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7月31日

心靈鑰匙(Extremely Loud and Incredibly Close)



導演:史蒂芬‧戴爾卓(Stephen Daldry)
主演:湯瑪斯‧霍恩(Thomas Horn)
   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
美國 / 2011年 / 129分 / 普遍級
禮讚:第8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提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奧斯卡的父親在九一一事件中,死在雙子星大樓。在大樓倒塌時,父親曾在電話中留言,一共是六通,但他卻沒有勇氣接聽,從父親過世後一年間,奧斯卡與母親都沒有勇氣進去父親的房間。

  這一日,他鼓起勇氣進入父親的房間,所有的衣服都維持在當天的景況,他從父親口袋找到一些零碎的東西,也聞著衣服的味道,企圖從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以釐清自己心中的不安。

  在櫃子高處,他拿下一個盒子,沒想到卻順勢撥下了一個藍色花瓶。花瓶碎了一地,裡面有一把鑰匙。在過去,奧斯卡也常與父親玩一種近乎偵探的追索遊戲。奧斯卡認為這把鑰匙是父親留給他的線索,更何況花瓶內還有一張寫著「布萊克」的字條。

  於是透過門房的幫忙,在電話本上蒐集一共有好幾百個布萊克。第一個找到艾比布萊克,但正巧遇上艾比布萊克與另一半鬧離婚。奧斯卡與這位布萊克夫人討論自己的計劃,並告知其父湯瑪斯‧謝爾在九一一當天共打了六通電話,而影像中跳樓身亡的人,都有可能是他父親,而父親也有可能被煙嗆昏,最後死在樓塌之中。

  布萊克夫人雖然自己面臨困頓,但還是相當同情奧斯卡。奧斯卡繼續他的追尋計劃,但所遇到的布萊克,各種的型態都有。有對他友善的,也有對他不理不睬的,總之奧斯卡也經歷了各種酸甜苦辣。

  同時住在對面的奶奶,似乎將房子租給一名房客,奧斯卡曾去拜訪奶奶,但奶奶警告奧斯卡,若見到房客,千萬不要與他閒聊。

  奧斯卡終於有機會見到這名房客,從他的言詞與動作來看,奧斯卡大膽推測這名房客一定是他的爺爺,奧斯卡有機會與這個不想講話的老人認識了,而這老人也找時間陪他一起去找其他的布萊克,但卻不似奧斯卡這麼熱心,很快就打退堂鼓,甚至也搬離奶奶的住處。

  艾比打電話給奧斯卡,謂她的前夫正是擁有那個花瓶的人,原來父親是在拍賣會上買的,兩人一起去找布萊克,於是真相浮現,而其中也涵蓋了人間更多的愛……。

◎ 劇情分析

  九一一恐怖攻擊,是美國立國以來,第一次在本土遭受攻擊,造成將近三千人的死亡,以及紐約的地標雙子星大樓的倒塌。這也導致日後美國以反恐為名,入侵阿富汗也攻擊伊拉克。

  本片探索的,是當日在倒塌大樓中喪生的湯瑪斯‧謝爾的兒子奧斯卡,從他的主觀來追索在家中發現的秘密。就像一部偵探片一樣,透過一隻鑰匙,必須尋找數十個布萊克。前提是,奧斯卡與父親湯瑪斯常常玩類似偵探的尋寶遊戲,因此這也激化了奧斯卡後續的動作。

  在新聞影片中,觀眾也能看到有些在大樓上層的人,面臨大火的侵襲,在不得已的狀況下,只好從高樓上跳下,也許尚有一線生機,雖然機會渺茫,但被燒死或濃煙嗆死是一條死胡同,而從大樓上躍下,大約十幾秒的過程,應該是人生最痛苦難熬的恐懼感受。

  奧斯卡當然也想過這個問題,那些從上躍下的人當中,會不會有一人是他父親呢?因為這個困惑,使得母親與奧斯卡陷入情緒掙扎中,兩人的感情互動幾乎降至冰點,而父親的房間也緊閉一年,此無他,生怕見景生情,何況那是令人不堪回首的傷心往事。

