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2月28日

大藝術家與我 (Me and Kaminski)


導演:沃夫岡‧貝克(Wolfgang Becker)
主演:丹尼爾‧布爾(Daniel Brühl)
   丹尼‧拉馮(Denis Lavant)
德國 / 2016年 / 123分 / 保護級
禮讚: 榮獲「德國奧斯卡」-德國電影獎
   (German Film Awards)五項大獎提名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曼努爾‧康明斯基年屆古稀,他是一名目盲的畫家,藝評家東爾諾‧塞巴斯欽向出版商梅奇‧巴克毛遂自薦要去訪問康明斯基。因為傳言中他的目盲是刻意僞裝的。但塞巴斯欽是一事無成的人,臨行前從女友愛可的皮夾中拿走一些錢當旅費。

  塞巴斯欽在一個偏僻的小鎮見到康明斯基,見到他女兒米莉安似乎對他掌控甚嚴,而身邊的一些也似乎都是刻意奉承的人。而且當天也不留他過夜,害他淋濕全身好不狼狽。塞巴斯欽很厭惡另一名藝評家哥羅‧莫瑟,雖然他寫了很多書,但塞巴斯欽自信一定可以一舉擊敗他,遂鄙視地將哥羅‧莫瑟的藝評書丟進垃圾箱內。

  第二天,米莉安要去參加基金會的籌備會,塞巴斯欽賄賂女傭安娜離開,他遂在屋內大肆蒐集資料,並在地下室發現康明斯基晚年的自畫像,雖然沒有署名,但塞巴斯欽故意拿上去放在康明斯基的後面,並同時合照。

  塞巴斯欽在訪問其他人時,一名叫多明尼克的人告知,康明斯基在以前的女友泰芮絲離開後,性情便起了起了極大的轉變,康明斯基以為她已經死亡,但其實她一直住在北方的小鎮。

  康明斯基要塞巴斯欽開車帶他去找泰芮絲,臨行塞巴斯欽從地下室偷走兩幅畫放在後車廂內,沒想到在半路遇上一位搭便車的人,在加油的時刻,車子卻被他開走了。不得已,塞巴斯欽只好帶康明斯基回愛可的住處。沒想到愛可堅持要塞巴斯欽搬出去,因為她的新男友華特很快就會搬進來。不得已康明斯基只好開走愛可的賓士車,好不容易找到泰芮絲,但泰芮絲已經與荷姆住在一起,對於過去的往事似乎已喪失大部份記憶,而在此時,米莉安已經開著那輛在加油站找到的車並尋找到此地。

  塞巴斯欽出去面對米莉安時,那輛賓士車卻被拖吊,他只好在車內向康明斯基道別,而康明斯基卻說他嚮往海邊,他女兒絕對不准他去,塞巴斯欽遂又強行開走米莉安的車。在海邊,塞巴斯欽從對話中,似乎發現康明斯基目盲的真面目,他同時也看開一切,因為哥羅早就採訪康明斯基巴黎的那段。塞巴斯欽向康明斯基坦承偷了二幅畫,而康明斯基反而送給他,並為他簽了名。

◎ 劇情分析

  這是一部相當奇特的電影,雖然以真實與虛構的交織劇情來呈現這部電影的結構,而前面的花絮序場,其實可稱為偽紀錄片,因為在電視台有個猜測來賓是誰,而最後被猜中的是伍迪艾倫,但導演以致敬的方式移植了康明斯基。

  序場中是一種關係表,節奏相當快速,大體上說康明斯基與馬諦斯亦師亦友,而布勒東是他真正的導師,而畢卡索也是唯一買過他的畫的人。

  在廿世紀百花齊放的藝術空間內,必須要有高人一等的見解與詮釋才能夠出人頭地,每個人的畫作大體上都有其過人之處,否則怎會將一生的志業以繪畫藝術來發揮?因此必須極力地去爭取畫壇的認同。而康明斯基最引人注目的除了他的畫作之外,就是他後來失明而隱居在阿爾卑斯山脈的小鎮。而令人驚奇的是,康明斯基在晚年依然以「盲人畫家」的姿態在作畫,於是這便成為兩種不同的解釋。一者以讚嘆的方式來肯定,於是康明斯基的作品便更加值得收藏,二者是持懷疑態度的人,他們認為康明斯基的失明是偽裝的,無非是為了讓他的作品更具特色。

