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8月9日

心靈重擊(A Heavy Heart)


導演:托馬斯‧斯圖伯(Thomas Stuber)
主演:彼得‧庫爾特 (Peter Kurth)
   莉娜‧萊希米茲 (Lena Lauzemis)
德國 / 2015年 / 109分 / 保護級
禮讚:榮獲德國電影獎最佳影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在柏林圍牆尚未倒塌之前,賀伯特是一名出色的拳擊手,差一點就代表東德參加奧運會。

  柏林圍牆倒塌後,賀伯特淪落到訓練年輕的選手,閒暇時替波多這名黑社會頭子去討債。一名叫法蘭基的人因還不了債,而被賀伯特打落牙齒。

  賀伯特教了一名艾迪的學生,在一次比賽中,明明是贏的趨勢,但卻被評為敗陣,憤怒的賀伯特立刻衝到台上對評審動手,幸好被眾人拉開。

  賀伯特自己上廁所時,竟發生肌肉疼痛而跌坐地上,而這一天也是賀伯特的生日,艾迪眾人為他慶生,而他回家時,女友瑪琳娜也送來生日賀禮,並願留下來陪他,但賀伯特卻無情地將她趕走了。

  賀伯特的醫生根瑟建議他應該到醫院做詳細檢查,而且要看神經內科。不久賀伯特手指的握力漸漸喪失,甚至一隻腳也不聽使喚,波多為此也不再委請他繼續討債,也拿一筆錢要給賀伯特,但為賀伯特所拒絕。

  賀伯特與一名刺青師傅是好友,刺青的作品尚未完成,賀伯特對刺青師傅說,有一天兩人要一起去聖塔莫尼卡騎哈雷。但其實賀伯特也曾經想用刀片割手腕一了百了。但他還是決定要將未完成的事一一來實現。

  首先他買了一條價值不菲的項鍊送瑪琳娜,並一起去專供退休人士光臨的酒吧。賀伯特邀請瑪琳娜一起跳舞。然後又去找他的女兒珊德拉,並期望見見她的女兒也是賀伯特的孫女朗雅。但珊德拉卻激烈的反應,不但不願認他,而且警告他不得再靠近她們母女。

  話是這麼說,但賀伯特還是去學校找到珊德拉,並且見到了朗雅,珊德拉告知她與馬可已經分居,也介紹朗雅說這是伯伯,然後又將他趕走。

  賀伯特回程卻被法蘭基帶人來尋仇,將他揍個半死,波多問看清楚是誰打他?賀伯特卻搖頭自行離去,但接受了一份接收屍體的工作,每天只蓋個章即可。但他還是去將馬可揍得倒地。賀伯特住入養老院,從電視中看見艾迪已經連戰皆捷,他自行用電動輪椅去拳擊場參觀,目睹了艾迪在擂台上取得勝利,這讓他殘餘的生命沒有遺憾。

◎ 劇情分析

  不久之前曾有一部「震盪效應」,就曾探索美國的橄欖球球員,在退休後約五十歲左右,都會得到一種頭疼並出現幻境的現象,甚至在不久之後去世。

  而「心靈重擊」雖不是探索類似的問題,但卻是與拳擊賽有關。在職業拳擊賽之中,主要的攻擊部位其實是頭部,我們的大腦看似有頭殼保護,但其實大腦與頭殼之間還是有空隙的,當腦部受到重擊,都有可能引發極大的重創。因此賀伯特中年之後,得到「漸凍人」的症狀,很難說與拳擊生涯的比賽沒有關係。

  故事涵蓋了東西德尚未統合之前,賀伯特是國家培植的拳擊國手,只可惜在重要關頭喪失了代表隊的資格,這不但是他的心頭之痛,也使得他在東西德統一之後,依然只能沉溺於拳賽之中,偶爾也兼做保鑣負責討債。

  在他發現艾迪是個可造之材時,他使盡全力傳授所有的技巧,但遇到不公平的比賽,他也會衝動地上擂台打人,他的生活信條就是依仗他的雙拳。但不幸的是也在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得了肌肉萎縮症。

  對賀伯特而言,失去了拳擊的力道,象徵了他的生命提早告終,討債公司也不願讓他繼續執行討債的任務,就連女友瑪琳娜為他慶生,他也沒有心情,毫不留情地趕她回去。

  任何一名類似的病人,在這個階段中,其實都是相當痛苦的。死亡會是一種更佳的選擇嗎?賀伯特曾用刀片企圖割腕,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就算要結束生命,是否已經將人世之間的事都已圓滿解決?

