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12月3日

老爸不好當(Handle with Care)


導演:艾利德安德森(Arild Andresen)
主演:克里斯托弗
喬納(Kristoffer Joner)
   馬龍
莫雷諾(Marlon Moreno)
挪威 / 2017年 / 115分 / 普遍級
禮讚:2017年哥德堡國際影展參展影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傑堤是挪威海上鑽油平台的技師,與妻子卡蜜拉結婚多年未曾生育。於是兩人在哥倫比亞的波哥大收養中心,領養了一名男嬰丹尼爾。

  在丹尼爾六歲時,卡蜜拉因為要去買汽車後座的嬰兒椅,不幸發生車禍而過世。傑堤很少與丹尼爾共處,而兩人處處顯得相處困難。

  傑堤不在時,只好把丹尼爾托給保姆,若時間較長則託給自己的父親。但父親也向他表示,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於是傑堤帶丹尼爾回到波哥大,由當年的導遊阿福來機場接他,並以高價租用他的計程車,雖然他的計程車常常有發動困難的毛病。

  傑堤帶丹尼爾住入旅店,第二天去見收養中心的皮勒醫生,傑堤向皮勒訊問丹尼爾生母的訊息,但卻隱瞞卡蜜拉已經死亡的訊息,而皮勒也依規定,並未洩漏生母的任何訊息。

  雖然沒有生母茉莉卡利波的訊息,但卻找到她的鄰居,也是將丹尼爾抱到收養中心來的人。因為她發現嬰兒時,茉莉已經不知去向,只知她當時也大約只有十六、七歲。為了再到別處尋找,這回傑堤聽從阿福建議,將丹尼爾寄放在妹妹維多莉亞家中,其實也是阿福與母親安潔莉娜及維多莉亞女兒的住處。

  傑堤也陪丹尼爾去坐纜車和巴士,丹尼爾又尿床,但這回他已學會自己換褲子,然而丹尼爾與維多莉亞的女兒相處時,依然會使性子強佔別人玩具,甚至將自己鎖在廁所內,直到傑堤好言相勸才肯出來。

  但丹尼爾與傑堤出去時,也會趁他不注意時自行溜走,傑堤找得焦慮,最後在警車內找到丹尼爾,也幸好阿福及時趕到才化解誤會。

  皮勒醫生約傑堤見面,這回她知道卡蜜拉去世,但也間接提供茉莉的去處。當傑堤看見茉莉時,她又生了一名女兒,看來情況依然很糟。故只送茉莉一張丹尼爾的相片後離去。而維多莉亞想收養丹尼爾,但傑堤沒答應,反倒為阿福修好車,而丹尼爾也主動向傑堤說,他修好了玩具車,於是傑堤又帶丹尼爾回挪威了。

◎ 劇情分析
    
  很多有關領養的故事,都是以到領養為段落,似乎孩子有了歸宿,便解決了人生中所有的歸宿。但常忽略的是,領養後還是必須過日子,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將一樣會遇上人生許多的可能。

  領養的母親卡蜜拉車禍死亡,導演刻意以跳躍的方式來呈現,卡蜜拉與傑堤的親密關係,他們為領養的孩子丹尼爾去購買汽車的孩童座椅,如果由傑堤去買那也許不會發生這件悲劇。

  可嘆的是,這件車禍悲劇起因是為了丹尼爾,或許這會是一種潛意識流入傑堤的腦海中,於是再加上平常就很少與丹尼爾互動,所以父子之間便形成了一道疏離的牆,當無法立刻面對對方的回應時,傑堤的脾氣不自覺就上來了。

  其實丹尼爾也不是真正不聽話,只是在接收到父親的訊息時,不自覺地會在原本的行為動作上有了延遲,對於海上油田工作的技術人員而言,所有的言語與行為都是必須一致的,若無如此精確,那海上油田若因延遲而產生災變,那幾乎是很難想像的。

  另外,從不曾與丹尼爾有過片面或單獨相處的機會,一下子要承擔爸爸與媽媽的工作,會是何等的壓力。加上丹尼爾常常有尿床的習慣,就算回到波哥大還是一樣,但卻已經會自己換褲子,這應該算是讓傑堤看得見的優點與進步吧?!

