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4月10日

四月的女兒 (April's Daughter)


 
導演:米歇爾‧法蘭科(Michel Franco)
主演:艾瑪‧蘇雷茲(Emma Suárez)
   雅文‧門多薩(Hernan Mendoza)
墨西哥 / 2017年 / 95分 / 輔導級
禮讚:提名紀錄: Prize of Un Certain Regard, 阿里爾獎最佳女配角
        榮獲坎城影展一種注目評審團特別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艾普麗與丈夫奧斯卡離異後,留下巴亞爾塔海邊的房子給兩個女兒住,大女兒克拉拉身材肥胖,經營影印店,二女兒瓦萊莉雅只有十七歲,卻與男友馬泰奧沉醉在性愛中,沒多久瓦萊莉雅就懷孕了,七個月時,母親艾普麗才回來幫助這對小夫妻渡過難關。

  艾普麗向奧斯卡求援,但遭奧斯卡拒絕,於是艾普麗決定留下來照顧女兒。生產後,瓦萊莉雅似乎無法擔任一名好媽媽,半夜因為很睏,任憑小女兒凱倫哭泣,艾普麗強迫女兒起床餵奶,這才止了啼哭。

  艾普麗認識了在奧斯卡家中幫傭的薇若妮卡,認為她很適合帶孩子,於是趁瓦萊莉雅去海邊時,將嬰兒寄放在薇若妮卡家中,同時也去找馬泰奧的父母,簽了放棄扶養權,馬泰奧的父母原本就反對這門親事,當然樂於簽字。

  瓦萊莉雅回來找不到女嬰近乎瘋狂,她甚至揚言要找律師控告母親艾普麗。其實艾普麗除了固定時間請薇若妮卡照顧小孩之外,自己租了一間套房與嬰兒住在一起,然後她要馬泰奧發誓不得洩漏秘密,馬泰奧答應了,艾普麗才帶他去旅館內。

  馬泰奧見了自己的女兒,卻又感嘆自己無能力扶養小孩,於是哭泣起來。艾普麗溫柔地安撫他,沒想到兩人竟很自然的發生關係,於是兩人便像一對夫妻在這小套房住了下來。

  瓦萊莉雅不但失去了女兒凱倫,現在男友馬泰奧又不見了,打電話給他,卻只說在墨西哥城,而不敢說出什麼所在。而艾普麗也請仲介開始要將海邊的房子賣掉,這使得瓦萊莉雅開始反擊,雖然仲介公司不能提供艾普麗的新手機,她卻去練瑜珈的地方,拿著手機中艾普麗的相片開始找人。

  果然在一處停車場遇上艾普麗與馬泰奧,但艾普麗開車絕塵而去,艾普麗認為馬泰奧洩密,憤怒地趕他下車,也將凱倫放在一家餐廳而離去。瓦萊莉雅回去找馬泰奧,兩人一起從警方手中抱回凱倫,但在搭車前,瓦萊莉雅卻又抱著凱倫坐計程車離去。

◎ 劇情分析
    
  在墨西哥有著許多未婚而懷孕的年輕女孩,其後延續問題實在複雜,導演就是根據這種現象而編寫出這齣的電影。

  男女都是十七歲,卻每天沉醉在性愛中,在他們的世界中似乎只有性愛,至於懷孕,則不在他們的預料之中,就算孩子出生了,瓦萊莉雅與馬泰奧似乎也無法或者是無意擔任為人父母的責任。

  瓦萊莉雅的姐姐克拉拉是另一種極端,她較瓦萊莉雅年長一點,雖然以前也 約會過,但因身材肥胖,故男友一一離去。面對妹妹天天在房間內的叫床聲,克拉拉也只能聽而不聞。甚至也順了妹妹之意,不曾將妹妹懷孕的事告知母親。但在面臨生產之前,克拉拉還是忍不住告訴了母親。

  當艾普麗回到海邊的家時,她並沒有責怪女兒,反而幸福地撫弄瓦萊莉雅的肚子,好似即將生產的人是她。導演並未交待女兒懷孕期間,她究竟去了那兒?只交待艾普麗去找瓦萊莉雅的生父奧斯卡,希望他能為女兒資助一點經費,但奧斯卡認為瓦萊莉雅對他恨之入骨,遂表示若要資助,請瓦萊莉雅直接打電話給他。

