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年4月1日

家戰(Custody)


導演:札維耶‧勒葛洪(Xavier Legrand)
主演:丹尼斯‧曼努奇(Denis Ménochet)
   蕾雅‧杜嘉(Léa Drucker)
法國 / 2017年 / 100分 / 輔導級
禮讚:入選第74屆威尼斯影展主競賽片
   贏得最佳導演和最佳處女作獎
   以及第44屆凱撒電影獎最佳電影
   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原創劇本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安東與米蘭結婚多年並育有一女一男。女兒喬瑟芬已經十八歲,但小兒子朱利安是國小六年級,尚需父母的監護。而安東因善妒而引發爆烈的性格,不時毆打米蘭,兩人雖訴請離婚,但為了朱利安的監護權,也告上了法庭。

  法官判定,每個假日朱利安必須分別在米蘭與安東住處過夜,安東為此去租了一個公寓,但仍暫時回去安東父母家居住。米蘭不但變更地址,也變更了手機號碼,但這引燃安東的不滿,他從朱利安的聯絡簿中找到米蘭的手機號碼,然後開始責問她。

  安東從朱利安的書包中搶下鑰匙,並強迫朱利安告知米蘭住處,朱利安害怕父親動手毆打母親,於是胡亂指著一棟公寓,但辨識卡失效後,朱利安已逃之夭夭,安東只好好言相勸,朱利安才再度坐車回去。

  安東的性格是暴躁的,就連在自己父母家裡,母親講述鄰居在某一個巴士站見到朱利安與米蘭,這時安東更加確定米蘭是瞞著他又搬家。

  安東找到米蘭住處,每間房間都搜索,並沒有找到男人,但卻在床上發現一套男人的衣物,心中有數,這時有個想法在安東心中滋生。

  朱利安提出交換日期來安東家,因為他要參加姊姊喬瑟芬的生日趴,安東故意在米蘭面前哭泣,謂他已經完全改變了,但米蘭怎會不知安東的企圖,只是虛與委蛇,直到安東離去。

  米蘭知道女兒尚在念高中,她警告女兒男友不能讓喬瑟芬畢不了業,男友也答應了。舞會終於開始,全場很嗨,喬瑟芬與男友高歌一曲,曲終人散後,米蘭的男友西席爾表示,今晚不去她那兒,米蘭也不勉強他。

  果然夜晚安東手持長槍來敲門,嚇得鄰居報警,而米蘭與朱利安聽警方的建議,躲到浴室浴缸中平躺。而外面的安東終於打破了外門,侵入屋內逐間搜查,若是當晚發現西席爾在場,恐怕會發生命案。

  在安東欲破浴室門時,警方趕至,終於將安東生擒,而結束了這場家暴的鬧劇。

◎ 劇情分析
    
  這個社會是由每個家庭共同組成的,因此家庭的構成與和諧,是整個社會最重要的條件與元素,但時至今日,所謂兩性的平等雖然喊得價響震天,但家暴卻始終依然存在,社會新聞對家暴的報導時有所聞。

  所謂的文明社會,當然指的是兩性之間,應該理性的互動與溝通,若純粹以佔有者的姿態,就更容易去侵犯另一半,尤其女性很難與孔武有力的男性抗衡,於是妻子遭受凌辱毆打的機會就會更多。

  「家戰」這部電影,談論的是結婚將近二十年的夫妻,丈夫安東因為嫉妒而不時對妻子家暴。兩人已經生了女兒十八歲,兒子十一歲,相處的時間不算短,為何突然在這個節骨眼產生衝突?

