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7月29日

光榮代價(Price Of Glory)


導演:約翰‧福特(John Ford)
主演:柯林‧卡爾特 (Corinne Calvet)
   詹姆斯‧卡尼(James Cagney)
美國 / 1960年 / 111分 / 普遍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美國也介入其中,一九一八年已是戰爭末期,美軍已攻入法國的巴力杜克,而這個小鎮只有間酒吧,當隊伍解散之後,眾人蜂擁而入,裡面的老闆彼得有一名美艷的女兒莎曼,她與曾駐紮過這個村落的軍官都有交情,但最引得她注目的是佛列格上校以及奎德士官。

  事實上,佛列格與奎德私下是相知相惜的好友,而進駐巴力杜克之後兵員所剩不多,上面派來的援軍,竟然都是不到二十歲的小伙子,佛列格只要將擅長帶兵與訓練的奎德加入他的陣容。

  莎曼因佛列格要去巴黎開會,她死纏著上校要帶她一起去,但佛列格婉拒,並表示他其實早已娶妻,莎曼有些失望,但看到奎德出現在鎮上操兵時,又將目標放在奎德身上。

  另一方面,一名士兵道爾森,也與附近的女校學生妮可相識,從而陷入了熱戀。而佛列格從巴黎回來,立刻獲得軍隊立刻投入戰場的指令,此時彼得要佛列格主持公道,因他的女兒與軍人有染,索價五百法郎,並要求娶他女兒,當知道彼得指的是奎德時,佛列格立刻要奎德娶莎曼,否則要軍法審判。

  眼看婚禮就要開始舉行,但奎德得知,佛列格故意放他結婚假,但他若不上戰場,則是要這些毫無經驗的士兵到戰場送死,他立刻拒絕婚禮,堅持上戰場,否則判他刑期他也在所不惜。於是婚禮暫停,而莎曼失望而傷心,但這也是無可奈何。

  戰場上是相當殘酷的,不僅有許多人傷亡,而奎德的腳也受了傷,只好將他送往醫院。其實住院中的奎德又偷偷去找莎曼,而莎曼與另一批軍人打情罵俏,奎德表明自己是未婚夫,於是軍官知難而退。

  佛列格似乎也厭倦了戰爭,他也到酒館找莎曼,希望能夠在戰爭結束後娶她為妻,此時妮可也來找道爾森,佛列格向她表明,因戰爭經過這個村莊的軍人,沒有人會留情在這個地方,果然軍令又要他們投入戰場,尚未復原的奎德,也一拐一拐地隨隊伍離去,留下傷感的莎曼。

◎ 劇情分析
    
  這部影片雖然是廿世紀中葉的老片,但無論其結構或影片形式,都在日後成為極佳的範本。在軍隊中有軍階之分,但友情卻是沒有任何分別的,這種屬於人性至善的一面,搭配對戰爭的國家忠誠,都是當時社會現象中的普遍價值。

  戰爭片的費用常常難以估算,但卻可以將戰爭中的其中元素抽離而出,譬如軍隊停留在巴力杜克,而這個村莊的酒吧也就成為主景。其中的老闆彼得就成了劇中的丑角,而女兒莎曼當然就成為女主角。

  莎曼在戰爭期間自然會遇上不少的軍官,而她正處於艷麗青春的年紀,不但所有的軍官對她表達愛慕之情,而她自然也投桃報李。有趣的是,導演在詮釋這一點時,卻是以她蒐集的各種勳章來呈現。然而這當然是因為戰亂時期,生命與財產在戰爭時都顯得無比脆弱,誰也不能保證明天是否還能活著,於是逢場作戲便成了一種常態。所謂今朝有酒今朝醉,誰也不願去推想,明天將會有什麼新的 局面出現。

  但莎曼心中還是有所屬的,她最中意的兩個人,一位是官拜上校的佛列格,以及一名士官長奎德。在美國的士官長是全連負責的中心,權威自不在話下,不像台灣的士官長沒有權力帶動軍隊。

