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7月3日

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導演:馬丁‧麥多納 (Martin McDonagh)
主演:法蘭西絲‧麥朵曼 (Frances McDormand)
   伍迪‧哈里遜(Woody Harrelson)
美國 / 2017年 / 116分 / 輔導級
禮讚:榮獲2017威尼斯影展最佳劇本
   多倫多影展觀眾票選大獎
   第90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
   第75屆金球獎最佳男配角、最佳編劇、戲劇類最佳女主角、戲劇類最佳影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蜜兒芮德海斯很早就與丈夫查理離婚,因為查理結交了一名十九歲的女人潘妮洛普。但在七個月前,蜜兒芮德的女兒安琪拉,因母親不借車給她,在走路途中遭受幾名歹徒輪暴,最後凌辱並火燒其遺體。蜜兒芮德認為警方辦事不力,遂在路邊三個看板上買下了廣告,寫上「還沒有抓到犯人」。

  此舉引起警方的不滿,艾比鎮的警長威洛比找蜜兒芮德商量,希望不要如此刺激警方,尤其他又已得到胰臟癌,但蜜兒芮德不為所動,警員狄克森在酒吧的撞球間遇見廣告商威畢,極盡嘲弄地警告威畢。蜜兒芮德的兒子羅比在學校也受到委曲,甚至蒙哥馬利神父也來相勸,但都被蜜兒芮德趕出。

  蜜兒芮德知道胖牙醫也反對此事,遂去看牙醫之時,搶過拔牙器反而傷了牙醫的手指,蜜兒芮德遂被警方抓到局內,但威洛比突然吐血噴在蜜兒臉上,威洛比被送到醫院,而這件指控也就暫緩。蜜兒芮德其實在家時,常想起女兒出門之前的爭吵,如果那晚把車子借她,可能就不會出事。此時查理也帶女友潘妮洛普回來興師問罪,雙方自然鬧得不歡而散。

  狄克森的母親獻計抓蜜兒的員工丹妮絲,而此時威畢表示月租到期,蜜兒芮德正無計可施之際,有人又送來五千元的續約金。過了幾天,威洛比帶妻子安與兩名子女去河邊釣魚,其實兩人是去體驗戶外作愛的感受,而當晚他留下一些遺書,然後舉槍自殺身亡。

  這一切讓警局陷入哀戚之中,喝醉酒的狄克森走向對街狠揍威畢,然後將他從二樓丟到樓下,而這一切全被新來的警長看在眼裡。第二天立刻取消狄克森的職務。蜜兒芮德接到威洛比遺書之後,她憤怒地帶汽油彈去燒警局,而狄克森正好在裡面看威洛比給他的遺書,卻遇上了火災,他衝出火場,幸好侏儒詹姆士救了他,而詹姆士也做偽證,說他一直與蜜兒在一起。

  蜜兒為感激詹姆士而與他晚餐,也遇上查理與潘妮,但她只交待查理要好好對待潘尼,而狄克森終於在酒吧聽到有人說曾強暴女孩,他故意激怒對方,在打架中取得對方的血液,希望能找到真正的兇手……。

◎ 劇情分析
    
  台灣翻譯成「意外」,香港則譯成「廣告牌殺人事件」,中國則譯為「三塊廣告牌」。不管是用那個片名才較正確,但本片在二0一七年卻獲獎連連。

  蜜兒芮德是一名單親媽媽,她獨自扶養兒子羅比與女兒安琪拉。故事從安琪拉在七個月前,遭受性侵凌虐並被火燒得面目全非。這就是編劇的起手式,若沒有女兒慘死這個具象的事件,這部電影就很難成立,因為沒有事件的推衍,故事自然無法進展。

  三個T霸也構成了相當重要的具象道具,因為有了這突出的具象道具,故事不但顯得極為特色,也更加深了情節的拓染性。同時這三塊看板,不僅突顯了景觀的強烈視覺感,同時也成就了蜜兒芮德這名腳色性格,也使得法蘭西絲‧麥朵曼連拿金球獎、奧斯卡兩座最佳女主角獎。

  安琪拉的死亡因找不到線索,以致案情停頓毫無進展,這使得蜜兒芮德感到相當不滿,於是花錢在三座看板上,以鮮紅的底搭配黑色的字:「還沒抓到犯人」。這當然使得警方相當受傷。尤其警長威洛比是大家公認最好的警長,這使得全鎮的人都對蜜兒芮德產生反感。

  蜜兒芮德的這股衝勁,來自她的內疚與苦悶,因為出事那天,女兒安琪拉曾向她借車,但母親拒絕了,她甚至口出惡言,要女兒被人強暴而致死……。難道這會是一種詛咒嗎?

