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年8月10日

阿嬤的小公主(Little Princess)


導演:許家承
主演:金秀安
   羅文姬
韓國 / 2019年 / 104分 / 普遍級
禮讚:榮登韓國電影票房首週新片冠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末順老奶奶一人獨居,這一日,社工東光帶著小女生羅公主,又揹著小妹妹羅珍珠來找末順老奶奶。沒想到,竟然失手打碎了自己女兒孝先的骨灰罈。

  公主反而安慰奶奶,她的母親是一位好媽媽,就算知道也不會生氣的。

  公主去上學,老師安排她坐在宇嵐的旁邊,這引得富家女黃淑相當不悅,日後便處處與她作對,而社工東光託公主帶情書給女老師;不管怎麼刁難,東光逆來順受,終於答應兩人一起吃晚餐。

  黃淑故意找碴,沒想到被公主用頭撞了鼻子而流血不止。診所內有打疫苗,公主揹了珍珠去打,聽到隔壁的女人要為自己小孩自費打比較好的疫苗。這引起公主注意,她堅持醫院也要替珍珠打貴的疫苗而與醫護人員爭吵,這引起女醫師的注目。

  公主與阿嬤去買過期的飯捲,雖然有點酸酸的,但兩人都惜福吃完,結果兩人都拉了肚子。為了獲得免費贈送的紙巾,公主去大賣場偷貼在商品外的贈品,結果被店員發現了,但阿嬤也加入戰局,謂是她主謀,搞得店員無可奈何,遂將她們放了。

  公主因為沒有體育服,只能待在教室,她發現同學京淑的皮夾,遂將之偷走並藏匿在外面,事情鬧到家長都來了,阿嬤又與京淑的母親吵架甚至拉扯,宇嵐此時將皮夾拿回,謂京淑自己掉在外面,事情才有了了結。

  公主與奶奶玩「天衣無縫」的遊戲,果然套出自己與這個家庭根本沒血緣,而是孝先與其父結婚時就已經有她,所以勉強算是繼女。奶奶當然知道,但公主表示她永遠是這一家的人。

  奶奶日漸失智,她問公主能不能自己帶珍珠一起生活,奶奶有時會失蹤,又遇上珍珠罹患血小板症候群,只要不小心碰傷就很難止血,女醫師與丈夫醫生兩人商量,要收養兩個孩子,並將珍珠送往美國霍金斯醫院治療,而老奶奶被送至療養院,但時日無多時又回到家中,公主也離開醫生家,陪奶奶走完最後一程。長大後的公主成為攝影家,在展覽會場中遇見已經痊癒的珍珠。

◎ 劇情分析

  除了父母之外,對我們成長過程中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奶奶和爺爺。因此世界各地,有關隔代教養的文化,就成了許多小說的素材。「阿嬤的小公主」正是這種緣由中,由韓國的小說家完成的作品。之後才由電影公司改編,成為影視方面的表現。

  其實韓國片這幾年一直在臺灣很賣座,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他們的劇本相當扎實,這一點,臺灣與之比較始終略顯單薄,這也難怪韓片能在國際影壇發光發亮,甚至三不五時會來臺灣大撈一筆,如「與神同行」、「屍速列車」,足足賺了臺灣好幾十億。

  如果秉持這種想法而來看待「阿嬤的小公主」,可能會有一點失望。其實本片所設定的線就有好幾條,奶奶得了阿茲海默症,她痛苦的不是自己的病,她擔心的是讀小學的公主,如何一人養育尚在哺乳階段的妹妹珍珠。

  而珍珠又因得了血小板症候群,不能輕易受傷,一旦受傷流血便很難止血,何況在韓國也不一定能治癒這種病。另一條線則是苦命的公主,她其實並不是奶奶的女兒孝先親生的,嚴格地說,應該是男人之前留下的繼女。

  這件事,編導創造一種逼迫對方說出真相的遊戲「天衣無縫」而得到證明,這反而使得奶奶相當難過。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孩,為什麼要她介入這個家庭悲慘的命運中?

