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10月2日

聲之形(聲の形)(A Silent Voice)


導演:山田尚子
日本 / 123分 / 2017年 / 普遍級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石田將之就讀的小學,轉來了一名聽障的少女西宮硝子,因為頑皮的石田不時對西宮霸凌,其他同學也不時附和他,但最終都是將責任推給石田。一名男同學將她的助聽器丟掉,引發老師的追究,而所有的人便將目標放在石田身上。爾後西宮便轉學了,而石田反而成為眾人鄙視霸凌的對象。

  高中二年級的時候,因為石田始終背負著霸凌的惡名,遂讓同學也遠遠避開他,這對石田而言,是相當大的打擊,他有一種活不下去的感覺,遂制定了一個自殺的日子,同時也努力打工,將欠母親的錢偷偷放在她的床頭上。媽媽當然知道,以燒掉那一百八拾萬元威嚇石田,石田終於向母親保證,自己會面對現實不再自殺。

  而在這個時刻,他也發現了硝子,但在一個手語社的地方,遇上一名叫結弦的中性孩子,結弦千方百計阻止石田見到硝子,結弦喜歡攝影,身上始終揹著一台照相機。後來才知道,結弦並不是硝子的男友,而是硝子的妹妹,只因她不喜歡唸書。而石田此刻遇見一名惡少,欲強借永束的腳踏車,石田見義勇為將自己的腳踏車借給對方,但對方真的一去不回,害得石田無法到硝子常去餵魚的橋上去見硝子。

  沒想到永束去四處找,竟然在附近的田野為石田找到了他的腳踏車。從此兩人就成為麻吉,也讓石田開始了解朋友的意義。而石田雖然常常去橋上故意遇上硝子,並且也買了麵包,希望與硝子一起餵魚。雖然石田也學了手語,但始終放不開心情從自己去省悟,因此始終有一些隔閡。縱然硝子面對一切的方式,都是向對方說對不起,但這反而引起一些同學的反感,事情始終得不到彼此的共鳴。

  同學真柴智在得知硝子被霸凌的過去,對石田相當痛恨,川井美樹也加入指責,於是眾人在橋上大家爭執,最後只剩石田、結弦與硝子。

  到了夏天,硝子也準備自殺,石田上前救她,石田反而掉到樓下,在痊癒之後,石田在參加高校文化祭,石田才發現同學真情的一面,他也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 劇情分析

  「聲之形」的原著作者是大今良時,原本也改編為漫畫,故事中牽扯的人物相當眾多,在漫畫中是比較容易去呈現,山田尚子改編為電影時,便遇上了取捨的問題,因為只有兩個鐘頭,必須涵蓋那麼多的腳色,雖然主線是在聽障的硝子與石田將也身上,但若一一細數其中的腳色,其實是有非常多線的。

  以西宮結弦而言,為何她會女扮男裝?真正的原因,是結弦擔心姐姐在外受到騷擾,因此就假扮男生,跟隨在姐姐身邊,她喜歡的攝影,在戲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份量,雖然不是什麼專業,但最終媽媽也主動從她的作品中挑出幾張,果然也受到出版社的青睞,在雜誌刊出後,她也改變了造型,同時也開始穿上女學生的制服開始上學,成績當然不佳,但請石田當小老師,應該也可以很快彌補並且步上正軌。

  矮個子的永束友宏,應是本劇中的丑角,因不受同學歡迎的石田出面為他解圍,兩人遂成了朋友。而朋友的定義,是石田一直感到困惑的。

  石田在小學霸凌硝子,結果硝子轉學,但遺留下來的心靈衝擊,卻反而成為石田反受到眾人的霸凌,因為大家不會去探索事情的真諦,只有一種對或錯的認知,既然是硝子的離去原因是石田,那石田就變成千夫所指的壞人,而當時曾經也參與的人,卻逃避地隱藏了過去附和霸凌的行為。

  這些戲的轉折是相當細微細的,在電影中必須以更細膩的具象語言與影像來呈現,也就是以情感為訴求與人性為彰顯的方式來表達,只是龐大的結構,要在二個小時作完整的表達,這是不可能的,在經過一番取捨之後,其他次要人物也只能略加省略而帶過去。

  這自然無法全然表現的窘境中,有關情感方面的拓染,便不像在漫畫中那麼多元了。像植野直花在小學時,她也曾參與霸凌事件,由此而更加討厭硝子,應該可列為反派人物,而另一名佐原美世子,在小學時因有學手語,甚至也企圖要為硝子解圍,但反而受到其他人的排擠,這種複雜的情愫,其實可以更為放大,而增添戲劇的張力。

  另一名最複雜的腳色是川井美樹,她不斷地伸張她認為的正義,但反而處處去傷害別人。要詮釋這名腳色是相當複雜,因為她的心情直爽的說出,不像別人必須作修飾的謊言,雖然她的立意沒有錯,但卻因此而傷害到別人而不自覺,這種耿直的性格,雖然帶著幾分可愛,但有時也會令人憎恨。

  高中的真柴智是一名有正義感的人,他討厭霸凌別人的事,但卻不見得能夠理解石田與硝子的過往與心境,畢竟硝子是個耳朵聽不見的女子。

  島田一旗是石田小學的同學,當石田開始對硝子霸凌之際,他也是第一個表現出正義感的人。廣瀨與島田二人在小學時,曾反擊石田的行為。

  值得一談的是竹內老師,他是班級主任,但對於硝子受到的欺侮,其實是表現漠不關心。

  石田其實還有一名姐姐淩乃,嫁給佩多羅,但因環境的關係,只能暫住石田家,而他們所生的女兒瑪利亞有時就成為生活中的調味劑。

  另外石田的母親美也子經營理髮廳,本來應擔任穿針引線的工作,但在劇中並未發揮最大的作用。硝子的母親西宮八重子生活嚴謹不苟言笑,但也沒有發揮較大的作用。

  本劇引起好評的原因,是霸凌者反而成為被霸凌者,而石田在高中時,無法徹悟這一層的人際關係,他以為所有的人都一直惦記著他的過去,而他的反制之道便是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在刻意忽略他人時,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打了一個大叉叉,但當一切煙消霧散時,臉上的大叉叉便自然地脫落了。

  這是電影結合漫畫的創舉,但卻是相當新穎有趣,由此而去衡量一個人的性格與行為,是相當討喜的創意。「朋友」到底是什麼?也許是講義氣或相挺,但出賣自己的不也都是朋友嗎?

  聲之形的名字取得相當好,禪宗內門有一句「隻手之聲」就是引人入道的名言,對一名聽障者而言,他完全無法聽到任何的聲音,但卻能從別人身體與四肢的動作,讓自己能夠與他人溝通。

  然而這種溝通,其實還是有更強的意念存在,在白雲從天際飛過時,是否能聽到雲的聲音?看著搖曳的竹子,是否能體驗竹子的聲音?看見淙淙流水,是否能體現水流的聲音?

  其實一切都必須從「心」中去體驗,聽障也許有著某種缺陷,但時間一過,自然也能在聽障的世界中,體驗出一番的真諦。

  當然這是屬於佛門中相當高層次的意境,也不是從語言中就能完整說明。然而將之用在小說與電影甚至漫畫中,卻是相當高竿的指引方向,從而讓這部漫畫變得更有內涵起來。

  「聲之形」在台灣上映是相當成功的,應該是日片數一數二高賣座的影片之一。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