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11月1日

我就要你好好的 (Thea Sharrock)


導演:西亞‧夏拉客
主演:山姆‧克萊弗(Sam Claflin )
   艾米莉亞‧克拉克(Emilia Clarke))
英國 、美國 / 2016年 / 110分 / 普遍級
禮讚:全美民選獎最受歡迎劇情類電影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威爾‧崔納家世極佳,且又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這個晚上與女友艾莉西亞一夜溫存後,第二天欲到公司卻下大雨,女友告訴他不能騎機車,威爾遂過街欲攔計程車,沒想到卻被另一輛機車撞傷,導致脊椎受傷,頸部以下全部癱瘓。

  露意莎胸無大志,因家境困難父親失業,在咖啡店上班一上就是六年,但因咖啡店倒閉,導致她失業。所幸工作仲介推介她去照顧威爾,但威爾刻意刁難耍脾氣,使得露意莎差點幹不下去。露意莎有時會講一些有趣的事,雖然不怎麼有趣,但卻是威爾不曾經歷的。

  這一日,前女友艾莉西亞與威爾最好的同事魯柏‧柯林斯一起來探視他,但威爾一看就知道兩人已成為親密的朋友。威爾憤怒地將過去的相框全部掃落,而露意莎卻反而將相框黏好。

  露易莎發現威爾情況不對,欲找人求助,但這一日威爾之母卡蜜拉‧崔納去倫敦,其父史提芬的電話又不通,所幸復健師納森及時趕到急救,並未出事。

  露意莎無意中聽到崔納夫妻討論,欲送威爾去瑞士安樂死的一家醫院,她決定要讓威爾去體驗一些不一樣的,如賽馬買彩券,也一起去聽音樂會。露意莎穿露胸的禮服,但卻聽得如坐針氈。

  露意莎生日,威爾主動要求參加,這才知道露意莎父親失業,正是威爾公司的收購,但威爾很快就為他安排在公司當領班。也送露意莎一直想要的一雙有環節的襪子,露意莎高興得立刻穿起來,而她的男友派崔克反而生氣吃味,兩人的感情產生嫌隙。

  艾莉西亞與魯柏要結婚了,他決定要露意莎陪他去參加,兩人坐在輪椅上狂舞。派崔克原本要帶露意莎去挪威,但露意莎要陪威爾去海邊渡假,兩人關係正式告吹。而在海邊飯店中,露意莎躺在威爾身邊,也情不自禁吻了威爾。只是回來之後,威爾就自願去瑞士安樂死,露意莎憤怒離去。但經過思考後,露意莎開車去瑞士見威爾一面。

  威爾在她戶頭留下一筆錢,讓她可以去唸大學,也不必受家庭之累,露意莎從而走出自我。

◎ 劇情分析
    
  以文藝片而非美國好萊塢的重力電影,而能在台灣電影票房將近新台幣兩億元的並不太多,而本片正是其中之一,而它的製作費用也只是兩千萬美元。

  一個人的命運雖說有一定的命數,也正是大家常說的造化弄人,但突然無預警的災難降臨之際,那都是任何人都無法承受的。但事情或災難發生時,時間並無法倒流,當事人是如何看待與對應,就變成一種變數極大的後續。

  威爾可說是天之驕子,人長得英俊瀟灑,家境又相當富裕,在企業界又是獨當一面的CEO,何況還有一名相當美麗的女友,世界上能像威爾擁有完美一切的人少之又少,他可以說是世上的幸運兒。

  但是在大雨的早晨,卻奪走威爾的一切,一輛機車撞上了威爾,導致他的脊椎神經受損,換句話說,除了頸部到頭部以上清醒之外,頸部以下的身體全部癱瘓。

  西班牙也有一部類似的影片,一名青年因為跳水耍帥,忽略了海水已退潮,頭部碰觸海底,也導致頸部以下全身癱瘓。 在二十八年的歲月中,全靠大哥大嫂照料,但最終向政府要求安樂死,卻遭拒絕,於是男主角請求一名女人的幫助,替他倒了一杯氰酸鉀,在錄影機前講述了他的感受與抗議之後,用吸管喝下氰酸鉀,大約七秒鐘後就結束了他的生命。