  在這兒我們可以感受到,這個家庭的倫理已經完全崩解。奧斯卡年近七十,但他又娶了小他三十五歲的女人,這顯示奧斯卡是個自私的人,為了自己的私慾,他寧可以自己的私慾來建構屬於他自己的世界。

  雖然我們無法得知艾普麗的生活狀態,但應該也是安住在屬於她自己的私慾世界,但縱然如此,起碼她的女兒還是常常跟她電話聯繫。但也只是克拉拉,瓦萊莉雅因懷孕而從未與艾普麗通過電話。

  從這些關係來看,克拉拉的父親應該是另有他人,也就是克拉拉與瓦萊莉雅應該是同母異父的姐妹,而馬泰奧是她以前的同事,於是一切關係看似合理,卻又處處產生極大的不安與隔閡。

  延續著這樣的關係,於是新出生的女嬰就很難融入這個家庭了。十七歲的男女如何照顧剛出生的嬰兒?瓦萊莉雅任性地只顧自己的睡眠,卻不管嬰兒因半夜飢餓而啼哭。於是艾普麗便很自然地介入了「母親」的腳色。

  有了艾普麗的介入,瓦萊莉雅樂得與馬泰奧天天去海邊逍遙,事情就在這個時刻起了變化。尤其艾普麗,她是個極致的母性主義者,一切的生命均由她而生,那麼她就有負責養護她們的責任,如果是她一切作主,那麼瓦萊莉雅的男友,當然也應該由她來決定馬泰奧的身份。

  艾普麗的作法,挑戰了這個社會約定成俗的傳統觀念,所謂的倫理觀念在這兒完全被徹底解構了。這樣的改變,並沒有獲得馬泰奧的反對,反正一男一女在不計較年齡的情況下,只要雙方愉悅,那應該是沒有其他問題的。何況艾普麗雖然已生了兩個女兒,但她的年齡似乎還不到四十歲。因為她也是在十多歲時就懷了克拉拉而生下她。徐娘半老的姿艷,也讓馬泰奧背叛了瓦萊麗亞,更何況他在經濟上是完全無法掌控的。

  馬泰奧也哭了,這當然他父母並不認可這麼年輕就擁有女兒,連自己都無法照顧了,如何去照顧剛出生的嬰兒?縱然馬泰奧願意在下午的時刻,去父親的旅館中,替客人提行李賺取一些小費,但那是緩不濟急的決定,因此馬泰奧很快降服在艾普麗的裙下。

  艾普麗是有計劃進行這件事,首先她讓馬泰奧的父母完全放棄對女嬰的監護權,然後將嬰兒託給奧斯卡家的女傭薇若妮卡,因為她是一名可靠的人。問題是薇若妮卡後來得知艾普麗帶來的男人是年青的馬泰奧時,她的感受也是相當驚訝的。

  也許這樣的情形並不是一個特例,但像艾普麗要全面通吃時,她降伏了馬泰奧,但瓦萊莉雅卻驚覺到自己全面失去了所有,失去了女兒凱倫;更失去了男友馬泰奧,於是她開始有了一種覺醒。而她卻也遭受了致命的一擊,艾普麗已經開始著手賣掉海邊的房子,這更激怒了她,於是她根據微薄的線索,果然在墨西哥城的一處瑜珈班練習處見到兩人的蹤跡。

  艾普麗似乎感覺到自己建構的愛情世界像海砂築成的堡壘一樣,當海水湧上之時,瞬間就崩塌了。艾普麗以為是馬泰奧向瓦萊莉雅洩的密,憤怒地將他趕下車。

  艾普麗將嬰兒帶往一家餐廳,現在只剩她與嬰兒凱倫,但她卻無法面對這個局面,因為艾普麗只是藉著嬰兒而佔有了馬泰奧。在每一場的性愛中,都能發現是艾普麗主動的;甚至她向馬泰奧表明,願意為他生一個孩子,這樣嬰兒凱倫成長過程才會有一個伴。

  艾普麗的心態此時完全顯現,她要的是情慾,餵養小孩只是一種手段,如今一切都破局了,她只好把女嬰放在餐廳而獨自離去。

  也許這是一個永遠輪迴不斷的故事,這個被拋棄在餐廳的凱倫,正是艾普麗小時候的寫照,而瓦萊莉雅最後也拋棄馬泰奧,這會不會是艾普麗的母親過去的寫照呢?故事永遠有不變的調性,因為人永遠無法真正了解自己而作出正確的道路與方向。



北之螢(北の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白熱(White H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