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6月14日

鎌倉物語(DESTINY 鎌倉ものがたり)(DESTINYY:The Tale of Kamakura)


導演:山崎 貴
主演:堺 雅人
   高畑充希
日本 / 2018年 / 130分 / 輔導級
禮讚:提名紀錄: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獎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獎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燈光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色是一名小說家,與亞紀子結婚度蜜月回來後,才帶亞紀子回到老家。那是一座古典又透發古怪神秘的屋子,尤其一色交代不能進入的收藏室,使得經不起誘惑的亞紀子隻身進入,這才發現室內收藏許多骨董,甚至有名作家甲瀧五四郎的遺作。

  不但如此,三不五時,就會出現阿金這名已不知多少歲數的老傭人。一色並不責怪亞紀子,而且帶她去參觀夜市,這夜市所有的人都似乎戴著詭異的面具,而且也有街頭表演,甚至在街上也會發現有河童跑來跑去。

  阿金教亞紀子如何烹煮買回來的松茸,但亞紀子用自己的主張,擅自煮成味噌湯,一色雖然訝異,但卻也感受到亞紀子帶給這個家的溫馨。

  偶爾在街上會遇到已經去世的老人,並告知這世上有一種「返魂術」,雖然死亡,但能商請死神特別通融,便能回到世間與心愛的人再度生活在一起。這也觸動了亞紀子的心思,她也開始思考,萬一有一天她與一色要分開,是否也要使用這種返魂之術。

  有一天,稻荷刑警前來找一色,幫忙處理一名被害的金滿麗子死亡案件,發現金滿亂投資引來禍端。一色也去了「靜」居酒屋,這兒也是人鬼雜處之處,但也得知,在每晚丑時會出現幽靈車站,於是一色邀原本與他吵架的亞紀子一起去偷看,之前一色因不肯告知家醜,而引亞紀子生氣,在此卻向她坦承,其父每次出門,其母則會暗中去會情人,而這情人正是小說家甲瀧五四郎。

  此時友人得了重病,擔心死亡之後妻子里子與小女兒浩子無人照顧,遂向死神求情,但得到一個類似青蛙的軀體,眼看一名男同事天天送妻子回家,這使得友人相當傷心。而亞紀子見窮神光臨,反而誠懇招待他,最後窮神以自己的破碗和亞紀子的新碗交換才離去。

  亞紀子被妖魔捉弄,在跌落階梯時,魂魄與色身分離,其魂魄被死神帶往黃泉之國,但色身卻留在陽世,成為另一個男人的妻子。一色遂搭幽靈列車直奔黃泉之國,與大頭鬼一夥人展開追逐戰,最後在窮神破碗幫助下,終於回到陽世,從此兩人在世間活得更為恩愛,也體認到家的本質與意義。

◎ 劇情分析

  二000年出生的孩子,如今都已二十歲了,這個世代的人,受到電腦訊息以及更多電動遊戲的影響,傾向於虛擬與奇幻的故事創作,因此在電影的表現上就會出現奇幻文學的傾向。

  韓國兩部來台灣都大賣的影片「屍速列車」與「與神同行」,其實都是屬於奇幻電影。造就奇幻電影的另一元素,當然是一九九五年美國「夢工廠」研發出的3D動畫,而這項技術,使得電影過去無法拍攝的場景,都因3D動畫的技術而得以解決。

  最有名的是「阿凡達」,正是3D動畫的佼佼者,而李安拍攝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其實也是大量應用這項技術,因此把這兩部影片歸納為「奇幻電影」亦屬合理。而日本的「鎌倉物語」亦不落人後,拍出了這部令人驚艷的電影。

  「鎌倉」是日本十二世紀至十四世紀,鎌倉幕府時代的政治中心要地,這兒保留了鶴岡八幡宮與鎌倉大佛等文化遺產,位於神奈川縣三浦半島的西面,人口約為十八萬的小型城市。或許以這種較古典的城市當背景,也更能引起觀眾的某些趣味與想像。

