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年3月2日

多情動物(Endangered Species)


導演:吉爾‧布都(Gilles Bourdos)
主演:亞莉絲‧伊薩絲(Alice Isaaz)
   蘇珊‧克雷蒙(Suzanne Clément)
法國 / 2017年 / 105分 / 輔導級
禮讚:本片入選 第74屆義大利威尼斯國際電影節
   「地平 線」單元 (The Orizzonti Selection)
   正式競賽片
   本片攝影:台灣光影大師,李屏賓/ 第66屆
   柏林影展傑出藝術貢獻銀熊獎
   本片配樂: 奧斯卡金獎大師亞歷山大戴斯培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等)
改編美國小說家理查包許(Richard Bausch)國家雜誌獎得獎短篇集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湯瑪斯與喬瑟芬結婚了,婚禮的車子在馬路上狂奔,兩人也下車狂奔旅館內的新房。本應是美好的洞房花燭夜,卻因湯瑪斯執意要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而在言語上起了衝突,洞房花燭夜的不悅,似乎注定了兩人婚後的情緒與衝突。

  湯瑪斯變本加厲,他始終認為喬瑟芬一定有外遇,有時會不分青紅皂白對她拳腳相向,喬瑟芬總是隱忍著,她希望過了這一次,湯瑪斯一定會對她溫柔呵護的。

  但喬瑟芬的父母其實是知情的。父親是政府街道工程維修人員,母親在超市工作。這一日父親找湯瑪斯理論,湯瑪斯雖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對喬瑟芬動粗,但沒多久,便又在自家門前拖扯小喬頭髮強拉入內,而這一切都被隔壁中年男子看見。

  中年男子其實也有困境,他的女兒梅蘭妮,愛上了大學歷史系的教授楊先生63歲,這足足比梅蘭妮父親多出18歲。雖然憤怒,但梅蘭妮已經懷孕,當父母的也真的不知如何應對。

  倒是楊教授的妻子被氣得進入精神病院,楊教授也開了支票,負擔其妻對環境的破壞,他認為這一切足以彌補心中的虧欠。

  楊教授的兒子安東尼改攻讀白俄語,這也使他相當不諒解。安東尼的女友離他而去,但他也必須去醫院探望自己的母親。家中所有的家務,只好委託一名叫安娜的漂亮又年輕的女孩照料。兩人在愈來愈熟悉之後,安東尼情不自禁向安娜表示喜歡她。安娜說:若日後要繼續來打掃,是否可先預支一星期的工資?安東尼毫不猶豫地開了支票給她,但從此之後,便不見安娜的影子。在精神病院的母親,不願老死在精神病院中,要求兒子安東尼帶她離開,於是趁著四下無人,母子二人逃之夭夭。

  湯瑪斯依然原性不改,這惹得喬瑟芬的父親為了女兒,不得不持槍將湯瑪斯押到森林之中,雙方談判未果,湯瑪斯抗拒卻遭槍擊而亡。此時喬瑟芬的父親反而惶恐與後悔,但事情已經發生,似乎再也無法走回頭路,他失神坐在路旁不知所措。

◎ 劇情分析

  人生的過程,究竟那一段才是最精彩呢?孩童時無憂無慮,青少年懵懂無知,青春期男歡女愛,中年為生活拼死拼活,老年又為年青一代而擔憂。

  人生之所以有多重的感受,無非是為情所擾,甚至有時會把情當作人生的全部,而情的背後,正是有一股的慾望在支配人的行為。只是很多人會認為那是理所當然,遂很少去深究。

  但將感情與慾望合併或分開,其實都有缺失,如此便產生了很多的矛盾,正因為如此,無法分清和認真看待感情與慾望,男女之間的衝突,就會越來越強烈,到最終便走入死胡同而無法自拔。

  湯瑪斯與喬瑟芬這對盛年男女,在結婚當天晚上,其實就透發出湯瑪斯的性格。新婚之夜為何一定要玩「猜猜我是誰」的遊戲?搞得兩人興味全失。問題是面對多疑又喜歡動粗的丈夫,喬瑟芬是一直沉溺在慾望的滿足中,因此縱然被揍的遍體鱗傷,她也只能向警察和家人謊稱自己騎車摔傷。

