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8月17日

奧斯卡的一天(Fruitvale Station)



導演:萊恩‧庫格勒(Ryan Coogler)
主演:麥可 B. 喬丹(Michael B. Jordan)
   奧塔薇亞‧史班森(Octavia Spencer)
美國 / 2013年 / 90分 / 輔導級
禮讚:獲得2013年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觀眾獎
   第66屆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未來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奧斯卡是一名二十二歲的黑人青年,他原本有一個在大賣場的工作,但因常常去賣大麻賺外快而遲到,遂被主管炒了魷魚,儘管他一再求情,但主管依然不為所動。

  奧斯卡雖然有同居女友蘇菲娜,而且也生了一名女兒塔媞安娜,但因曾經在外偷腥,被蘇菲娜逮個正著,從此蘇菲娜便很難再接受奧斯卡的求愛。雖然如此,兩人依然為女兒維持一個完整的家。

  這一日,是母親萬達的生日,奧斯卡回到大賣場買螃蟹,認識了一名白人女性朋友凱蒂,凱蒂不知買什麼菜,奧斯卡以電話接通了邦妮阿嬤,使得凱蒂順利買好晚餐,兩人也因此而認識。

  奧斯卡從家中拿出一些大麻,並聯絡了買主。在海邊等待時,奧斯卡想起之前因販毒被逮入獄,再想起自己的女兒,似乎突然想通了,他將所有的大麻全丟入海中,並在車上將自己要吸的毒品免費送給買毒的人。

  而在之前,他在加油站加油時,見到一輛車超速並撞死一隻狗。這種無常似乎也讓奧斯卡感嘆不已。縱然如此,奧斯卡還是決定帶蘇菲娜與他的死黨去參加跨年。母親怕他們喝酒後開車容易出事,因此建議奧斯卡與同夥不如坐捷運,因為捷運不會堵車。

  奧斯卡想想有道理,遂以簡訊通知大夥,大家一起搭捷運。在車上,大家其樂融融,但因人多,車子也作短暫的停留,以致誤了跨年倒數計時,但他們不氣餒,在午夜十二點之際,他們就在車內倒數,似乎也完成跨年的計劃與願望。

  回程之際,蘇菲娜已有位子坐,奧斯卡欲往車廂另一端找位子,正巧遇上凱蒂,但兩人的招呼,引起一些白人的不悅,不由分說立即拳腳相向,友人也來助陣,因而引起一場混戰。捷運車廂遂停在佛洛維爾站,警方進入車廂逮人,雖已抓了幾名黑人,但也將躲在許多白人身後的奧斯卡逮出。

  因為支援的警員似乎緊張過度,卻將手槍誤為電擊槍,一槍擊中奧斯卡的胸口,雖然急急送到醫院,但在一月一日早上九點十五分時奧斯卡就逝世了。

◎ 劇情分析

  美國黑白種族的問題,自古以來始終都存在著。一九六0年代的金恩博士雖然提出黑人平權運動,確實也使得黑人在社會上的地位有了大幅的提昇,甚至影響了日後歐巴馬當選了美國總統。在大的方針而言,這樣的作法正是美國的立國精神,所謂人生而平等,這是憲法所賦予的,但國家的大方向卻不見得能影響社會的普遍認知。

  在真實社會,黑人與白人其實也都是努力奮鬥,為自己的未來拼命營造,期望自己日後能夠出人頭地,跟所有的人一樣,擁有一個美滿而幸福的家庭。然而出身貧困,再加上四周環境的影響,讓很多人會一蹶不振,再加上吸毒的問題,這個影響全世界青少年的世紀大問題,會變本加厲地讓人更加沉淪。

  在台灣,吸毒的事也一直困擾著社會,很多成功的中產階級,在日後也有很多人承認,在年少輕狂的年代,也曾有過荒唐的歲月,甚至很懷念那個曾經犯錯的年代。這並不意味,這些成功的社會中堅人士,會想回到過去那段徬徨無依,但曾經擁有過的荒唐,但又值得回憶的時代。支持著這個念頭的關鍵,當然是因為已經在社會擁有一席之地。換句話說,過去的荒唐歲月,如今看來,只是一生中一段難得而值得回味的過往。

