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2月4日

逆光前行(I Am Potential)



導演:查克‧麥納斯(Zach Meiners)
主演:伯吉斯‧詹金斯 (Burgess Jenkins )
   吉米‧貝里爾(Jimmy Bellinger)
美國 / 2017年 / 90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喜歡美式足球的派屈克,他的妻子即將臨盆,開車送派翠西亞到醫院,一路上一直想像,將來要如何將兒子訓練成最優秀的球員。

  孩子出生之後,醫生卻告知其兒子亨利罹患一種罕見的疾病「先天雙邊無眼病」,意思是亨利是沒有眼球的盲人,而且骨骼極為脆弱,將來不但無法走路,也將會是一個天生的侏儒。

  猶如晴天霹靂,一股愁雲籠罩了全家,夫妻兩人在討論何時將義眼裝入時,有了些許的衝突。而派屈克正好公司內的工作相當繁重,他留在家裡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而當派屈克正在開會時,派翠西亞需要協助,打了五通電話卻都沒找到人,夫妻倆不免又起了口角。

  這一天,派翠西亞與女伴一起吃飯,由派屈克獨自照顧亨利,而派屈克找來好友麥克一起喝啤酒,遇上亨利拉屎在尿褲上,麥克聞臭立刻逃之夭夭。而手忙腳亂的派屈克,卻發現亨利對於外在的聲音有強烈的反應,於是決定讓兒子學鋼琴。而派翠西亞也告知她又懷了第二胎。

  其實夫妻倆對於再生孩子是有疑慮的,因為有了前車之鑑,誰知道會不會再生出有缺陷的孩子?但透過醫生的解釋,夫妻倆決定生第二胎,甚至最後又生了第三個兒子,分別為卡麥隆與傑斯。

  慢慢長大的亨利果然彈得一手好鋼琴,在當地一名廣播人常舉辦「青少年十字軍」的訓練營,亨利希望父親能載他去參加,為了讓兒子能一展長才,派屈克與兒子一起成行。派屈克將兒子推向舞台,他果然一鳴驚人,因為他無法看譜,都是用背譜的。

  派屈克決定賣掉自己的愛車,以更多的資源用在亨利身上。此時爺爺帶亨利去庭院坐鞦韆,沒想到繩子斷了,亨利卻跌斷腿。進入中學後,亨利參加了樂儀隊,但他只能坐在輪椅上吹小喇叭。派翠西亞也曾拜託哈雷騎士,載她母子去體驗大自然。 在上大學後,校長拜恩博士表示,不能一人坐輪椅而是必須行軍,此時派屈克被公司昇為總經理,但他卻放棄了,因為他必須推輪椅一起排練,最終在四萬多人的球場演出。

◎ 劇情分析
    
  每個新生命的到來,都會為父母帶來無限的欣喜與期待,因為這是一種傳承,父母辛苦一輩子,無非想將一切都寄託在未來的新生命。

  正常的生命到來,眾人都認為是很正常與自然的事,但如果孩子的出生與一般小孩有異,也就是身體有了一些無法克服的缺陷,這將帶給這對父母,甚至是這個家庭,何等的衝擊與失望,因為這些延伸的問題,不是短短幾天或幾年,而是一輩子的事。

  從電影的創作中,我們不難發現,有許多方面類同的電影,譬如腦性麻痺、聽障、視障、蒙古症(唐氏症),甚至有些無法去言說的狀況,這對這些父母而言,在孩子出生的剎那,那種驚訝,絕非不是當事人所能夠理解的。

  其實根據佛經記載,一個羯羅藍(受精卵)安住在母親子宮內之後,便會由本心阿賴耶識生出五色根,也就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再加上與本心阿賴耶識一起去投胎的意根(即第七識末那識)便具足了六根,等胎兒形成住胎期圓滿,出生降世時,六根便會接觸到六塵(色塵、聲塵、香塵、味塵、觸塵、法塵),而在碰觸的同時便會生出六識,也就是大家都熟悉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這樣的聖論稱為十八界,亦即各有其功能,但若在母胎期間出了某些狀況,導致一根出了問題,那就會是個有缺陷的肢體。亨利就是在母胎期間,眼根出了狀況,故無法生出兩個眼球,也就是一種先天視障。目前在醫學上,這種先天視障,尚無法治療而讓視障者恢復視覺。