  賀伯特知道,自己情緒性的對待瑪琳娜,是相當不公平,於是他買了一條項鍊送給她。這起碼贏回瑪琳娜的心,兩人也像剛戀愛的人一般起舞。

  賀伯特另一個心結是女兒珊德拉,她目前擔任公車司機,好幾次賀伯特坐上她開的公車,也在她下班後跟隨她,企圖見到自己的孫女。但珊德拉難忘賀伯特從她小時候就遺棄她,並且也曾試圖對她性侵,這都是珊德拉拒絕賀伯特再度接近她的原因。

  雖然珊德拉不願接納這個父親,但在得知他成為漸凍人之後,還是不忍拒絕,在賀伯特也找來孫女朗雅的學校時,珊德拉為女兒介紹說賀伯特是「伯伯」。但這又有何妨?能夠在生命即將終了的前夕,與家人這般團聚,應該是讓賀伯特相當滿足了。

  賀伯特知道女兒與丈夫馬可分居了,但珊德拉不願他再介入。但這似乎也更增加了賀伯特的心頭負擔,問題是他的症狀急速加劇,瑪琳娜送來一輛輪椅,賀伯特憤怒排斥,但最後還是得用電動輪椅。

  之前委託他討債的波多,也為他找了一個殯儀館的簽收工作,而回家時瑪琳娜好心地餵他食物,賀伯特卻故意將食物吐出,甚至憤怒地將她推倒,並將她趕走。這處處顯示出賀伯特無奈又無助的心情。

  趁著他尚有一些餘力,他也必須為女兒出一點力,他查了電話本,找出馬可的地址,並登門拜訪。因為他要告訴馬可,賀伯特的女兒是不能受委屈的,尤其他看到馬可一人生活悠哉悠哉的,這更增添他的憤怒,加上馬可見他似乎病情不輕,也不把他放在眼裡。兩人就這樣起了衝突,賀伯特的拳頭不減當年,馬可吃了大虧,但這情境卻被孫女朗雅看到。

  珊德拉對此相當不諒解。賀伯特利用錄音帶錄了一段懺悔的道歉文,本想藉打電話時放給珊德拉聽,但珊德拉毫不猶豫地把電話掛斷。

  賀伯特有一名刺青師的好友,刺青一半後,賀伯特便不再去找他,刺青師主動找來,雖明知他不久於人世,但是刺青師堅持一定要完成作品,對賀伯特而言,這應該也是一項未了的心願,於是,刺青師便在賀伯特日漸萎縮的皮膚上,完成他的作品。

  一切似乎了無牽掛了,但賀伯特從電視上得知,艾迪已經是拳壇中的一顆新星。在比賽的那一天,他先去理髮,也去了醫院,然後託瑪琳娜將一些東西寄給珊德拉,也就是那捲他向女兒懺悔的錄音帶。

  賀伯特單獨坐輪椅來到比賽擂台邊,親眼目睹艾迪在台上打敗對手。艾迪也以這場勝利送給賀伯特,而賀伯特也欣然接受,在這樣的氛圍死去,應該在他的人生來說絕對是沒有遺憾的。

  漸凍人的症狀在目前尚無藥可解,前一陣子世界流行用冰桶水淋澆頭頂,其實就是為漸凍人基金會募款,期望以更多的關懷喚起世人對這個病症的重視,也能促動世人的注目,從而能找到有效的療方。

  在知道生命即將結束的這段時間,是人生最難熬的時刻,在不知死亡的真面目而又日漸逼近,這是必須用多大的勇氣去面對?賀伯特在知道避無可避時,只能選擇直接面對並且勇敢迎戰它,一如他之前在擂台上的拼鬥,不管輸或贏,應該都是生命中必然的一段過程。

  生死事大,如何去面對死亡,其實是一項重要的課題,而這些對每個人而言都是公平的。既然一定都得面對,每個人應該都有一個勇敢而睿智的決定。



水底情深 (The Shape of Wat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天使的身影(The Images of Ang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