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2/20

泰安四季(一)冬天的顏色


千萬年來,溫泉裡緩緩流出的每一滴水,瀰漫著裊裊上升的氤氳水氣,彷彿在說著自己的故事,是有關這塊土地、溫度和人的故事。

覺得泰安有一種樸拙的野味,只有“慢慢來”,才能體會不一樣的泰安風情,從發現小小感動的「慢遊」、感受當地當季食材的「慢食」(Slow  Food),甚至不花大錢的「Slow  Money」,尤其帶著孩子,更需要把腳步慢下來。



住在頭份的我們,經常沿著台三線,從大湖和獅潭的交界處開始蜿蜒上山,這時,被孩子們笑稱為“巫婆芋”的姑婆芋,正在路旁揮舞著大旗;穿著蓬蓬裙的山蘇,像極了陽光四溢的呼啦女郎;一群群在樹林裡跳躍的綠繡眼,是山裡最活潑的小精靈;沿路的岩層紋理則是指引入山的藏寶圖,即使是重複的路線,也因時間和季節不同而增添了許多意外的收穫。



我們曾在淫雨霏霏的傍晚,一家人緊拉著吊橋的繩纜,小心翼翼地走到「虎山溫泉」;也曾在「川上溫泉」眺望對面吊掛的白絹水沖(瀑布),看著爸爸埋進沙裡的有趣模樣;也曾在「尤瑪阿麗」民宿傾聽泰雅公主訴說頭目父親的英勇事蹟……,這些回憶和友情,成為日後最值得細細品味的「紀念品」,也是我們一而再,再而三流連忘返的動力來源。


 

有一回入夜後才上山,中途停下來看著滿天星斗,只能用“銀河星海”來讚嘆無垠的浩瀚美麗,舉目所及盡是亮度不同的星光,帶著這份震撼入眠,連做夢都覺得是“亮晶晶”的呢!

到泰安,與其說是“泡湯之旅”,還不如說是尋一份不必喝酒的醉意,尤其是冷洌的冬天,從腳掌心直透而上的熱情,倏地暖了身子,紅了雙頰,有如畫紙上一朵正在暈開的雲彩,鬆鬆軟軟地醉臥在天地之間。對孩子來說,泡湯更能享受手足間的溫潤交流,像是書法中的「行草」一般,讓身體無拘無束地自在流動。

泡湯醉人,喝點兒自製的草茶緩和醉意,自咽喉而下,撫平脾胃之氣,理順五臟六腑,將牽腸掛肚的九霄世界,拋之雲外。12月中才住過的警光山莊,目前正展出日治時期的“警察故事”,不管是警察家庭的全家福、練習劍道的英姿煥發、還是駐在所前和長官同事的留影……,老照片無言的力量,一下子就拉回當時的生活情境當中,即使已經物換星移,仍能嗅見這些歷史的軌跡。



行出戶外,兩側的桂花樹沁出暗暗幽香,輕拂而來;前方轉彎處就是「鳥嘴山」的步道口,隨意走走,讓山林裡的自然綠意,滲入剛剛綻放的毛孔;附近人家的山雞,精神飽滿地伸長脖子,叫醒了還躲在山後的太陽;肥厚的川七和油綠的愛玉,不知不覺爬滿籬笆,其他野蔬也肆意生長,即使在萬物需要休養生息的冬日,也蘊藏著無限的生命力。



突然心中升起一個疑問,難道冬天都是到處蕭瑟的景象嗎?什麼是屬於“冬天的顏色”呢?放眼望去,山巒間除了不同層次的“綠”,還多了“黃”、“紅”、和“褐”,遠觀還不過癮,非要近看不可,回程順勢而下,過橋時發現四隻大白鵝正在河澗中自在優游,看牠們一會兒排隊到處探險,一會兒上灘梳理羽毛,一會兒又探頭下水抓魚,在雲淡風清的天空映照之下,滿是大石的溪谷,居然透著清澈的湛藍,要不是一旁轟隆隆響的大怪手破壞了氛圍,真想跟白鵝一般,享受無憂無慮的暢快!




我們在一家才開幕一個多月的小吃店前停下來享用早餐,老闆娘是泰雅族人,她說一大早五點多就開始營業了,一直到晚上七、八點休息。我們叫了兩碗加滷蛋的陽春麵、兩籠小籠包和四杯豆漿,要說有什麼泰雅風味的話,應該就是老闆娘爽朗的笑聲和她如出一轍,閃著美麗眼眸的三歲女兒,這份魅力把幾個遠在山下的友人吸引過來,專程開一段路來買麵呢!



 

 

附近民居看得出是客家人的房子,也許已經遷移,泰雅原住民便住進來,也不難發現幾處野生的聖誕紅,唯獨一間漆著天空藍的房子外頭,一紅一白的“聖誕紅”彼此相映成趣,正大聲宣告即將來臨的聖誕節,讓我們忍不住停下來拍照,正在曬太陽的老人,高興地叫我們多拍一點隔壁也開得豔麗燦爛的九重葛!沒想到隨風搖曳的娘花(菅芒花)也趕來湊熱鬧,飛散的種子像是輕輕揮動仙女的魔法棒,在陽光下閃耀著金光。沿路的竹林,淺綠夾雜著土黃的葉片,稀稀疏疏地滑落,直衝雲霄的竹子,被風吹動後,發出高高低低的敲擊聲,這時不妨豎起耳朵,即興的“天籟音樂會”隨時隨地都在演出動人的森林樂章。


 


因為孩子想上廁所,於是循著孩童的笑聲,找到圓墩部落的汶水國小,九成以上都是泰雅族小孩,慢慢爬上數不清的階梯,在紅土飛揚的操場上,滾動著孩子好奇的目光,一問之下,原來這個被樹林環繞的迷你小學,好幾個年級一塊兒上體育課,而他們的棒球校隊也是全台知名的喔!

校園裡,映入眼簾的高大楓樹,像是吸飽了地底下的陳年好酒,一片片楓葉漸次泛紅,懶懶地旋轉跳舞,地上的葉片也還留存著酣熱的酒光,沒想到冬天的顏色也能這麼豐富,如同一場耀眼迷人的冬裝Fashing show



在彩虹階梯和彩繪木頭人的祝福下,以及孩子練跑、練棒球的背影中離開,走近位於八卦口的吊橋,發現吊橋在幾年前因為風災的關係而被封起來,比人還高的雜草叢生,荒涼但更具野味,動植物不必擔心被驚動,可以自由自在生活,相信若干年後,大自然會以超乎想像的速度恢復原有的生態,這才是人和自然最和平的相處之道。






南歐火車慢遊日記(四)慢吞吞的小火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山與海之間的移動教室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