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年5月2日

媽媽的味噌湯 (はなちゃんのみそ汁)(Hana’s Miso Soup)

 

 
導演:阿久根知昭
主演:廣末涼子
   瀧藤賢一
日本 / 2016年 / 118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千惠二十三歲時,因為念聲樂而必須去拜訪雜誌社,也因此認識了三十四歲的安武信吾,信吾利用她留下的資料,開始追求她。

  也就在此時,發現千惠的胸部有硬塊,並經醫生證實罹患了乳癌。千惠全家頓時陷入愁雲慘霧中,但信吾毅然決然向千惠求婚。千惠的父親自己其實也被癌症纏身,看到信吾如此真心,遂答應了這件婚事。

  結婚不久,千惠竟然發現自己懷孕了。若繼續將小孩生下,必然會加劇千惠的病情。當時的加山醫生並不太樂觀,因為她有遺傳的結締組織的病變。

  千惠最終勇敢接受化療,頭髮都掉光了,義工們送她一頂毛線織的毛帽,同時也買了一頂假髮。信吾的同事陽一也聯合同事,三不五時暗中資助信吾,雖然信吾已經戒菸,但卻也有意無意遞香菸給信吾,以減緩他的壓力,但好幾次都有因緣事件讓他徹底戒菸。

  千惠的父親也打電話給她,並說了狠話:「死都要把小孩生出來」,這更堅定了千惠要把孩子生下的決心。終於到了生產之日,費盡千辛萬苦終於生下了一名女兒,並取名為小花。

  這期間,千惠也去拜訪她的聲樂老師由希子,但在九個月後,小花開始不吸母親的乳汁。而信吾也聽從同事建議,去一座森林中向伊藤醫生求秘方,而夫妻倆也開始分房睡,因為千惠必須要有足夠的睡眠,這更增加信吾的壓力,但為了千惠他卻從無怨言。

  信吾的父親,也不斷地將自己的養老金資助信吾,而此時醫院的醫生改為女醫片桐,她希望千惠不能看電視看到太晚,而陽一又暗中資助。千惠的父母從長崎來探望他們,但回去不久父親就入院並很快就亡故。

  醫院傳真給千惠,要她再去檢查,於是又展開化療。而小花已經四歲,千惠開始教她如何做味噌湯,就算姊姊志保來訪正與小花看繪本,千惠也不讓小花懈怠。

  終於要舉行演唱會,由千惠的兩位同學主唱,而千惠也穿禮服上台高歌,但終究還是逃不過病魔折磨,但小花卻能以味噌湯豐滿了自己的生命。

◎ 劇情分析

  這是根據原著「小花的味噌湯」改編為電影,中國的翻譯是小花的味噌湯;台灣則改為媽媽的味噌湯。而這樣的改變其實還是會有更多的想像空間,究竟是哪一種方式較為貼近主題,這是見仁見智的。

  癌症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直困擾著所有的人,說聞癌色變並不為過。當被醫生宣告為癌症時,幾乎等同被宣告死刑一般。雖然視狀況而言,還是有經過治療後而依然存在世上的,但大部份都沒有那麼幸運,尤其遇到猛爆型的癌症,往往在發病不久就辭世,而這也會帶給眾人對癌症的恐懼與不安。

  乳癌是女性常見的症狀,就猶如攝護腺癌是男性的專利一般。千惠原本是一名快樂積極的女聲樂家,但在發現乳房有硬塊時,便陷入了天人交戰。信吾正是因為前妻不想生小孩而離婚,而今千惠因乳癌勢必也不能懷孕,因為懷孕會增添癌症的擴散,但這回信吾似乎鐵了心,就算千惠不能生育,但基於愛情,他還是懇求千惠的父母,將女兒嫁給他。而千惠之父因本身也癌病纏身,他不但答應信吾的請求,甚至在知道女兒懷孕時,還打電話給千惠,並說了他的心聲:「死都要把孩子生下來。」