  導演史蒂芬‧戴爾卓之前導過「為愛朗讀」、「時時刻刻」、「舞動人生」,均相當出色,尤其是前兩部,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而「心靈鑰匙」雖然整體故事的結構略顯單薄,但對於傳遞家庭的愛之主題,倒是扣得很緊,尤其故事的背景是世紀大災難九一一,因為這個緣故,使得整部影片有了厚度。

  假如我們設身處地,成為身處在雙子星大樓的人,在那種景況下,你會做什麼選擇?其實在更早之前,有一個錯誤的指令,希望民眾逗留在原地,但有一個問題是大家沒想到的,那就是雙子星大樓為了減輕重量,其材質都是用特製的鋁質建材,一遇到火竟然全面崩塌。

  飛機是撞入大樓的中間,中間以下的人在電梯損壞下,應該往下由太平梯逃生,若堅信雙子星的堅固性而冷處理的人,恐怕最終會被坍塌的大樓壓死。而中間以上的人,生存的機會是相當渺茫的,這也難怪消防長官下令他們呆在原地,而一些消防隊員不曾有過這種經驗,使勁地往大樓內衝,他們萬萬沒想到大樓會倒塌,最後紛紛葬身在火海之中。

  故事透過湯瑪斯打了好幾通電話給兒子奧斯卡,兒子的年齡似乎並不太了解真正面對死亡的真相,但卻知道父親陷入了困境。也正因為如此,奧斯卡以逃避的態度,眼睜睜看著響起的電話;也聽著父親一次比一次焦慮的語氣,奧斯卡以為他用旁觀者的態度,事後令人緊張的事就能化解。

  直到大樓倒塌,震驚了全美國甚至全世界,當然也讓奧斯卡掉入懊悔之中,如果當時他接了電話,也許父親會跟他說些什麼,但奧斯卡不但沒勇氣接電話,也必須將父親那幾則留言刪除,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在父親亡故之前,他選擇當了一名懦弱者。

  其實湯瑪斯不止一次與妻子聯絡上,從有自信脫險至全面絕望,甚至最後訊號中斷,而這段空白中,沒有人知道,湯瑪斯危機混亂中,究竟是採取了什麼應對之策。待在原地被煙嗆死?或選擇跳樓逃生?或者被崩塌的大樓壓死?當真相變成一團謎之際,這份後續的苦痛,便彈回到母親與奧斯卡身上。

  氣氛低迷了一年之後,重新開啟的湯瑪斯房間,變得有些陌生,甚至神秘起來,奧斯卡提起勇氣入內,從衣服聞嗅著以前父親的味道。在這看似詭異的房間中,似乎殘留著父親慣常的推理遊戲,奧斯卡便掉入了好像早已設定好的「局」之中,一股力量拉著奧斯卡一步步往前走,慢慢地,奧斯卡便肆無忌憚地尋找起來。

  一個藍色的花瓶從櫃子上落下,摔了一地,似乎在碎裂中炸出了一道真相閃光,但鑰匙與布萊克這個寫在信封上的名字,卻又再度揚起了另一道的難題與困境。

  過去湯瑪斯常與奧斯卡玩推理遊戲,而這段過往,便成了這部電影的主軸與動力。父親的死亡,是奧斯卡永遠很難抹滅的傷痛,但他卻不能永遠站在原地,而讓悲愴不斷侵襲他,憑藉鑰匙的指引,使他產生一股堅強的反擊動力,因為他感受到,父親在天上,似乎藉著留下的線索,想要告訴他一些重要的秘密。

  其實這些舉措是站在因愧疚而產生的心靈補償作用,不管如何,奧斯卡必須讓鑰匙找到鎖,現在遊戲已經不再是遊戲,而是一種向神秘的生命挑戰的開始。

  另一條線當然是以暗場交待,母親從門房那兒得知,奧斯卡在尋找布萊克,所以她提早一步去接洽這些電話簿上的布萊克,在各式各樣的布萊克知道奧斯卡的內心窘境,他們也以拔刀相助的方式,不露痕跡地幫助奧斯卡,這條線在片尾被揭露之後,反而提供了更為感人的情節,這種手法是相當高超的。

  第一個布萊克反而是最後的真相,這更令人讚嘆不已,但也從中散發出家庭真愛的真諦,這也是本片最為人驚艷之處。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天才數學家 - 拉馬努金(Srinivasa Ramanuj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