  「家庭」這個主題也在這樣的衝突中於焉誕生。公主年紀雖小,但認知卻是非常清楚與堅定,她與這個被病魔纏身的家庭毫無血緣關係,但她卻希望要有一個家庭庇護她,孤獨的她已經一無所有,如果沒有一個表相的家,那豈不是更尋找不到自我的方向?

  本片的鋪陳應該足以成就五集的能量,導演似乎也有意朝這個方向創作,但最終必須以一集呈現時,便只好剪掉一些瑣碎的情節。譬如醫生夫婦因為曾經喪女,因此才願意資助珍珠到美國霍金斯醫院治療;同時也為公主準備了一間屬於她自己的房間,而奶奶則被送至療養院。

  看起來一切的安排是如此完善,但奶奶的病症已至盡頭之際,院方將她遣送回家。在臺灣則是會送到醫院治療,因為若死亡在院內,恐怕會讓其他老人惶恐不安。公主得知這個訊息,毅然決然離開醫生舒適的家,從而前往陪奶奶度過人生最後的時光。

  前面兩人的遊戲「天衣無縫」再度重演,這是電影美學中的佈局與呼應。雖然兩次呈現,但必定會產生完全不一樣的意義。這種手法的應用,是能為劇本加分的,不管是哪一個國家的文化,在劇本的創作中,這種伏筆與呼應是絕對不可或缺的。

  從「天衣無縫」中雖道出了公主的身分祕密,卻不僅沒有產生埋怨而分離,反而更增添了「家庭」的真正意義。而這個意義,就是公主以拍立得拍下奶奶與珍珠以及公主三人的合照,透過這張相片,其實已經述說了「家庭」真正的意涵。

  也因為主線的強調,必須削弱了醫師夫妻之前喪女的苦痛。不必去追索女兒的死因,五斗櫃上的女兒遺照,早已說明這個家庭表相上是快樂的,但背後卻也有一些生老病死的苦楚。

  人生正是如此,生命過程中有許多的快樂,但也必然有更多的苦楚試煉。這並不因為身價地位的高低而有所不同,每個人在不同層次中遭受極大的衝擊;相對地也會提供一些讓你感受溫暖的愉悅,佛法中比喻這個世界「堪忍」的意義是相當明顯的。

  女老師與社工東光的愛情似乎也簡單帶過,因為是副線,故只以點狀的方式點出,當公主長大,在國外學成歸國,並開攝影展時,他們兩人其實已經結婚。而醫生夫妻倆應該是公主的恩人,但對其敘述就顯得薄弱了。

  戲劇的結尾與高潮,是在展覽會場中兩姊妹的重逢。已經痊癒的珍珠與公主相擁,似乎要彌補這麼多年無法親自照料自己妹妹的遺憾,然而一切陰霾都已過去,未來美好的世界將由姐妹聯手出發。

  公主在學校的一篇作文在課堂上唸過一次,在奶奶臨終前也唸過一次,這當然也是另一種呼應法,而這種手法其實是最賺人眼淚的。

  本片正是企圖表現催淚的架勢,但可惜很多地方並未放大而帶過,許多的細節也因為剪接卡掉,故少了些許的交待,以致觀眾情緒很難連貫而下,縱然有些感動,但卻無法從心中湧現而出,這也是為何這部影片並未在臺灣以及其他地區造成熱賣的原因。

  片中許多情節都是負面的,如到超商偷取面紙,以及吃較便宜的過期飯捲,結果祖孫倆人拉肚子搶廁所。在臺灣若當天賣不完的食物,其實大都送給遊民。蔡明亮的「郊遊」中,就有父子三人拿著超商送的便當,三人坐在天橋上快樂的聚餐,比較之下,臺灣似乎比韓國要幸福多了。

  每一部影片都有其表達的手法與方式,我們必須以敬意加以欣賞,不喜歡的情節並非意指這部電影的失敗,我們應該著力在自省,究竟能從這部影片中學到什麼?這才是看電影的真諦。



姊姊的守護者 (My Sister's Keep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放牛班的提琴手(Orchestra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