  從另一個層次而言,如果當年的墮落,不但自毀前程,導致日後讓自己無法在社會立足,也就是成為社會上的失敗族群,那整體的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失敗讓他成為社會的累贅,甚至成為世人眼中的邊緣人。

  美國的黑人,某種角度也都有先天不足的一面;但卻也有自己贏過白人的另一面。以企業而言,幾乎很少有美國黑人掌控的大企業,也就是說,黑人在企業與經濟領域中,始終是弱勢團體。

  而另一方面,卻是黑人獨領風騷的面向,那就是體能與運動。美式足球、美國職業棒球、職業籃球,其中相當出色的運動員,比例相當高都是黑人。以籃球而言,麥克‧喬丹已經成為神話,他所創造的籃球奇蹟,幾乎無人能及。當他成功之際,卻從來不曾有人將他當成黑人,他的球迷不分白人、黑人,也並非只有美國人,應該說是全世界的人,都為他的球技而瘋狂。

  這個例子說明了什麼?膚色也許在某些角度會有偏見,而引發一些衝突,但當一個人成為大家景仰的英雄之際,膚色就不會是個問題,只是並沒有多少黑人能夠在自己的事業上達到這種境界。

  而一般的人而言,尤其是黑人,因為成長的環境不佳,雖然有他們自己的生活圈,但總是有些窒礙難行之處,這是不爭的事實。

  奧斯卡原本有個工作,但他為了販毒賺點外快,所以因遲到而被辭掉工作。這是錯誤的第一步,縱然如此,奧斯卡也與蘇菲娜同居,也生了女兒塔媞安娜,但他也像一些男人一樣犯了外遇的毛病,這使得他與蘇菲娜的情感有了裂痕。

  奧斯卡也與當今美國的年青人一樣,他們有屬於自己的家庭與歡樂,尤其有一位非常疼惜他的母親萬達,這當然屬於天性,但在大環境中便必須面臨一種新的考驗。

  奧斯卡販毒是不應該的,但他也開始懂得必須讓自己重新再起,因此在最後一次販賣大麻之際,他卻將所有毒品丟入大海,甚至將自己要抽的那部份,也免費送給別人,由此我們看到了奧斯卡的決心。

  也許因為有新的認知,會有極佳的後續,但母親建議他坐捷運,卻反而導致他喪生的主因,這也是為何母親會如此傷痛的原因。如果她不建議搭捷運,奧斯卡一夥人便會自行開車,也就不會遇上之前認識的白種女人凱蒂,當然也就不致於發生慘案了。

  以美國人自己拍攝的影片,很少有白種女性與黑人男人演床戲,真正將白種女人與黑人男人的床戲拍得激盪不已的,應該只有法國片「賣百科全書的女人」。這部影片詮釋了男女愛慾的狂熱,撇開種族膚色的問題,「賣」片是一部令人激賞的影片,但其實並不太受到傳統觀眾的喜愛,這之中其實還是有許多值得我們深思的。

  貝托魯奇的「遮蔽的天空」其中也有類似的鏡頭,但因原著相當有名氣,地點也在非洲,故較少人提及。而奧斯卡之所以會出事,只是在捷運上遇到凱蒂,於是便犯了天條,雙方打了一場群架。

  警方趕到時,抓的全都是黑人,打架是雙方面的問題,為何沒有人會追究白人的責任?而奧斯卡的抗議反而招致白人警察的強力制裁,最後遇上一名上班不久的警察,誤將手槍當成電擊槍,於是子彈便貫穿了奧斯卡的胸膛,送到醫院時已經氣絕身亡。

  前一陣子,也有一名非裔的男人被白人警察壓制在地,而且用膝蓋頂住他的頸部,結果也枉死了一條人命,這也引發了示威抗議。

  也許警察會用各種理由來搪塞,但這種黑白之爭,不會因為發生悲劇後,便會接受記住教訓,而使得悲劇不再發生,因為膚色的問題,永遠是美國的最大亂源。



微光‧前行(Hop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彼らが本気で編むときは)( karera ga honki de amu toki w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