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年9月2日

翻供(Innocence)


導演:朴尚賢
主演:申惠善
   裴宗玉
韓國 / 2020年/ 111分 / 輔導級
內容講述母親被懷疑在葬禮上的米酒裡加入農藥,導致許多人死亡,而身為律師的女兒要為自己的母親翻供。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安泰秀過世了,很多人都來吊喪,包括市長秋仁懷都來參加,四五個人聚在一起喝酒,不久通通中毒並死了幾個人,而秋仁懷晚到喝得少被送入醫院急救。而安泰秀的妻子蔡花子承認是自己在酒中加入農藥。

  安泰秀遺留一名弱智的兒子安鄭秀,但其實尚有一名大女兒很早就離家。女兒安貞仁,此時已經是一名幹練的律師,她在電視上發現母親犯下謀殺重罪,遂立刻趕往家鄉天市。

  貞仁發現為母親辯護的律師,似乎刻意避開很多問題,在她提出糾正後,律師辭職了,於是貞仁便承接為母親辯護的工作。而過去的小學同學阿勇已成為刑警,這提供了貞仁在偵查中很多方便。

  貞仁到獄中探視花子,但花子似乎陷入錯亂中,不認得貞仁是自己的女兒。貞仁開始從家中探索,發現有一張一群男人在海邊的合照,包括了市長及自己的父親,還有其他是這次命案被毒死的人,也從一本存摺中,發現有一些不明的匯款紀錄。

  馬路上,貞仁遭受到不明車子的故意衝撞,所幸逃過一劫,透過阿勇調來監視器,發現是方正煥公司施工的卡車,方正煥也是相片中的一人。貞仁去找僅剩的姑丈,姑丈提及當年安泰秀經營的砂石場,其實之前是一名叫任春友的,但春友卻溺斃在湖中,而安泰秀接掌砂石場後,有人告知砂石已剩不多,不如到隔村的山谷去開採黃金,但其實到最後才發現根本是個的騙局。但此時秋仁懷已經選上市長,似乎也無可奈何。

  而當年貞仁會離家出走,因為小時候她揹弟弟摔倒,導致鄭秀撞到頭部而成弱智,從此安泰秀便視貞仁為眼中釘。其實最早是花子與春友交往並有身孕,春友落水死亡,花子也跳水自盡,但被安泰秀救起。而花子有一天無意中聽到那些男人談起謀害春友之事,這才恍然大悟,故在安泰秀告別式中毒殺眾人。貞仁為了追索真相,從司機車上找到一張地籍圖,這才知道秋仁懷主導,要建一座娛樂場,但市長提出他並未列名其中,貞仁指出現在所有人都是其妻李順子的家人,而母親其實是真凶,貞仁教導鄭秀套口供,將真凶推給已經死去的安泰秀……。

◎ 劇情分析

  韓國片「翻供」是改編自一件真實的毒殺慘案,但與本故事相似的只有毒殺的情節,真實的案件是一件父女的亂倫事件,被其母發現後,女兒便用氰化鉀加入「馬格列」米酒中毒殺母親,並以誣告的方式與警方鬥智,在韓國引起很大的風波。

  最近二十年,韓片一直在台灣有著極佳的票房,除了政府大力贊助之外,編劇人才輩出也是一個重要元素。台灣並非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但缺乏交流的平台,因此產生導演只喜歡導自己編的戲,而優秀的編劇作品,很難獲得青睞,最終便成為各自為政的局面。

  「翻供」的情節相當複雜,但只要抓住片頭一個人不斷地沉入水中,了解箇中緣由,再往前追索便柳暗花明。另一點是參與的人物眾多,若不了解人物表,便容易顯得混亂,因此為了幫助觀影者能更快地掌握劇情,將人物表分列其後。

  沉入湖底的人是安貞仁的親生父親,而以秋仁懷為首的那群人,分別是安泰秀、黃方英、池德英、崔奉秀、方正煥等人,而這些人又聯合起來欺騙安泰秀,在安泰秀走投無路時,又大舉併吞湖邊的幾筆土地,以利遊樂場的開發。

  「翻供」嚴格來說,更像日本早期的推理劇,明明兇手已經自己承認行兇,但透過律師不斷地將線索拼湊,真相便水落石出。而「翻供」最大的賣點,是一心為母親脫罪的貞仁,最後發現母親是真凶,她要如何扭轉乾坤,最終將罪衍推給死去的安泰秀?

