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5月10日

百元之戀 (百円の恋)


導演:武正晴
主演:安藤櫻
   新井浩文
日本 / 2014年 / 113分 / 輔導級
獲獎紀錄: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子的母親在賣便當,但她已經卅二歲了,卻每天陪姪子打電動,這使得離過婚也回來幫忙的妹妹二三子相當不以為然,兩人一言不合,立刻大打出手,母親阻止了這場紛爭,但沒多久,一子就決定要出去租房子,並尋找適合的工作。

  一家超商因剛好缺夜間人手,遂立刻僱用她,但店內有一名野間的男店員,時時藉機接近她,但一子對他並無好臉色。倒是一子在上班途中,見到一家拳擊訓練教室,對其中的狩野印象非常深刻。

  有一天狩野又來買香蕉,但卻忘記把香蕉帶走,一子急忙隨後跟去。其實一開始始終認為自己永遠不可能戀愛的,卻開始暗戀著狩野,同時也漸漸喜歡上拳擊。

  這一次,狩野又來買香蕉,但推說沒有錢,於是以兩張拳擊賽的入場券丟在現場。也正因為如此,野間自動要陪一子去,結果在比賽過程中,狩野始終屈居下風,比賽結束時,狩野還過去擁抱對手,表示敬意,這大大地感動了一子。

  這晚野間請二人吃飯,表現得相當大方,並趁一子不在時,向狩野表示,是一子一直纏著他,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慾望,狩野一聽二話不說便離開了,而已經酒醉的一子被野間拖入旅館並奪去她的貞操。

  一子打電話報案,說她被人強姦,然後獨自出門,那天早晨下著雨,她發現狩野竟睡在垃圾堆上,急忙帶他回自己住宿的地方。並向狩野解釋,她根本不曾看上他,並希望狩野能夠住下來,而去超商後才知昨天野間已盜走公司的收入。

  但沒多久,狩野便說要出去工作,結果是受僱於一名賣豆腐的美艷女子,他不再回來的理由便相當清楚。於是一子開始展開拳擊訓練,在愈來愈進步的當下,向拳擊會長提出上台比賽的願望,雖然規定不能超過三十二歲,而一子正好是三十二歲。

  全家人都來觀戰,但對手實在太強,最終還能站起來的一子,走過去向對手擁抱,實現了她的願望。而狩野等在外面,一子哭倒他懷中,口中喃喃:「我好想贏」。

◎ 劇情分析
    
  這是一篇有關「魯蛇」的故事。

  人生在世那個人不想往高處爬?但問題是在社會上各自顯現後,應該過不了多久,輸贏立判,很多人把失敗與成功歸咎於命運。算命先生不是就能憑著八字來論斷一個人的一生?所謂「福、祿、壽」自有此生該領的俸祿,多一分要不得;少一分也不能不要。

  看透生命的生死問題,就很容易能夠理解這些道理,問題是我們每每面對現實,在一望無際的人群之中,好像每個人都比我更優比我更強,但卻很少有人站在別人的立足點來看自己,那時候自然會發現,自己雖然比不上很多人,但其實也有很多人比不上我。

  什麼是成功?什麼是失敗?在東方受古代士大夫的影響,都以當官或賺大錢為標的。殊不知在國外的農人、工人甚至小本經營的人,本身除不在意存多少錢為目標之外,他自己的人生觀都有其獨到的見解。一個菜販或水果攤的主人,其實那個攤位就是他的人生宇宙。

  在那小小的空間中,他可以剖析人生許多奧秘的道理,再回應到世界上的一花一草的世界,如果夠仔細,你也可發現他的哲理,竟遠遠超乎你的意想之外。如果在那當下你夠仔細,不難發現,這世上並沒有所謂的成功與失敗,剩下的唯有平等。

  人因不斷地向外奔逸追逐,很多眼前原本是虛幻的東西卻當成至寶,傷心勞神地追逐,但最終依然兩手空空,從來不曾有人從這世上帶走一砂一塵,照這理論而言,那我們又將努力幹什麼?

  這也許是一個難解的問題,但其實也不必然,人一出生縱然不追求什麼,但卻也不能處處仰賴別人,時下有許多「宅男」「宅女」,每天沉溺在電動玩具中,吃的垃圾食物,不在乎過去,也不寄望於未來,只有眼前的螢幕跳躍的虛假情境。

  導演武正晴就在2012年塑造了這個胖胖的女主角,但卻始終找不到女主角,直到2014年,安藤櫻在母親的鼓勵下,應徵了這個腳色並獲得重用。

  安藤櫻的前後體重是極有差異的,而導演解決的方法是在開拍前,進行三個月的拳擊訓練,然後在開拍前讓安藤櫻養胖,變成家裡蹲的笨重邋遢女,短時間增胖後,先完成前半段,在短時間堆積出脂肪,而在拍攝後半段時,再將身材減回,前後只花兩個星期就完成,因為這部影片拍攝的時間共花兩星期。

  聽起來會不會讓很多胖的女人很羨慕?這是一定的,但能夠胖瘦自如,這未免也太過神奇,故憑這一點,安藤櫻在各處不斷地得獎,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一子和狩野應該是性格極為相似的人,人生也許該做些什麼,然後很勇敢的投入,但在失敗後就完全放棄了。其實他們都想贏,但有時不是自己想了就算,沒有長期的耕耘豈有後來勝利的果實?

  「我好想贏」,這句話最後由一子口中說出,但又何嘗不是狩野內心的想法?但他們都僅是碰觸一下就放棄,這並非是真正的人生態度。與一子相對的是母親經營的便當店,就連離婚的妹妹也回來幫忙,這是相當務實的作法,但一子卻無法體驗這些,她似乎愛上了怪男人「香蕉人」狩野。那為何他一次買那麼多香蕉?難道像窮苦的印度人中午都以兩根香蕉果腹?那是因為在印度香蕉是便宜的,但在日本應該是相當昂貴。如果以日幣一百元來算,一條香蕉就新台幣三十元。

  也許是為了增加體能熱量,所以每次都買香蕉,但自從一子來櫃檯後,狩野的行為似乎也大為失常,有時付錢沒拿香蕉,有時拿香蕉不付錢。這就透發了狩野也是與這個社會完全隔絕的,但他卻努力要掙脫一切束縛,因為他必須尋找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一子喜歡拳擊的地方是賽後雙方的擁抱,而這也呈現了方才的火拼只是一種競賽,並非把對方當作敵人,這是狩野的示現,卻讓一子上了寶貴的一課。因此在一子決戰失敗後,她絕不讓人抬出場外,努力爬起,當然只是要為對手一份擁抱。

  兩場呼應的感覺,讓人感動熱淚,原來人生不必是贏,也可以站在失敗的地方,有著屬於自我的詮釋,因為世界的層面永遠不會只有一個真相,當然其中也藏著魔鬼,但若無魔鬼,如何會有天使?

  狩野是個極為單純的人,當野間向狩野表示,是一子死纏著他,狩野立刻就棄守了。一名失敗者的真正原因是他完全失去了鬥志。

  狩野為了養活自己,只好去賣豆腐,做臨時工,但這並沒有對錯的問題,而是他失去了目標。

  當一子在拳擊台上比賽時,似乎也打動了狩野,一子狂喊她很想贏,但不見得一定要在拳擊台上。況且在狩野落魄時,一子也收容了他,至此他才明白野間對他所說的謊言。

  也許狩野等在拳擊場外是一項正確的決定,兩人似乎都經過激烈的洗禮,剩下的也許會是生命真相的實踐,我預祝他們終成眷屬。



交換心人生(Heal the Living)←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回家的女人 (Almost He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