  正因為奎德是訓練與帶兵的高手,佛列格眼看在戰爭末期派來的士兵都是一些菜鳥,因此他申請奎德調到自己的麾下。雖然如此,兩人一見面卻不分官階地展開一場公平的爭鬥,這種爭鬥背後的意義,是凸顯兩人共同出生入死的友誼,何況勇猛善戰的奎德,也曾在戰場上救了佛列格一命。

  有趣的是,奎德與佛列格也都與莎曼有一份情。在佛列格去巴黎開會時,奎德負責訓練新兵,當然也不忘趁機去找莎曼。但莎曼表示,奎德晚上不能睡在她的房間,因為佛列格已經預付了房租。

  其實莎曼只想在眾多軍人之中找到一張長期飯票,這也是她見到普辛將軍時,也不管他的年紀有多大,卻表示對他的軍階相當羨慕。

  而另外一條副線,是道爾森這位來自費城的軍官,很快就與隔壁女校中的女學生妮可發生感情,在戰場上瞬間有急速變化的局勢,能同時安排兩條愛情的線索,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

  佛列格從巴黎回來之後,彼得用法語向他抱怨,不但索取五佰法郎的賠償,還要奎德娶莎曼為妻。佛列格本來騙莎曼說他已娶妻,就是想甩掉莎曼,如今有奎德頂替他來收拾殘局,倒也樂得答應,並隨即為奎德與莎曼舉行婚禮。

  一場莊嚴又歡悅的婚禮中,卻突然傳來必須去攻佔德軍佔領在一個農舍中的指揮中心。佛列格大方地要奎德在此休新婚的假期,但婚禮舉行一半,奎德表示他暫時無法與莎曼結婚,因為他知道這一批新兵,若非由他帶領,很可能會戰死沙場。

  就算是抗命,奎德依然要加入軍隊,但其實這也是佛列格所需要的。在戰場上,奎德才是能發揮潛力的軍人。因此佛列格二話不說,帶領軍隊離去,卻也默許奎德隨後又加入軍隊。

  軍隊開拔前,奎德故意將一名弱小的軍人與戴眼鏡的士兵關禁閉,因為怕他們會在戰場上,無端犧牲了自己的性命。這種獨特的公正精神,在東方世界中的軍隊,似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奎德在戰場上的任務,是攻陷敵人的指揮所,並且一定要生擒一名軍官,這些任務,奎德均一一達成,只是抓到的德軍卻意外又死了。

  在這場戰役中,道爾森似乎又受傷了,妮可來探訊病情,但得到的都是不太確定的答案。

  這兩段的愛情,凸顯了戰場上的愛情是相當脆弱的,有誰能在戰場上保證,自己永遠不會受傷也不會死亡。就算受傷而獨自被留在某地,那也是令人相當惶恐與不安的。妮可似乎終於了解到這份的無常,也許相識的剎那所引燃的喜悅,應該才是永恆?

  奎德再怎麼勇猛,子彈也是不長眼的,他在這場戰役中受了傷。於是奎德就必須留在巴力杜克,而那場未完成的婚禮,也就可以順理成章地繼續了。

  然而此時,又接獲義軍已經朝巴力杜克攻擊而來,於是軍隊又必須開拔去應戰。而奎德當然也不甘心就留巴力杜克,雖然跛著腳,還是加入軍隊行列。兩名肝膽相照的漢子,繼續往戰場前進,而莎曼當然只能落寞地在鎮上等待,也許在下一批軍隊入駐時,她會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這種結構的分野,雖然並不複雜,但卻如實地提供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景況,簡單而傳統的戰爭,依然死傷不少人,相較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或現代的戰役,當然有極大的差異,但人性卻都是相同的。

  戰場上英雄惺惺相惜,雖然偶爾使些詭計,但無傷大雅,因為一切以國家為重。這是一種認同,在某些時刻,這種精神卻是一種絕對。



回家的女人 (Almost Heave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宅男慢半拍(Slow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