  雖然「鎌」片充滿玄奇與詭異,一開始讓觀眾如墜五里霧中,但隨著劇情進展,「愛」與「家庭」這幾個主題就慢慢凸顯了。

  「黃泉之國」是不錯的構想,因為死亡對每個人而言都是有相當吸引力的,並非是每個人都嚮往死亡,只因為全世界幾乎沒有人從死亡返回人世間,從而告訴大家死亡的真相。除了釋迦摩尼以佛的高度,在佛經中陳述了死亡的真諦,但「鎌」片卻創造了一個黃泉國度,這是相當有趣的。尤其按時開車的幽靈列車, 雖然有鐵軌,但卻是懸空而設,這在日本卡通影片過去就出現「銀河列車」,這種列車可以通往宇宙各地。

  一色是一名小說家,同時也是警方倚重的業餘偵探,但這個設定似乎為了連結情節的另一條線。如果你罹患癌症而必須離世,豈會甘心看自己美麗的妻子與可愛的女兒投入另一名男人的懷抱?

  於是與死神打交道,便成一種補救的方式。其實這是一種很自然的方式,每位有情會來投胎為人或畜生道,其實都是「分段生死」的習氣所導致,換句話說,若懂得佛法即可了知生命其實是永恆的,但這個色身卻只有一世,我們渴望能夠與心愛的人,在死後能夠繼續相愛相聚,但其實這是不可能的。每個人來投胎,都因「阿賴耶識」中有著各種染污業識種子,才會導致今生的分段生死,從出生那一刻起,其實到死亡,都根據自己業識而決定了。

  但因我們太過執著在自我與「我所」,對於實相真義並不青睞,總喜歡把握我們現在能掌握的,於是總渴望,相愛的夫妻在死後,能夠在「黃泉之國」住在一起,雖然不無可能,但卻不是絕對。

  然而奇幻電影之所以受到歡迎,其實是延展了我們這一生的延續,這自然滿足了每個人的思緒。所謂滿足,當然是指我們在世上,有著太多無法完成或達到的情境,因此奇幻電影或文學,自然能以各種幻象撫慰了每個人的心靈。

  武俠片其實也是屬於奇幻電影的一種。人渴望一躍而上高樓,但現實中是永遠無法做到的,而武俠人物能夠以輕功來去自如,相信每個人在那當下,心中的鬱悶將隨俠客一躍而起便得到釋放。

  以3D動畫的技術,塑造了本片中的各種奇形怪狀的妖魔鬼怪,而這些怪物卻能與人生活在同一個時空,這在佛學而言,其實是正確的。因為世尊說法時,總會有許多的天龍八部、夜叉、阿修羅、天人等前來聽法,只是一般的人無法像世尊能以慧眼觀之,但這個世界其實是凡聖同居的娑婆世界,有些妖、鬼、精靈之類,因不願去投胎,而依附在草木或其他所在,只是我們無法看見罷了。

  「鎌」片在片尾才讓主題浮現,每一對夫妻在今生今世能夠相依相輔,這是一種最難得的真義。也許夫妻每天見面,就會逐漸忽略對方,但當有一天夫妻必須分開時,才能真正體現夫妻的真義。

  而一色的父母,因為不敢違背上一輩的願望與期許,從而演了一齣讓一色誤會的外遇事件,雖然顯得有些多餘,但卻也再度展現了夫妻的恩愛。

  亞紀子被大頭鬼的手下盯上,她的靈魂早就去到了黃泉之國,但在人間的身體,卻被另一名剛死亡的婦人給佔據了。也就是說,一色必須勇敢地闖入黃泉之國,將亞紀子的靈魂帶回人間,這些過程便構成了「鎌倉物語」這部電影的主軸。

  「鎌」片其實提供了更多奇幻文學的可能,譬如老傭人阿金的年齡就無法猜測,在正常的社會中是不可能的,但在這座詭異的城市中,便成為獨樹一幟的詭異。她是鬼是妖都不重要,阿金就是這座城市的一部份。

  電影中時常會出現「河童」,這是屬於日本獨特的一種鬼怪,是日本神話中傳說的生物,有著鳥的喙,青蛙的四肢,猴子的身體以及烏龜的殼。而他頭頂上的「碟」,是河童的弱點,只要誘騙他彎腰,讓他碟中的水流盡,其精力就會全部消失,這是相當有趣的。



藍心狂想曲(ブルーハーツが聴こえる)(The Blue Heart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翻供(Inno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