  其實,傑堤一開始都請保姆來照顧,而這位年輕又美麗的保姆,也曾向傑堤說過,丹尼爾希望她能當他的媽媽,也許這是一條可以發展的契機,但傑堤的觀念是,他與卡蜜拉是因愛而結合;而保姆縱然對他有意,其源頭卻是從丹尼爾身上而來,雙方日後都必須以丹尼爾為前提,而努力地去接納對方。對傑堤而言,這似乎是一項相當困擾而行不通的邏輯。

  在波哥大的導遊阿福也是關鍵人物,他原本住在紐約,也不曾娶妻,而妹妹是單親家庭,育有一女兒,還有她的母親,於是阿福就與妹妹住在一起,表面上是夫妻,但其實不然,這多少也敘述了哥倫比亞這個國家經濟的萎頓。

  在相處幾天後,妹妹便有了想法,她想領養丹尼爾,因為女兒也需要個弟弟,而條件是傑堤每個月從挪威寄錢來補貼即可。

  對這位單親媽媽的美艷少婦而言,也許她還有一個更大的理由,那就是她與傑堤的關係,這充滿矛盾的事,突然又變得更複雜起來。如果這件事成真,他要如何去面對死去的卡蜜拉?就算將丹尼爾留在這個家庭,他獨自回去,似乎也會讓他自己很難堪。

  傑堤想找丹尼爾的生母,動機很簡單,那就是茉莉當年可能生活困頓,但如今過了六年,也許她的經濟狀況有了改善,於是她便會後悔當年丟棄了丹尼爾。

  影片最後是讓傑堤見到了茉莉,她當一名清潔工人,但身邊還有一名年紀更小的女兒,傑堤一看就知道茉莉依然像以前一樣未婚生女,或者她的男人又拋棄了她,傑堤如果將丹尼爾交給她,其後續的命運是可想而知的。但既然見了面,傑堤便送她一張丹尼爾的相片,而茉莉也只能輕輕撫弄著相片,並呼喚兒子的名字。

  哥倫比亞這個國家,除了是世界足球強國之外,經濟始終不振,像去找以前茉莉的鄰居歐嘉‧杜瓦,只希望她講出當年的情形,卻也必須用一筆錢賄絡她,歐嘉這才道出,當年她如何將小孩送至收容所。這其實也更動搖傑堤將丹尼爾留在波哥大的決心。

  阿福的汽車在影片中好幾次發動困難,有一次差點被一群年輕人圍堵,這又顯示哥國的治安堪慮,至此傑堤當初從挪威來哥倫比亞的動機,幾乎全面潰堤,何況他與丹尼爾也並非全無感情,也許兩個執拗的男人,是需要時間相互磨合與容忍的。

  導演在最後以一件具象的事件,點出父子兩人的共通點,首先是傑堤替阿福修好了發動困難的車況,表示他的優點與興致是在機器的維修。這在片頭就有一場他坐直升機趕到海上油田平台,修復了機器的運作,這一點也是有呼應的效果。

  而最後丹尼爾告訴傑堤,他單獨修好了維多莉亞女兒的汽車玩具,因為原先都已經要丟掉了,但經過他一修,玩具汽車又完好如新。

  從這三個點,導演放置了一個契機,未來的丹尼爾絕對也是優秀的機械工程師,如果是這樣,那他有什麼理由將在孩子留在哥倫比亞?

  不管是親生或領養,以大人的角度更應該花費更多的心神去關注小孩,畢竟小孩的成長是漸進的,這是一開始因為無法走出喪妻之痛的傑堤所忽略的,而他應對的想法又是相當簡單,從那兒來就送回那兒去,刻意將一切情感全部隱藏。在隨著這一趟旅程,父子縱然有了新的衝突,但卻也互掀了底牌,丹尼爾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處境,若離開這個爸爸,他將何以自處?於是透過「修車」的前後呼應,事情有了圓滿的解答。



自虐之詩(自虐の詩 あいのうた)(Happily Ever Aft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再見柏林(Goodbye Ber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