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5月10日

棋盤人生 (A little game)


導演:埃文·奧本海默
   (Evan Oppenheimer)
演員:莫瑞·亞伯拉罕
   (F.Murray Abraham)
   奧林匹亞·杜卡基斯
   (Olympia Dukakis)
美國 / 2015年 / 92分鐘 / 保護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麥絲‧柯夫提在母親肚子內,醫生以超音波的圖,向這對夫妻保證,將出生一名男嬰,故先取好名字,但醫生的誤診使人尷尬不已,但雖生出女娃,卻也只好用原本就決定的名字。

  麥絲就讀於公立41小學,成績相當優異,她的父親湯姆決定讓她進入私立的黑石學校,從這兒出去的人,就算不是總統,也大都是相當有名的人。學校果然接納了麥絲,而麥絲的成績也都進入前三名,這大大刺激了富家女伊莎貝拉。

  父親湯姆是大廈的管理員,他也認識了伊莎貝拉的母親蘿拉,但也只憑添自己的寒酸,妻子在餐廳不斷地加班,才勉強湊足學費,但卻喪失了與家人相聚晚餐的機會,妹妹潔絲天真地問為何母親不像以前陪大家一起吃飯?爸爸卻無言以對。

  伊莎貝拉是學校西洋棋社的社員,但卻應用詭計騙老師說麥絲並不喜歡他。進不了棋社的麥絲,有一天走入華盛頓公園,看見許多人正在下棋,唯獨一名叫諾曼的老人獨自閉目養神,麥絲要諾曼教她下棋,諾曼開價五元,然後立刻趕走她。

  麥絲儲蓄罐內只有四元,她先給諾曼,等下個月零用錢進來,再來繳清,諾曼教法不一樣,一次只告訴她要用朋友當後盾,然後又把她趕走。麥絲原本沒有朋友,但她很快就想到貝琪。

  透過對朋友的認識,麥絲也逐漸懂了棋中小兵的真正作用。而在這期間,她的外婆去世了,夜晚外婆似乎也常來跟她說一些她似懂非懂的話,但由於她的領悟力也越來越高了,譬如城堡,麥絲在看到教堂後頓時大悟,同時她也悟明世上其實並無分高下,只要適得其所,都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

  最後麥絲接受伊莎貝拉的挑戰,若麥絲輸,麥絲願意離開黑石回到41公學校。兩人的決戰使得麥絲終於領悟人生才是一盤更大的棋盤。在最後關頭,麥絲可以用小兵直取對方的女王,但她卻故意不落子而使得時間超過,最後依莎貝拉也感動向她示好,而諾曼也一口氣又加收了伊莎貝拉與貝琪兩名弟子。

◎ 分析

  任何的棋藝都有其哲學的態度與生命的看法。看似平凡的一著棋,但其實卻已佈置了後續的百萬雄兵,這當然不是一般普通的棋手能了解的。

  其實套句人生常說的名言,戰勝別人容易,要戰勝自己是最困難。要如何才能與自己一決勝負?很多人無法了解這些道理。

  要知道我們一出生就面臨外六塵:色、聲、香、味、觸、法。不必再提醒,自己天天就在抉擇,選擇自己喜歡的,揚棄自己厭惡的。這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問題,但卻會產生自我的執著,殊不知這世界何其廣大,我們是否有想過我們的見解過於狹隘?以致喪失了許多我們甚至從未見識過的寶貝。所謂交融互攝是一件神奇的事,如果你的感覺是:你正是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也正是你,你想天下還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倒你?

  每顆棋子都有其功能,這猶如我們在世上是各司其職,但若以人生的態度來看,任何一種功能其實只要站在正確的位置上,都絕對能發揮最大的功用。

  以0這個數字而言,不管你加減乘除,不是毫無幫助,就是讓所有數字全軍覆沒。如此說來,0就毫無價值?其實是0站錯了位置。0不應該參與任何的算式,他的任務是站在隊伍的後面。

  如果站在一千的後面,那就會變成一萬,站在一萬的後面,就會變成十萬、百萬、千萬……。正因為站對了位置,也突顯了他的價值。這正是將數字完全人生概念化的具體事實。

  諾曼教棋並非教你那些棋子在棋盤上的規則,他要你去體會一顆不同的棋子在人生中應該有什麼類比。透過這種推演,下棋時的見地是運轉著整個人生,而並非只有是小小的棋盤世界。

  但這樣的教法不見得每個人都能領納。從某種角度而言,諾曼應該已經是西洋棋大師,他領悟的棋盤人生如果是真確的,那究竟能有幾多人能夠了解而接納?

  猶如禪宗公案的答案不能說破,這才能使得被接引的人有頓悟的契機,但諾曼的人生真義是什麼?電影中似乎有些含糊,導致麥絲的領納顯得過於草率,這一點是相當可惜的。

  其實下棋還是得經過許多磨練,亦即經過更多高手與之交手的機會,如此才能鍛鍊出屬於自己的棋風,雖然諾曼的棋風是將整座城市當作他的棋盤,但這是何等高超的棋手風骨。也許西方人與東方人的見解始終不同,我們總覺得一名高手是沉穩內斂的。

  相傳左宗棠要帶兵去攻打新疆的前一天,他在北京市內看到一個招牌「天下第一棋手」。左宗棠也是下棋高手,遂入內要求對奕,結果連下三盤,左宗棠均勝,臨走前交待對方必須把那招牌卸下。

  左宗棠在新疆的戰事結束後,再回到北京,卻見那個「天下第一棋手」的招牌尚在,左宗棠理直氣壯地入內,再度挑戰店主人,但這回連下三盤,左宗棠卻毫無招架之力,連輸三盤。

  左宗棠不免好奇訊問:「之前出兵前為何我能連贏三盤?如今班師回朝,為何會連輸三盤?」主人沉穩地回答:「之前見你將帶兵出征,不敢挫你銳氣,故連輸你三盤,如今大人既已班師回朝,我當然也當仁不讓,連贏你三盤。」左宗棠一聽才知,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就敗的心悅誠服了  
相較於諾曼,似乎比較沒有東方智者的另一種豁達,反倒是出許多鬼點子來考驗麥絲。也許是西方孩子善於獨立思考,但在小學期間,畢竟尚需要更多大人的引導與教誨,但你也不能說諾曼的教法是錯誤的,他在公園內的棋友並不太多,有可能沒有人敢跟他下,但也許有人認為這是一個麻煩人物。

  但從網路上查詢,卻可以得到諾曼在棋界過去的豐功偉業,這種恃才傲物的處世風格,反而被鬼靈精怪的麥絲慢慢降伏了。

  麥絲的家境貧窮,但父親依然想讓她唸私立黑石學校,只期望日後她能出人頭地。但這是一條傳統的路線,而諾曼卻是從艱困的環境中出人頭地的,只是美國沒有像日本設立「本因坊」或「棋聖」這些比賽,可以讓下棋的人風光亮麗,但其實這樣受制於一些頭銜,也不盡然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西洋棋當然也有比賽的,但台灣參與的人較少,大部份我們許多人才會投入圍棋或象棋的比賽。然後現在的世界棋王卻在去年被電腦紛紛擊潰。若再經過蛻變,人類此生要下棋贏過電腦的機會是零。

  由此可看出,不管什麼棋,其邏輯觀念與結構的分明,都可以搶先在下子之前就已經完成,但如果人類再也無法戰勝電腦,那只有勝過人,這代表了什麼意義?莫非是人類另一種浩劫的開始?這是許多人擔心的事。



盜命師(Pigeon Tango)←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最美的安排 (Collateral bea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