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8月31日

野宴(Picnic)


導演:喬許亞‧羅根 (Joshua Logan)
主演:金露華 (Kim Novak )
   威廉赫頓 (William Holden)
美國 / 1955年 / 100分 / 普遍級
禮讚: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剪輯獎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獎
   金球獎最佳電影類導演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落魄的豪爾‧卡特偷偷搭上鐵路貨車,到達堪薩斯州的小鎮,想要投靠大學同學艾倫‧班森。艾倫的父親不但是穀物大王,也是電梯業的供應者。

  豪爾全身髒兮兮,到河邊洗了澡,走到帕柏斯太太的家中,詢問是否有雜工可做?好心的海倫遂讓他先吃豐盛的早餐,並為他洗了衣服。

  隔壁的一對姐妹瑪芝與蜜莉常常吵架,因妹妹蜜莉始終得不到讚嘆的目光,所有的人都只讚嘆瑪芝的美麗,而其母也希望瑪芝能嫁給追求她的艾倫,只是瑪芝的心始終感覺相當矛盾。而第一次見到豪爾之際,兩人交集的目光似乎併現了火花。

  豪爾去找艾倫,艾倫答應會請父親給豪爾一個基層的工作,因為早期艾倫也是由下往上幹起的。巧的是這個晚上是五月第一個星期日的「勞動節」,不但有極熱鬧的遊戲,到晚上還有舞會,並且會選出當年的「尼瓦拉」皇后。因為沒有舞伴,所以很自然的蜜莉就成為豪爾的舞伴,而一名當老師的羅絲瑪莉雖然已入中年,也交了一名叫豪渥的中年人,但不服老的瑪莉,卻口中一直不肯承認豪渥是她真正的男友。

  白天的遊戲活動果然帶來更多的歡樂,精力充沛的豪爾始終是眾人的目光焦點,而到晚上的舞會之前,果然選出了瑪芝是今年的「尼瓦拉」皇后,但艾倫要與瑪芝跳舞之際,兩人卻各自被主席及貴婦分開。

  瑪莉看見豪爾與蜜莉在跳舞,緊接著瑪芝似乎懂得豪爾的舞步,兩人不自覺地互相吸引而親密地跳起舞來。或許因為瑪莉無法見容於兩人的年輕,死纏著豪爾要跟她跳舞,豪爾有些抗拒,瑪莉瘋狂撕裂了豪爾的衣服。

  此時母親趕到,發現蜜莉有喝酒,而瑪莉也是滿身酒味,其實酒是豪渥帶來的,但卻誤會是豪爾帶酒來,因過去的的內心困頓被挖出,豪爾遂開車欲離去,而了解他的瑪芝就隨他而去,兩人在河邊遂有了親密的動作。

  艾倫憤怒指責豪爾是偷車,使得豪爾出手毆打兩名警察,在臨行之前豪爾告訴瑪芝他要去泰爾沙,他跳上火車而去,瑪芝也為追求真愛,隨後坐巴士到泰爾沙……。

◎ 劇情分析

  「野宴」這部影片大有來頭,改編自普立茲獎劇作家威廉‧英吉(Willian Inge)的作品,由當年已經37歲的威廉赫頓擔綱男主角,女主角金露華則以此片一舉成名,成為五、六0年代的巨星。

  「野宴」沿自於舞台劇,而舞台劇的經典之作,其最重要的元素則採用「三一律」,雖然在電影圈內,很少有專家學者能真正知道或了解三一律,但三一律卻在過去被戲劇專家公認為戲劇劇情最為緊湊與豐富的表現方法,近代還是有許多外國電影導演採用此法,如希臘大導演安哲羅‧普洛斯的「永遠的一天」,劇情可以回溯到十八年前女兒滿週歲,但其實卻只有男主角要搬家又遇上阿爾巴尼亞逃來的小男孩,也就是從早上演到當天晚上。

  所謂「三一律」就是三個統一,(一)時間統一,(二)場景統一,(三)事件統一。因以舞台劇為主體,故場景相當集中,此乃場景統一,由一個主事件不斷地延展,稱為事件統一。在廿四小時之內發生並結束的戲為時間統一。