  很多事都由不得我們,尤其在癌症的侵擾之下,人的意志力往往會折損其半,甚至從而消極放棄求生的慾望,但如果意志堅定來面對癌症,常常會出現很多奇蹟,在醫學上其實也有很多類似的記載。

  千惠如果在得病之初便放棄希望,那就沒有後來的懷孕之喜;而懷孕後若無更堅定的心意,那也就沒有動力生下小孩;最後似乎是已經將生命用盡,但她卻必須給女兒留下存活的技能。

  味噌湯在日本是最普遍的湯品。日本女人做月子,也沒像台灣的產婦,必須吃麻油雞,她們也只是喝味噌湯。既平常又是極端依賴的湯品。

  千惠與小花有了約定,雖然只有四歲,但小花必須學會煮味噌湯,也就是小花在學習自己作湯品,那她從此便有所依靠,對千惠而言,時間是不容許擔擱,自知來日無多,她唯一能給小花的,也只有讓她自己會作味噌湯,這也表示小花從此會自己照顧自己,千惠唯有了卻這個心願,才能放心離去。

  面對死亡是相當艱困的,千惠這個腳色從片頭開始的歡樂,直至片尾面對死亡,其心境的衝擊與起伏是相當大的,廣末涼子的表情一如以往,她的笑有著太多的神秘與迷惑,在笑容中原本就包含太多的苦澀與哀愁,不演自現,正好就呈現了,千惠在病魔折磨下的無奈,而且又必須勇敢去面對的神情。

  導演採用的調性是輕風撫過不留痕跡的處置方式,因此揚棄了更多的哀愁相向,讓千惠就顯得更加勇敢,而更獲得觀眾的愛憐與認同。

  「人生七成得意就是福」,這是千惠最終給自己的評價,衡量自己的一生, 從丈夫與父母甚至老師給予的支持,千惠卻是幸福的,更何況她也作了一般癌症患者所不能做到的,就是懷孕並順利生下了小花。

  這些合併起來是她生命的七成,那剩下的三成就是癌症與死亡了。其實生死本一家,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其實就已經註定了死亡的日期。佛家稱之為「分段生死」。只是人生總是不斷的歌頌出生的美好,但卻絕口不提日後的必然死亡。

  千惠最終因為「知足」而讓死亡得到解脫,如果死亡是一種必然,那該如何避開這個悲劇?其實就因為有死亡,然後才有新的出生;而出生之後也必然去面對死亡,這是一種循環與輪迴。但因教育體制的缺失,沒有人敢將這種生死學的觀念放入科教科書中,因此也讓所有的人對死亡有了困頓與不安。

  千惠生命的尾場,在導演的安排下,有了最燦爛的結尾,她穿著漂亮的禮服,在同學的陪伴下,完成最後一場也是唯一的一場演唱會。

  最重要的是,千惠上台前,喝了小花為她做的味噌湯,就像成果展的檢視一樣,千惠喝了一生中最美味的味噌湯,然後滿足地面對她的死亡。導演當然為了調性的問題,連這一場「亡故」的戲也省略了,這當然是為了節奏的統一性,絕對不會有違和之感。

  本片的具象事件並不太多,雖然繞在乳癌的困擾,從而顯現千惠罹癌勇敢地懷孕又產子的過程,後面的主題是重點,但依然很平淡的敘述千惠要教小花煮味噌湯的過程。

  電影著墨在具象事件的表現是不變的道理,而本片卻一反常態地堅持自己的調性,唯一比較動態的,反而是信吾略顯誇張的喜劇表現手法,企圖來平衡如此苦悶的社會現象,這絕對是導演的用心。

  本片雖無法稱得上是令人讚嘆的佳片,但卻也是值得一觀的影片。腳色中的生命態度,正是很多人可能會面對,也是必須學習的。

  生命會有不同的面向來考驗人生,我們該在什麼時刻去面對不一樣的
現象,其實是一項重要的課題。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彼らが本気で編むときは)( karera ga honki de amu toki wa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溫蒂的幸福劇本(Please Stan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