  影片中並未對這個理由提出說明,也許十八歲的女兒喬瑟芬是前夫所生,當然這是一種猜測,而安東在扶養權上並未提及喬瑟芬,當然女兒已經滿十八歲,她有自主權,故安東也無法提出監護權主張。

  十一歲的朱利安確定是安東的兒子,但安東壯碩的粗暴行為,確實嚇壞了兒子,雖然法官判定安東也有監護權,但每當輪到要去安東家時,朱利安是相當痛苦的。

  安東與米蘭的婚姻最少有十多年,但為何會性情大變?也許是一種自卑感,他是一名消防隊員,但目前也只能暫居父母住處,為了安頓朱利安,他必須再去租一個公寓,以便讓兒子也有屬於他自己的空間。

  由這個角度來看,兩人縱然已經離婚,但安東卻始終無法平息自己的自卑心,從而更懷疑米蘭一定有其他男人。其實分居或離婚的夫妻,各自會有新的伴侶,這應該是很自然的事。但如果把自己的怨氣與之結合,自然會產生很多錯誤的觀念。

  安東可能三不五時就會電話騷擾米蘭,因此米蘭換了地址與手機號碼,以逃避他的騷擾,但這更引起安東的猜忌,在從兒子的聯絡簿上查知米蘭的聯絡電話,接著又查出她住的地址,然後大剌剌的入內查看,當然是想知道米蘭的男友究竟是什麼德性。


  其實就算找到男友,安東勢必犯下更嚴重的罪行,若因此而發生命案,這將是一項大悲劇。最後安東持槍強行破門而入,被警方逮住時,安東頻頻呼叫米蘭要她救他,由此不難看出,安東是一名容易暴怒但卻是自卑而懦弱的人,他可以在父母家中掀桌施暴,也能對妻兒恐嚇威脅,但他其實是無法去面對整個社會的壓力。

  或許正是這個原因,安東為了突顯他過人之處,施暴於家人就變成是心靈中唯一的出口,但他可能永遠不知,如此舉措其實只會讓事情更糟,甚至無法收拾。但安東的思緒是單一條線,他無法細膩的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導致最終憾事終於發生。

  其實就連安東的父母,都無法諒解安東的行為,遂毫不客氣將他的衣物全部清出,安東就只能以車為家了。這對於朱利安的監護權有極大的影響,同時也促成安東半夜持槍硬闖米蘭家居。

  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更何況安東並不是一個具有謀略的人,他憑藉自己魁梧的身材,以為憑武力便能為所欲為,但他的暴力卻始終落在自己的家人,這就更看得出安東的卑劣了。

  米蘭在影片中是受欺凌的弱者,但導演對她的著墨並不多,也就是米蘭從事什麼工作,她的交友狀況確實是有一名叫西席爾的男友,但她始終對外介紹是她妹妹的男友,那個晚上西席爾似乎有預感,對米蘭說他就不過去了,由此而交待了兩人的關係。

  米蘭縱然有些失望,但卻也避免了另一場可怕的爭執,尤其最後安東持槍硬闖,若有稍為閃失,出人命是可以預期之事。

  也許安東即將受法律制裁,也從而失去了對朱利安的監護權。但家暴涉及的兩性平等,最終若必須依仗法律對家暴的制裁,那就無法顯示其真正的兩性平等。

  有人說,男女在外型上就無法顯示其平等,因為男性的孔武有力是女性朋友很難匹敵的。這句話說得確切,但也因為如此,我們遂必須重新思考這個問題。有強壯的體魄,其實是應該用來保護妻兒,護衛家園,並非用來男女爭執的利器。

  所謂文明社會中「女仕優先」,正是一個標竿,從這個角度再往外擴散,處處以禮讓的態度來經營一個家庭,相信很容易就能體現到家庭的真諦。可以理性的家戰,相互溝通而通過自己的認知以說服對方,動手毆打絕非是現代社會中應該有的態度。

  雖然如此,依據調查,美國這個文明國家,丈夫曾毆打太太的比例超過五成,而台灣似乎也不遑多讓,只是很多人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而原諒對方;雖然能呈現一些平和的表相,但其中真的還是有許多值得探討的地方。

  曾經結婚的時刻是甜美的,那為何後來會有那麼大的變化?究竟真正的緣由在哪兒?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家戰」沒有太多意外的情節,但很踏實地呈現男女之間的現象,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逆光前行(I Am Potential)←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