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10月11日

本能寺大飯店(ほんのうじホテル)(Honnoji Hotel)



導演:鈴木雅之
主演:綾瀨遙
   堤真一
日本 / 119分 / 2015年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倉木繭子失業之後,答應男友恭一的求婚,她到京都準備與恭一的父母見面。無奈在預訂飯店時出了問題,繭子只好重新找到一家本能寺大飯店,而在入住之前,繭子發現一家古老的糖果店,遂買了一包金平糖。

  有趣的是,當繭子咬了一口金平糖,再配合櫃檯上的呼叫鈴聲時,繭子就會從電梯中進去,並進入一五八二年六月一日的日本戰國時代。

  繭子首先遇見織田信長的貼身侍衛森蘭丸。對於來自未來的繭子,森蘭丸感到不可思議,但因胃疼,吃了繭子的胃藥之後,很快有了改善。森蘭丸告訴繭子,他的主子織田信長是一名冷酷無情的惡魔。

  果然島井宗室雖收藏了有名的「楢柴肩衝」,但卻死也不肯獻出這個茶罐,織田正要發作,繭子卻突然冒出,大聲指責織田的不是,織田下令逮捕,所幸繭子及時奔向電梯,而回到了現代。

  繭子的遭遇無法告訴任何人,但她明知歷史記載,織田信長將會在本能寺遭受他的部將明智光秀的背叛,整座本能寺也會付之一炬,最後卻找不到織田信長的屍體。於是她心生不忍,想再度回去那個年代,通知信長將遭遇的事,並希望他能及早防範或逃走。

  繭子又咬了金平糖,而正巧又有人按了呼叫鈴,於是繭子又回到了古代。這一回,織田反而對繭子有不一樣的看法,尤其繭子遺留下來一張婚姻介紹的DM,彩色的男女散發燦爛的笑容,織田問未來的日本人都是如此的快樂嗎?繭子也對應的表示:她不解為何織田與手下在同一空間中都沒有笑容?

  織田帶繭子到京都的街道視察,並在繭子的慫恿下,也加入了踢木球的遊戲,沒想到織田也是個中高手。織田告知,若將來統一天下,他希望國家是和平的,繭子力勸織田趕快離去,以免遭遇毒手。但織田卻因此有了決定,他不願逃走,情願切腹自殺。

  繭子回到現在,得知恭一的父親在母親亡故後,繼續舉行金婚,並宣佈經營多年的吉綱料亭宣佈停業,而恭一也因自己未尊重別人而與繭子解除了婚約。

◎ 劇情分析

  日本戰國時代是群雄併起的紛亂局面,雖然分裂成很多的勢力相互制衡,但比較出名,而也得以在歷史上被提及討論的,應該是武田信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以當時的雄才策略與膽識而言,武田信玄是相當被看好的一方,但卻在一次意外中,被圍攻的城牆士兵,好奇地放了一槍,沒想到正好打中武田信玄。

  武田的部將暗中撤兵,也不公佈死訊,偷偷地將武田信玄沉入湖中,從此武田家便式微,並最終被他國消滅。而天下在織田信長出現後,勢如破竹的兵力,很快就要一統天下,只剩毛利氏、北條氏與上杉氏需要討伐。而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都臣服在織田的麾下。

  眼看著就要統一天下了,織田信長只帶了一百多名士兵入住本能寺,沒想到卻遭到部將明智光秀的叛變,光秀帶一萬多人攻入本能寺,並將本能寺焚毀,歷史上記載,在戰役之後,始終沒有找到織田信長的屍體。這段始終找不到答案的叛變,歷史上稱之為「本能寺之變」。

  本片這一段歷史公案,以奇幻文學的角度,將過去與現代的不同思維相融並置,從而探索生活的態度。其中恭一的父親,在鴨川旁開了一家高級的料亭,但卻從未告知自己的兒子,這意味著家業不一定是要傳承,擴大而言,一個明君應該有治世的雅量,只求自己的一生是否能為社會民生帶來更繁榮與安定的生活, 其他就不必有太多的考量,譬如要如何把這個王國傳承給下一代。