  本片最後的結局是要求安樂死,而現在全世界就在瑞士有一家合格的安樂死機構,前一陣子台灣的籃球達人傅達仁也曾到瑞士這個機構,在第一次去時又放棄,直到第二次去時才完成安樂死的願望。

  當然安樂死在全世界大部份的國家都是不合法的,若從宗教來說,每個人會遭遇各種劫難,必然有其業識因緣,換句話說,若癱瘓在床這是業緣所致,若不承受而以逃避的方式斷然結束生命;在下一世,依然還是要輪迴承受的。這純粹是宗教的立場,現在的觀念當然有了極大的變化。人生有很多的事其實可以依仗自己的意願去完成,雖然這股風氣剛剛開始,但可以想像在不久的未來必然是會被大力推廣,也會被普遍接受。

  本片探索的並非安樂死這個議題,而是露意莎是個矮小沒有太多自己思維的女孩,但她心地善良,知道父親失業後,竟放棄繼續唸大學而去咖啡店上班。

  這部影片真正要談論的是不同立場的互融互攝,威爾與露意莎幾乎是對立性的,家境懸殊,觀念不同,另外威爾已經癱瘓,而露意莎卻是活潑直率的女孩,可以想見兩人剛見面時是如何格格不入。

  然而極度的差異其實也就是兩個人彼此的缺塊,透過彼此的交融,兩個人都發現從對方的身上有著自己的缺失,也因為如此,威爾很快與露意莎逐漸變成相互依賴的人,露意莎的一切,威爾都有一股熱烈參與的慾望,並從中學習到自己不曾參與過的;而露意莎也讓自己配合威爾的品味,雖然欣賞莫札特對露意莎是痛苦的,但露意莎卻在不適應中從而得到了薰染。

  從某種角度而言,兩個個性完全不同的人,因為主僱的關係而產生了一段奇妙的感情,雖然這段感情是無解的,但兩人依然在海邊渡假飯店共渡一夜。威爾沒有其他男人的想法,但能夠與一名相知相惜的女人躺在身邊,也是他半殘的人生一種幸福。

  露意莎的想法很簡單,她一切按照自己的感覺走,她沒想到日後的問題,於是她主動吻了威爾,因為此時此刻的威爾就是相知相惜的人,但萬萬沒想到回來之後,威爾竟要去執行安樂死,這自然對露意莎是一項極大的打擊,因此她負氣地離開威爾的家。

  威爾的父母對安樂死這件事是有爭執的,但真正著墨得並不太多,威爾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只注意不讓他繼續受苦,卻忽略了人生最重大的生離死別,這一點是比較可惜的。

  露意莎回來之後似乎也想開了,因為威爾的事是無法挽回的,也許有人會渴望於等待新的醫療技術的產生,從而讓自己走上重生之路。

  但不妨從威爾的角度來思索,他除了能思考之外,全身沒有任何的感覺,這絕對不是當事人能夠想像的,他給自己訂下了一個時限,當時限一到,立刻果斷地執行原先的計劃,而這項計劃就是安樂死。

  死亡對一般人而言是不太容易預期的,除非生病在醫院透過醫生對病情的宣判,這可能是因為癌症而無法痊癒,因此能預知自己大約能活多久。當然有時也會有特異的現象,被醫生宣告活不過六個月的人,繼續又活二十多年而尚在人世的例子還是有的。

  除了這些,一般人很難能知道自己的死亡,像江丙坤在宴會中只是彎身低頭撿手機立刻暴斃,這絕對是他無法料得到的。而威爾的死亡卻是近乎自殺,只是全世界在瑞士有這麼一家合法立案的機構,於是在任何國家是違法的,在瑞士就變成了合法,只輕鬆喝一杯自己喜歡的口味藥汁,人就會在毫無感覺中死去。

  露意莎是沒有立場反對的,但這個轉折缺乏具象事件,這點也是寫劇本的人必須要注意的。



忍者之國(Mumon-The Stealth)←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