  有些人是在二十或三十歲才失明的,那這稱為後天視障,這些後天視障還是有機會恢復視覺,但也不見得是百分之百。

  亨利出生時沒有兩顆眼球,這對他的父母而言,猶如從天堂瞬間跌落地獄。心情的矛盾與衝突是很容易理解的,在那當下會有什麼惡劣的念頭閃過,這是一般人都不願意去探索的,在最終幾乎都會回歸人性的良善面,也就是為人父母,最終都選擇了勇敢承接與直接面對的抉擇。

  然而在決定的當下,便開始了這個家庭一輩子的試煉,因為孩子的異常,這個家庭便會徒增更多的困擾,真正在面臨一些突發狀況時,勢必會動搖原本穩定的家庭規劃。夫妻倆似乎對未來是否再生一個孩子,應該都會有極為痛苦的困頓。

  派翠西亞再度懷孕時,並不是在夫妻倆人的計畫之中,正因為突然發現又懷孕,這才引發更大的猶豫。其實現代的醫學科技,都能檢查出胚胎日後成長的各種可能,譬如有人以人工授精而懷孕,但醫生卻檢查出這孩子成長後可能會是唐氏症,於是在胚胎時期就予以放棄,由此而免除了日後父母的尷尬。

  然而現代醫學與科技,看似提供了人類應有的生活水平,但從宗教的角度而言,卻不是極為妥善的方式。所謂事出必有因,若無其因必無其果。當然很多人對於宗教的因果論不以為然,但還有比較合理的解釋嗎?

  這個因果論不是只有亨利,也連帶與其父母有關係,甚至整個家族都是有關連的。先把因果論拋在一邊,從當事人的景況來看,應該才是本片最大的主旨。

  正如亨利自己所說,他無法了解周遭人所說的各種顏色,甚至比較籠統的現象,無論如何向他解釋,亨利無論如何也是無法理解的。這當然帶給亨利的生活相當不便,甚至他的骨骼也出現問題,就連站立也無力,因此終身便以輪椅代步。

  有句大家朗朗上口的話,「上帝關上一扇門,必定再開啟另一扇窗」,亨利雖然沒有視覺,但其聽覺與觸覺必定會增強,這是很多視障者都有的經驗。在古代禪宗公案有這段敘述:一名和尚晚上睡覺時,竹子做的枕頭不小心滑到床下,因當晚沒有月光,點燈又相當不容易,因此和尚只好下床用手觸摸,而就在手指碰觸到枕頭之際,和尚突然大悟。因為他平常參禪的是「何謂千手觀音」?在當下大喊:我渾身是眼,但另一位師兄卻告訴他,其實還可以說得更好:通身是眼。

  亨利的耳根更加靈敏了,他第一次聽到悅耳的聲音,是東西不小心掉到琴鍵上。這讓他相當動容,而父親派屈克也發現了,從此展開亨利的音樂生涯。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必須到校上課,他知道有一種樂儀隊,於是他開始學小喇叭,但因為是中學,所以他還可以坐在輪椅上,但上大學之際,學校卻不願打破這項規定,也就是亨利的輪椅必須參予儀隊的行進與隊伍的變化,派屈克此時毅然做了一個連自己都訝異的決定,將剛剛昇上的總經理職位辭掉,自己到機場擔任搬運工,因為無論如何他都要為兒子推輪椅,以便讓他兒子能有機會在四萬多人的球場表演。

  結果其實不怎麼重要,注目的應該是過程,這個家庭能將亨利教育成人,也共同克服了這生命過程的共同困頓,這不是一般人作得到的,我們只能讚嘆,這個家庭所有成員已經通過了生命的試煉。



特許的時間終了わたしたちに許された特別な時間の終わり(The End of the Special Time We W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家戰(Cust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