  康明斯基之所以成名,那是因為有許多藝評人寫的書,使他維持一定的知名度,而如今康明斯基已屆遲暮之年,畢業後一事無成的塞巴斯欽抓住機會,向出版商梅奇巴克表示他願意去寫康明斯基的晚年,並順便調查康明斯基是否真瞎。

  故事的敘述,導演分場(一)任務(二)反思(三)房子(四)我(五)綁架(六)頓悟(七)抵達。由這七段構成康明斯基與塞巴斯欽之間的互動關係,從而延展出一種明徹卻不曖昧混沌的關係。

  塞巴斯欽野心勃勃,他出奇招四處訪問康明斯基的友人甚至敵人,如此更容易找到他對康明斯基的認知,但康明斯基既然能在畫壇屹立不搖,自有他過人之處。從他最後的「自畫像」來看,這是本片最感人之處,一名「盲者」竟然能看到黑暗中的自己,從這個角度而言,康明斯基其實已經能從繪畫真正去探索到「心」的層次。

  導演引用中國古代達摩與慧可的故事,意即什麼都沒有時,反而應該放下,這是康明斯基的領悟,卻也為塞巴斯欽帶來生命的新契機。其實「放下」的公案是馬祖道一的故事而非達摩。達摩與慧可的對話,是慧可表示心裡很不安,達摩請慧可將心取來,以便為他安心。慧可表示心不可得,達摩才說我已為汝安心了。慧可由此而頓入。

  雖然故事略加修改,但卻也有另番的契入。所謂放下的「心」,並非是意識之心,明確地說是要放下了知六塵的六識心,但六識心並非常住心,就算放下,明天依然會生起,既是借用禪宗公案,這表示必須用唯識學的八識論來詮釋,如此也才能直指本心,才知宇宙玄機。

  六識能知之心是每天醒來就了知六塵,但晚上睡覺時六識是滅掉的,人之所以第二天還能醒來,一定有個空相的真心與做決定的第七識心。而這第八識心即是生命的本源,也是許多創作者試圖去發掘但始終無法碰觸的真相。而康明斯基在晚年以「失明」呈現,但事實上他卻更了徹這世間一切的虛偽。

  女兒過度地保護他,不如說是掌控他,不管米莉安是否知道父親失明的真相,她並不會真確地關切康明斯基,只感受這遲暮的老人死後,她可以掌握全部的基金會,也就是繼承了康明斯基的全部財產。而身邊的人處處充滿了奉承,無非也是想從畫家身上能撈點好處。

  這一切康明斯基自是看在眼裡,就連一開始的塞巴斯欽也是如此。但從某種角度而言,塞巴斯欽慢慢同情起這位老人,原本是希望他很快亡故之後,他寫的藝評便能大賣特賣,但顯然並非如此,因為在開車之際,康明斯基突然近乎昏厥,這使得塞巴斯欽立刻恢復到人性善的角度來,這個改變康明斯基也是「看」在眼裡的。

  戲劇的轉折點是塞巴斯欽從贊助者多明尼克口中得知,三十年前的女友泰芮絲其實並沒有死,而是住在北方不遠的地方,這引得康明斯基有了興味的念頭,於是隨塞巴斯欽北上,但塞巴斯欽也偷偷藏了兩幅沒有簽名的自畫像。只是沒想到,半路被一名搭便車的人把車開走。而也在此處塞巴斯欽帶畫家坐火車回自己住處,但也讓康明斯基了解到,這位年輕人果然一無所有,因為他的女友愛可已另結新歡華特,要他立刻走人,否則報警。

  塞巴斯欽乾脆開走愛可的賓士車,一路狂飆到泰芮絲的住處,此時泰芮絲已經喪失三十年前對藝術的靈性,與荷姆同居安享晚年,她結過兩次婚,生了幾個孩子,但日常生活中只剩一些鄰居以及「富翁配對」的電視節目。

  康明斯基在泰芮絲家中見到一幅「日出兔子」的畫,那並非藝術作品,兩人在海邊不斷地嘲弄著。而此時塞巴斯欽才肯定康明斯基沒有瞎,但也知道他最討厭的藝評家哥羅‧莫瑟也在寫康明斯基的巴黎創作階段。

  康明斯基在與塞巴斯欽分開始時,主動替那兩幅自畫像簽了名,但塞巴斯欽卻已看開了,把一切錄音檔全部丟入大海中,而這趟訪問之旅也讓二人都有了新的領悟與啟發,也許這樣的互動才是一幅最佳的作品。



上流曖昧(Le Beau Mond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小王子 (The little pri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