秀的農人,何不聯合起來做些事情?於是「友善耕作小農聯盟」的想法慢 慢醞釀成形,這樣的名稱也有兩層意義,一個是農人要求自己對土地是友善的,另一方面,也向社會拋出一個思維,當消費者在消費的時候,是不是也對農民、土地 友善思考,能夠自己去創造選擇的機會。







有了這群伙伴,接著就是找場地,剛好慈心華德福幼兒園的張純淑校長非常支持,而且十年來,學校也漸漸成為一個健康社群的種子,家長們各有所長,張校長滿心感謝地說:「孩子從這些大人身上,看到了一種快樂,那種大人們的投入、經營、生產所產出的一種光,孩子參與其中,他對土地的感覺,對四季不同的農作物品的變化,以及他的情感出來,不知不覺認識了自己生長的環境,並帶給孩子一輩子的記憶。」

慈心華德福幼兒園沒有時下流行的電腦、美語課程,孩子的玩具就是天然的沙土和鋸好的木頭塊,還有媽媽或老師幫孩子一針一線做出來的手工娃娃,孩子可以看見從無到有的過程,並且感受到很多的愛。










友善市集小農朱美虹(大家比較熟悉的是“穀東俱樂部”賴青松的幕後“牽”手)也聊出了夫妻倆願意讓孩子在農村生活的核心價值:「我們常常說小朋友在學校會過耶誕節、萬聖節,情人節,可是跟我們的生活其實沒什麼關係,而我們小時候過年前會做臘肉,夏天會做醬油等等,我們希望用比較台灣式的節奏,讓孩子體會這種生活的規律。」

另外,阿寶也提到有關有機認證的問題,她覺得更直接的方式是,與其去看標章, 不如來認識農人、來認識農地,這樣才能重新讓自己的生活消費跟土地有所聯結。








其中,六十七歲的朱美橋(大家稱她“美橋阿姨”)二十多年前因為一場大病,接觸了生機飲食,把身體調養好之後,開始自己種菜,經營有機店,並且把健康的觀念推廣出去。

一來到美橋阿姨兩分多的農地,她先仔細巡視一遍,看看芭樂長多大啦?水仙又長多高啦?輕輕地跟植物對話,感謝大地賜與的一切。

除了季節蔬菜、水果之外,還有許多花花草草,她覺得,累的時候可以欣賞自己種的花,心情會更加愉快。

美橋阿姨談到七、八歲開始,跟阿公一起種菜的經驗,對她日後影響很大,因為老人家說,什麼季節就要種什麼菜,比較不會有蟲害。

用草和剩餘的菜葉來做堆肥,美橋阿姨笑著說:「雖然比較辛苦,但是如果當作娛樂的話,感覺很有成就感!」簡單樂天的想法,在美橋阿姨身上一覽無遺,「種有機蔬菜,因為自己健康,別人也要健康,不能自私,對不對?」











另外,從西部移居至此的新農夫楊文獻,在成為農夫之前,最常思考的問題就是想要看看別人怎麼過生活,當跑遍全台灣的有機農場,發現每個人都安於跟土地在一起的工作,儉樸而自在,原來小時候覺得很苦的農事,長大之後竟然成為熱情的來源,他認為,每一塊土地都有自己的生命,不同的性格,但是不變的就是「適時、適地、適種」,遇到這塊離海很近的加留沙埔農場,即使是很難保水、東北季風強盛的貧瘠沙地,仍非常努力地種了好幾百種的作物,希望能實驗出最適合這個地理環境的植栽。

他覺得自己很像是一個媒介的角色,花了很多時間來營造地形和作物的多樣性,透過他的雙手,跟土地連結的過程或是看見各種生物欣欣向榮的景象,內心的滿足是不可言喻的。這樣的經驗,他也不是用嘴巴跟孩子訴說,而是讓她們能親身體會,堅信如果曾經跟土地和植物接觸過,一定會在心裡產生發酵和影響。






                                                   

另外,為了孩子的教育,從台北縣花園新城搬到宜蘭的賴吉仁和許綺文,發現在這裡,可以把過去停留在腦筋裡的東西,真正用手把它做出來,他們參與了許多友善小農幕後的義工工作,希望把多餘的農產品變成熟 食的部分,也就是成立「共同廚房」,綺文非常鼓勵媽媽們要煮飯,她覺得如果有好的食材,即使不會煮,還是可以煮出很好吃的菜。更重要的是,當她把菜做好之 後,就常常跟孩子講:「今天我們吃的菜,紅蘿蔔是美橋姨婆種的、玉米是文獻阿伯種的、米是幼功米,所有的菜全部都是自家人種的那個感覺。」是他們搬來這 邊,得到最幸福的滋味。 

吉仁則是一位專業的生態繪畫工作者,畫過「台灣保育鳥類郵票」、「台灣菇類郵票」等等,他也將自己對於自然的感動和生態的細膩觀察,集結在等待藍腹鷳」這本書中。

採訪當天,在二樓的欄杆,突然發現一隻怪異的小白鷺,仔細看,原來眼睛被人用膠帶黏住,毫無方向感地亂飛,居然能安全地停在他們家,真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對於野放有經驗的賴吉仁先用白布把小白鷺蓋住夫妻倆小心翼翼地幫牠脫困他們的孩子賴頫也都一起參與,無疑是最好的自然教育。

直到緊張的氣氛解除,爸爸吉仁邊檢查一邊摸摸小白鷺的頭,確定沒事之後,才露出笑容,還不忘跟孩子說:「牠有兩個辮子,你看到沒有,繁殖季才會有,繁殖羽。」將小白鷺放飛時賴頫大叫「耶~~~。」相信夫婦倆心目中必定感到十分安慰。







對於在友善市集當中的學習,大家都持肯定的態度,以孩子為主的許綺文分享另一個媽媽的經驗,這個媽媽發現三個孩子最近都在模仿「大宅院友善市集」賣東西,還說自己的東西有多讚,大人看了其實是開心的。

朱美虹一語道出:「大家其實都有一些很不錯的東西想要跟人分享,如果說有這樣的地方,會讓你覺得不是一個人在孤單奮鬥,一起朝著同樣的方向去做,那個感覺蠻好的。」

美橋阿姨覺得學到很多新的觀念,心裡也變得年輕起來。

楊文獻則是認為,可以啟動所有的感官經驗,跟土地產生一種生命的互動,他也喜歡跟更多人分享如此真實的感受。

正如阿寶所說,她想要的一種務農生活,其實是很大程度的自給自足,跟這個社會或是貨幣的倚賴減到最少程度,如此一來才能活出一種全人的價值或是跟土地充分互動的一種模式。

期待台灣每個角落,都有像是「大宅院友善市集」這樣的種子發芽、成長和茁壯,每個人也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生命價值。






春天的遊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宜蘭小農採訪側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