  劇中人物充斥了許多髒話,而這些腳色彼此之間不斷地傷害對方,這又必須探索到腳色的深層意識,那就是丈夫查理為了十九歲的女孩潘妮洛普,而與她離婚。蜜兒芮德雖不至於老態,但卻已無任何女性的風采,到最後竟然必須與侏儒詹姆士約會吃飯,當然這是因為蜜兒芮德拋汽油彈火燒警局,而詹姆士替她解圍;並作偽證而說他們兩人在交往。

  但在餐廳中,蜜兒芮德是坐立不安的,因為查理也帶十九歲的潘妮來吃飯,這是一個相當諷刺與對比的畫面,種種的互動,激盪了蜜兒芮德願意賠上自己的一條命,也要摃上鎮上鄙視她的人。

  狄克森這名警員的塑造也極為成功,因為不學無術,英文書寫能力又差,每每提起公訴案,常因詞不達意而遭駁回。再加上他母親不斷地在旁煽動,使他的情緒就越顯暴躁易怒。這也是他為什麼會突然衝入廣告商威畢的辦公室,不但將他毆打成重傷,並將威畢從二樓拋下到一樓,然而這也使他被新警長阿伯克隆比撤職。

  原先的警長戲份也不輕,他得了胰臟癌,但又真的找不到線索,卻在生命的尾端遇上蜜兒芮德的抗爭,這當然使得他的顏面無光,有趣的是他也是極度重視家庭的人,在生命盡頭的同時,還騙兩名幼小的孩子在河邊釣魚,而他立刻拉著妻子,帶著毯子,到另外一處野地作愛。這應該是一種訣別的儀式,相當令人動容。

  令人訝異的是,威洛比是善於觀察人的特質,他留的幾封遺書,都帶給當事人無比的震撼,影響最多的是已被撤職的狄克森。他的一番說詞,使得狄克森改變了衝動的個性,不但堅毅地躍出火海,也在日後的擒凶展露了他的智慧。

  雖然兇手有留下DNA的證據,但卻沒有任何有前科紀錄的人與之相符。蜜兒芮德卻要全國的人都要留下DNA的資料,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案情才會陷入膠著。蜜兒芮德當然也知道自己提出的要求太過份,但心繫著女兒的慘死,當母親一定會有不近情理的要求,而這點威洛比都儘量做到了包容,直到蜜兒芮德傷了牙醫的手指。

  威洛比親自審問蜜兒芮德,卻不料突然噴血,濺濕了蜜兒芮德的臉,他還不斷道歉他不是故意的。這場戲將兩人的心頭之怨,剎那之間完全化解,反倒是對牙醫的傷害不了了之,而蜜兒芮德為了捍衛自己,堅稱她並未傷害牙醫,因為沒有人證。相較於這一點,在逐漸感受到狄克森的改變之後,蜜兒芮德在車上向狄克森坦承,其實是她放火燒警局的。

  狄克森毫不動容的說那是當然的,這句話突顯了,兩人的隔閡,在瞬間完全消失,同時也取得彼此的諒解與信任。狄克森後來在酒吧中聽到嫌疑人的對話,先記住他們的車牌,然後故意激怒二人,雙方打鬥中,狄克森是挨打的,但他是為了取得對方的DNA。

  新上任的警長阿伯克隆比也不怠慢,立刻將血液送去做DNA的比對。並嘉許狄克森的勇敢行為。可惜的是,比對的結果是不符合,也就是那兩名嫌疑人並非是害死安琪拉的兇手。

  蜜兒芮德在得知這項消息後,再度陷入陰暗中。在此情節將陷入一種無法收尾的窘境,但兩人在電話中似乎取得共識,因為涉嫌人是住在愛達荷州,而蜜兒芮德表示她正要從密蘇里州去愛達荷州,其意甚為明顯,狄克森問他可同行否?蜜兒答應了。兩人分別嚴肅地,對家中僅存的一個家人,默默道別,這暗示了即將面臨的,是極為兇險的挑戰。但他們其實是試圖從一個黑暗的困境中走出,未來不可知,但必須隨機應變,這個開放性的結尾,大大提升了劇本的力道,難怪本片也獲威尼斯影展的最佳劇本。



落語夢想家 (His Master's Voice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與黑暗的故事(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