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10

山海教室後記



這次跟著阿不經歷一次難忘的跨年,濕冷有雨的天氣,雖然沒有見到陽光升起的模樣,但是靜謐的氣氛,比任何熱鬧形式的狂歡都來得深刻。






「我覺得是希望提供這樣的空間出來,就跟生活一樣,自己去撿木頭、生火、跟朋友坐在這邊聊天,你會永遠記得那一團火,永遠記得那一塊木頭,真的去走近一個可以實際體會的地方。」阿不在二○○九年的最後一天,說了這番話。

的確,當時就坐在那一團火旁邊,拿著那一塊自己在海邊撿回來的漂流木,用溪水洗菜、洗澡、泡茶,旅行的意義還是在生活裡,只是換了一個生活的場景,在國外也是一樣,不希望走馬看花,或是純粹消費式的旅行,只有慢速的活動才能體會,這些一點一滴進來的感動。





來山海移動教室的人也很有趣,除了我們一家人和攝影鎮中、司機大哥必須事先約好之外,其他自動出現自動消失的人,都比約好還要自然而然!像是綠色陣線的 吳東傑和其他釣友們,興致勃勃地釣了一晚的魚,連睡覺都免了;千里步道的詩芳,帶著小二的兒子突然出現,跟我們家光妹剛好同年的小哥哥,讓光妹頓時成了年 紀稍小、可以撒嬌的「妹妹」,因為光妹在家是「大姊」,能轉換一下角色是很需要的;單車旅人阿輔的隨身筆記,紀錄了幾句簡短的話,剛好翻 到:Learning by living.





而1984年出生的阿輔,講了一段話,我覺得很能表現,這次旅行對他的意義,雖然在剪接時被捨去,我還是利用文字將之保留,也許可以補充這麼一點點遺 憾:「在我畢業製作的時候,接觸一個關於遊民跟流浪漢的計畫,我在台北市龍山寺觀察遊民,那時候有一點疑惑說,我能不能在外面跟他們流浪,在龍山寺睡了一 晚,覺得好像還不太行,覺得有點害怕,然後說這次,如果真的找不到地方住的話,就可以睡車站試試看,有種流浪的感覺。」

阿輔帶了三千元旅行,一路上他害怕錢不夠用,也想趁這段當兵前的空白時間好好思考未來的規劃,是啊!人生旅途上難免會遇到許多讓自己擔心的事,身體的疲 憊其實都不算什麼,如何面對恐懼,其實才能真正瞭解自己,進而找到突破的方式。(後來阿輔寫e-mail跟我說,他完成旅行之後跟一起工作的建築師聊,建 築師建議,應該帶五百塊就夠了。)





似乎,人生的場景裡,會遇到哪些人或發生哪些事,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們只是順應這樣的流,去成就許多事情,所以對於重新適應電視媒體工作的我,也是生活 的延伸,而不是抽離生活的部分,採訪同時,學到最多的還是自己,也檢視這幾年的生活方式,是不是真的與自然和諧共存,和土地一起呼吸,成為一個真正的自然 人。









山與海之間的移動教室←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野孩子的大地遊戲【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