  喬瑟芬是慾望勝過情感,說實話便能脫離丈夫的毆打,但卻也將失去慾望的滿足,這也是她的矛盾。而湯瑪斯也是沉溺在一種變態的慾望中,除了在性慾的滿足中,他甚至將慾望延伸到毆打妻子的行為,這是雄性古老的激素與侵略的本能。

  身為喬瑟芬的父母,自然心疼女兒的磨難,父親雖然警告湯瑪斯,但小湯總是陽奉陰違,喬瑟芬依然活在拳腳相向的生活中,但這也種下湯瑪斯的死劫。

  喬瑟芬之父動槍殺了湯瑪斯,這也是由於對女兒之情而產生的另類暴力,事實上與湯瑪斯的暴力是沒有分別的。很多的暴力,其實都隱含更多的情在其中,只是很少人會追究其中的因由。

  另一段有趣的結合,是63歲的楊教授與女學生梅蘭妮,楊教授甚至比梅蘭妮的父親多了18歲,但當發佈消息時梅蘭妮已經身懷六甲。

  究竟一名歷史系的老教授,有什麼魅力吸引了正是情慾旺盛的梅蘭妮?更何況楊教授也有妻兒,他的妻子經不起這種打擊,摔壞了整屋子的東西,遂被醫生判定精神出了問題,而關入精神療養院。

  男女老少配的組合較少有人指責,但如果反過來女的六十多歲而男的二、三十歲,這會為這個社會帶來什麼議題?也許楊教授看上梅蘭妮的青春胴體,其實這也是很多老男人敢想而不敢說的問題,遑論付諸實現?所謂「如沐春風」的感覺,似乎最足以形容楊教授的心態,但很顯然楊教授似乎不只如此,他依然能在慾望中滿足梅蘭妮,並使她受孕。

  而梅蘭妮愛上的是什麼?也許是教授的位階,以及教授優渥的收入,能夠讓她有著安定的感受。對照她的父親是工人階層,母親在超商當收銀員,梅蘭妮似乎從楊教授身上,找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迷幻漩渦,她滿足了一切,便不再有任何失落的感傷。

  楊教授的兒子安東尼,在父親有了新女人之際,他的女朋友也正巧離開他,母子二人同時遭對方拋棄,這算是人生失敗族嗎?導演卻安排二人從精神病院逃出,未來也許很難預測,但還是必須靠自己的毅力走出自我。

  楊教授大方地開出支票付清屋內的清掃,一則顯示他的境遇與經濟是寬鬆的,二則也是以花錢來彌補自己對妻子的愧疚吧?這似乎也被歸納在情感方面,但也由此突顯人的矛盾與複雜性。

  安東尼請來打掃的年輕女佣安娜,導演並未特別交代她的出身,只知她是個相當迷人的女人,甚至懂得在什麼時間提出她的要求,從而使得安東尼無法拒絕。尤其當安東尼主動脫口說喜歡她時,她答應了再來的工作,並預支了一星期的工資,然後從此消失無蹤。

  為何不一口氣要求預支一個月的工資?數目太大可能會使得安東尼有不同的反應。一星期的工資,很多人會像安東尼一樣不了了之。由此可見,安娜是一位心機極深的女人,而她似乎也陷入了屬於她自己的生命困頓,換句話說,她也為自己的情感與慾望而困擾著,只是這又是另外一段不同的故事了。

  有趣的是,梅蘭妮的父親獨自一人住在一處,而他的隔壁正好是湯瑪斯與喬瑟芬的住處,因此他每天都能聽到兩人做愛的呻吟聲,然後接著就是拳打腳踢的聲音。有一次,在外面看到湯瑪斯扯著喬瑟芬的頭髮,不顧她的掙扎硬是拖她入內。

  梅蘭妮的父親也許會聯想到自己的女兒,嫁個63歲的教授,最少不至於發生這種扭打的場面吧?這會不會也是給予他的另類安慰呢?

  喬瑟芬的父親在警告無效後,手持槍枝去到湯瑪斯工作的樹林,然後連開幾槍後湯瑪斯當場斃命。在恢復理智後,喬父像無助的孩子做錯事一般,癱軟在地上不知所措。

  這是一齣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影片,因為情感與慾望永遠離不開人,而人也必須依仗這兩樣東西活下去,端看自己是要如何拿捏罷了。



再見柏林(Goodbye Berli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光(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