  豪爾千里迢迢來到堪薩斯州的小鎮,投奔相當富裕的同學艾倫,但在第二天的舞會中,他與艾倫的女友瑪芝有了愛的交集,最終瑪芝放棄艾倫,趕到泰爾沙去與豪爾相會合。

  以東方的道德標準而言,豪爾是有瑕疵的,豈不識:「朋友妻不可欺」,雖然艾倫與瑪芝並未訂婚,其原因是社會位階之不同,也就是說艾倫的父親根本就反對這件親事。而這也就給了豪爾有了追求瑪芝的合理性。

  不管東西方的精神與文化,貧富差距往往也是下一代兒女結婚時一項重要的考量,畢竟現成的富有環境還是較容易吸引人的。有人常說少奮鬥二十年,這是指窮小子娶了富有的女孩常說的一句話,但真的就這樣按照盤算而真的少奮鬥二十年嗎?這是有待商榷的。

  就算將女兒嫁給了富豪,那也是一番的折騰,不但有許多應酬而不能失禮,必須維持一份貴婦的名銜,她可能會逐漸喪失了自我,表相的風光,並不表示一切的外相都是出自內在真正自我的表現。

  金露華這位女演員,在之前也演過「迷情記」,但卻是以「野宴」一炮而紅。有人以性感來恭維她,確實她的美是肉感的,但也兼具了一種脆弱無助的美感,讓人有一種不自覺便被吸引的神奇魔力,這也是金露華一直存在影迷腦海中的原因。

  瑪芝的家人為她鋪陳的道路,無非是希望她將來嫁個好丈夫,以艾倫的條件而言是毫無缺點的,他的長相俊秀,處事能力也極為果斷,如果與豪爾相比,豪爾樣樣遜色,唯一的優點便是豪爾的粗獷,但這一點是否就能讓瑪芝改變心意的原因。

  其實五0年代的思潮,一直延續了過去傳統的階級觀念,而在逐漸有了新思潮之後,便開始在文學作品中為貧富作了徹底的批判。因此在那個時期,甚至往後一些年代,始終都將這種貧富鬥爭,當作戲劇的主題,並從中抽取了一種大家都能接受的就是「愛」。

  廿世紀的思維基本是架構在這個基礎上,因此很多的電影,大都是用這樣的模式來創作劇本或文學。倒也達到一定層次的誘導教育。

  比較在廿一世紀的今日,我想劇本必定會有新的詮釋,當然也一樣會有針對性,有所取必有所捨,如何在某一種世代取得適中的生命態度,也都是為了因應那個世代的價值觀。

  其實人的真心才是我們必須追索的,但真心卻是無念無取捨,一個人如果能安住真心,對任何事無所取捨,必然讓人刮目相看。因為這種真實義是完全背俗的,幾乎無法獲得普遍的支持,就猶如中國春秋時代百家爭鳴,若論優劣,其實以道家的「無為而治」是最理想的,但道家思維卻不為當政者所接受,這也是歷代皇帝所樂於推倡「儒家」思維。而當政者希望的普世價值,便也始終被界定在這個固定的領域了。

  電影也有創作新觀點的功能,透過故事的渲染,也同時展現了那個時代的文化與氛圍,因為有了新的思維,也會影響了當代的人際觀念。

  簡言之,每個世代都有當時的時空背景,我們必須尊重與學習,而非以現今的觀點給予無情的批判,因為這充滿了自以為是的觀念,是必須思考一種臍帶關係。也就是如果沒有過去的藝術呈現,怎麼會有現今的風格,這種延續充滿了傳承,而每個人幾乎都是在這些傳承慢慢接受而有了蛻變的。

  「野宴」曾經被美國電影協會列為百大熱門電影的第五十九名。不僅是因為劇本的完美結構,同時也是金露華的揚名之作,與她搭檔的威廉赫頓,雖然當時年歲已經37歲,而且有了些許的歲月,但依然敢大秀肌肉,成為另一項賣點。威廉赫頓年青時是相當有魅力的,讀者若能找到他較年輕的影片,自然能夠理解,較能讓人想起的,除了一些古羅馬的戰爭片,應該就是「紅樓金粉」了。

  如果這個劇本拿來台灣演出,讀者想像中的男女主角會是誰呢?



莎拉波莉家庭詩篇(Stories We Tell)←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做愛後‧動物感傷 (Post coïtum animal tri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