  恭一的父親曾問繭子,有什麼夢想或者是想做的事?最後面對繭子沒什麼主見的回答,直接了當地說:「我不是問妳能做什麼,是問妳想做什麼?」

  這幾句對白,其實已經把主題呈現出來。人從出生到死亡,是否每個過程都是由自己決定?而這份決定,是否源自於自己內心所契入的喜悅?如果只是隨波逐流,那也只是依業識而行,並沒有新的生命創意,這也只能算是應付今生的習氣業緣罷了。

  恭一父親是個有主見的人,他創立了高級料亭,也就如一個國家在他的統治之下,呈現的世界是如此的美好,等到他與妻子金婚之際,便宣佈結束營業。很多人一定會問,這麼優雅的料亭,為何不傳承給自己的兒子恭一?這個決定,其實也正是織田信長最後的結局。

  織田信長問繭子,以後的日本,人們都是像DM當中的男女充滿著微笑?如果他被叛變而導致死亡,這也意味著天下日後由別人統治,暫且不論其過程,但最終這種微笑安樂的世界,不就是他的理想嗎?

  如果織田信長聽信繭子的話,而先行逃竄,那歷史將會改寫,屆時天下的男女,是否會如DM中的男女一樣,充滿歡悅與微笑?若是否定的,那豈不是違背此刻自己的雄心壯志。所以繭子雖然洩露天機,告訴織田信長未來會發生的事, 他反而因為一張DM而決定符合歷史的命運。

  如果是這樣,那織田信長有否可能不是切腹自殺,而是遁入山林,從此不管天下事物,因為他的一生已經完結,這樣的推論,就更能解釋,為何在本能寺被焚毀後,找不到織田信長的屍體。而促動織田信長不願改變歷史的原因,竟然是來自一張現代的彩色DM。

  如此便必須探究在車站前發DM的男子,這名男子送出的DM幾乎全被丟在地上,唯獨繭子將DM收入皮包中,而這名男子此時才鬆了一口氣。這意味著,這名男子算是掌握歷史命運之神。換句話說,必須由現代送去一張婚姻交友的DM,才能改變織田信長的想法,而使得歷史不會離開既定的軌跡;反之若沒有送去DM,那織田信長是否會如歷史一般,消失在本能寺?

  繭子在片中是一名相當弱勢的人,她的公司剛剛倒閉,自己又沒有一技之長,男友恭一認為,這樣兩個人正好可以結婚了。如果真的是如此,那繭子就顯得相當平庸了。女人不知道該做什麼?因此只有朝婚姻一途前進,男友認為如此,繭子也沒主見地認為如此,於是這就很踏實地指出新女性主義的觀點。

  其實這些觀點,是不應該存在女人或男人之分,統而言之,就是「人」的角度。在每天看待的任何事情,我們都會做無盡的分別,而這種分別也只是在「善惡」的分別執取,善代表的是好的一面,惡代表的是較差的一面,譬如買蘋果,總是要挑自己認為滿意的,如此謂之為善惡之別。

  然而這樣的抉擇,也只是在日常的思惟,並無法產生因為自我的見地之發揚光大,從中悟取新的思維,並努力而確實地實踐,這樣才多少有些符合「存在主義」的思想,雖然存在主義也不是究竟的理念與主張。

  奇幻文學在這幾年因受到電動玩具的影響,似乎有更為擴大的趨勢。但奇幻終是奇幻,若無文本立足,也只是另類的電動玩具。

  「本」片的弦外之音其實有著編劇學中的「蛇吞尾巴」理論,也把歷史人物重新做了一番新的詮釋。這一點是值得讚嘆的,至於過去與現代時空的連結,是必須要有設計的,設計得好壞是增添戲劇情節,也會引起觀眾的興味,這一點由觀眾自行判斷了。



水牛騎士 (Buffalo Rider)←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