  事實上安泰秀也是貞仁的殺父仇人,但卻也是她的養父,而泰秀要求花子跟他,也為他生下一個兒子鄭秀。但貞仁揹著鄭秀跌倒,後導致鄭秀變成低能兒。泰秀會如何看待這名養女?不斷被霸凌的貞仁當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只覺得她自己的不小心導致弟弟成為弱智。這一切的情節都是被埋伏在深處,直到貞仁為了替母親平反,才慢慢揭露了過去的恩怨。

  以前都演女配角的申惠善,這回挑大樑與影后裴宗玉合演母女。申惠善演的律師可圈可點,但似乎欠缺了什麼。小學同學阿勇的戲不多,但若能換成小生型的扮相,應該也會帶給情節上很多的助益。

  其他的腳色扮相都是不怎麼上鏡頭,尤其市長這個角色如果換成老生,更能增顯他的謀略,但選角並不完美,也許是基於經費的考量,這並非局外人能了解的。

  抽絲剝繭的情節是觀眾的最愛,而這類影片其實會分成兩種,其一是:一開始觀眾就知道兇手是誰,但劇中人物並不知道,於是觀眾便用旁觀者的立場,看看主角要如何破解真相。過去聞名的電視影集「檀島警騎」所採用的就是這種型態,因觀眾有了主觀意識的參與,於是也造就了極高的收視率。

  另外一種就是:觀眾和主角在開始都陷入了迷霧中,於是觀眾便隨著主角向前探索,在步步為營中,不斷地遭受困頓與危機,但最終偵查出真相時,也正是戲劇結束的時刻。「翻供」採用的正是這種風格。

  然而因為牽扯的人物眾多,而導演推出秋仁懷這名市長為代表,其他的共犯大都以暗場的方式帶過,這樣的處理方式,當然會讓觀眾如墜五里霧中,加上其節奏極快,若有些情節一時思索不過來,當然會讓觀眾覺得這是一部很難理解的影片。

  以市長的權力暗中炒地皮的情節也算合理,但卻不能說有過人之處,倒是安泰秀與安貞仁之間的恩怨情仇,最終卻無法有正面的衝突,因為一開始安泰秀就已經死亡,但隨著電影的追索,倒也讓觀眾在心中浮現出,人性的卑劣與善惡的衝突,直到最終時刻,觀眾反而更能思索過去發生的陰謀,從而彰顯了正義的光明面。

  花子的腳色是極端痛苦的呈現,為了砂石場,她的男友任春友被人推入湖中而亡,這是一個開端,但自以為是一名獲利者的安泰秀,沒有想到會陷入同夥的謀算中,這種計中計是推理劇當中最常用的,「翻供」不但發揮得淋漓盡致,同時也夾雜了人倫之間的恩怨情仇,從而導致在瞭解真相時,不僅現出了殺機,同時也讓自己陷入了精神錯亂的情境中。

  其實花子在獄中不認得自己的女兒,這一點是有待商榷的。花子的關心似乎太過著重在兒子鄭秀身上,照理說,當她瞭解任春友是遭丈夫這群人陷害之後,她應該會更加關懷起她與春友的女兒貞仁。或許在一片混亂中,她刻意地逃避故意地遺忘,而這一點如果確認,那她的「不想認」就有更複雜的心靈表現。

  導演選擇花子對女兒的遺忘,其實是比較容易處理的,這樣安貞仁便能以更獨立的方式,執行律師的辯證與蒐證。某種角度而言,其實也是為了突顯腳色性格而採取的敘述方式。

  「翻供」是一篇很燒腦的電影,也是觀眾可以挑戰自己觀影的能力,在觀賞完畢後,重新組合結構,就能理出頭緒,應該也是一樁樂事。事實上,台灣能寫出這種多層次劇本的人也並不多見的。



鎌倉物語(DESTINY 鎌倉ものがたり)(DESTINYY:The Tale of Kamakura)←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