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09

山與海之間的移動教室



認識阿不,是因為他跟我們家老四光然同一天生日,阿不在我們的部落格上留言,說要一起慶生,就這樣連結到他這個人,以及他正在做的事情。透過網路上的文字和照片,還是覺得不過癮,於是我們決定見面,有真實的談話、真實的互動、讓孩子看見真實的人,而不是隱藏在電腦後面的想法。

這次到南澳,對我來說,是一個新工作的開始,但是跟我平常的生活其實落差不大,雖然孩子都在身邊,但是各有各的探索和嘗試,我們也要安排孩子吃飯、睡覺和一切大小瑣事,他們是最天生和最認真的「演員」,無法照你的想法再演一遍的那種,每一次都是新的感受,我也相信節目中呈現的人和故事,也共同融入了我們經歷過的感動,就像一顆小小的種子,正等著發芽的那個瞬間!










位於宜蘭縣最南端的南澳鄉,距離花蓮只有一個小時,許多訪客往往忽略這個位於蘇花公路上純樸的小鄉鎮。在海邊,不但有閩客混居的小漁村,每天都有新鮮的魚 貨上岸,豐富了家裡的餐桌,街道和馬路都沈浸在緩慢的時光隧道裡,靜悄悄地過著簡單的日子;在山裡,有盛情難卻的泰雅族部落,讓人忍不住一親芳澤,在元旦 這天,家家戶戶都把桌椅擺到外頭,熱情地迎接新年以及歸鄉遊子,太平洋的藍色海岸和三面環繞的青山綠樹,緊緊擁抱著這顆充滿豐富人文色彩的鵝卵石。









本名叫做黃鵬錡的阿不,之所以叫做「阿不」的意思是「人生沒有既定規則,一切只能親身實踐。」他在林口社區大學開了一門種稻子的課,也在桃園和台北縣的國中帶領高關懷班的學生,更是一位身體力行的農夫。


阿不因緣際會來到南澳的武塔村,遇見這個已經荒廢十多年的迷你小軍營,只有一個班十五個人的規模。他發現,這裡非常適合背包客和父母帶孩子來共同體驗,對 於「移動教室」的概念,除了最基本的生活起居功能之外,也希望根據各地不同的特性,發展出體驗和學習的空間,簡單說,就是只需要一個背包、一張床,就能擁 有為你量身訂做的深度旅行。





想到要整修這個雜草叢生的廢棄軍營,最簡便的方式,就是花錢去做好這些事,可是阿不想說,如果是一個自主學習教室,可不可以變成顧及環保的建築,因此展開了一連串「自然素材」和「就地取材」的實驗。

阿不辦了三次【老屋修復工作假期】,讓來參加的朋友,能夠認識自然塗料與礦物顏料、如何利用竹子、石頭、漂流木來裝飾,還有手工燈的製作,來自林口老家的紅土,混和石灰之後,也讓老房子,越來越有味道。







廢棄軍營的斑駁圍牆上,依稀可見【軍命如山 軍紀似鐵 愛的教育 鐵的紀律】這些過去的精神標語,隨著時光漸漸褪去原本嚴肅的面貌,被阿不暱稱為【光的寓所】的「中山室」,因為有著大面積的窗戶,天氣好的時候,陽光便悄 悄地進來跳支舞,從牆上的光影移動,可以看見陽光曼妙的舞姿;少了步槍的「軍械室」,現在是農具和園藝工具的家;「軍官室」變成甜蜜小窩,上下舖的寢室更 是旅人溫馨的角落。








肆意生長的植物,在一歲一枯榮間,搖身成為最佳的園藝素材,原本雜亂不起眼的葛藤,經過巧手編織之後,居然變成獨一無二的創意燈飾,還有雜草底下豐厚的腐植土,是日後庭院的栽培土,許多造景的材料其實都近在咫尺。

另外,附近觀音隧道的滲水,在屋旁匯集成一條乾淨的小野溪,阿不也引進這些水,讓戶外有流動的感覺,甚至睡覺的時候,也能聽得到潺潺的流水聲。








2010年的元旦傍晚,山海移動教室迎接了第一個從網路得到訊息的單車旅人—黃庭輔。去年才從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的他,先在宜蘭的黃聲遠建築師事務所工作半年,在當兵前夕,希望能完成宜蘭到台東的單車之旅。

第一次來到山海移動教室的阿輔,正好把學校及工作期間所學到的理論、想法和做法,好好地實習一遍,阿輔對綠房子下了一個簡單的註解:「綠房子就是古代的建築,古代方式的建築,用現代的方式呈現,就是綠建築。」





事實上,在山海移動教室的入口處,正好有一間石頭堆砌而成的自然建築,排列整齊的卵石,即使經歷了歲月的洗禮,仍舊散發出迷人的韻味,屋旁的榕樹氣根以及 茂盛的鬼針草,讓石頭房子生機處處。離這裡不遠的朝陽社區,現在還看得到幾間碩果僅存的石頭圍牆和石頭房子,有的頹圮坍塌,有的還在使用中。





泰安四季(一)冬天的顏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山海教室後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