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2月24日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この世界の片隅に)


導演:片淵須直
主演:能年玲奈
   細谷佳正
日本 / 2016年 / 132分 / 普遍級
禮讚:電影旬報最佳十大佳片TOP1
   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動畫片
改編自河野史代同名漫畫的動畫電影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一九三五年,念小學的蒲野鈴與父母住在廣島靠海的小鎮,除了上學也必須與妹妹小澄曬海苔,哥哥平常很兇,但長大後去當海軍,結果葬身海底。因為家窮,喜歡繪畫的小鈴鉛筆只剩一小截,同學水原哲送她一枝鉛筆,小鈴便替他畫了風景畫,以便小哲完成圖畫才能回家。

  一九三五年全家利用退潮時渡過對岸,奶奶切西瓜給大家吃,小鈴見年齡相仿的女孩,西瓜吃完了卻一直啃白肉,於是又端一些西瓜給那女孩。

  一九四三年相距廣島約20公里的吳市,有一戶人家北條,來替兒子北條周作提親,奶奶立刻送鈴子一套新和服,原來周作曾見過鈴子一面大為傾心,遂來提親,而鈴子還以為是水原哲家中來提親。一九四四年二月親事終於談成,而家鄉草津沿海也填平了,故海苔採收的工作便收工了。

  在吳市這個海港,可以看見日本的主力艦「大和號」,這龐大的主力艦可載二千七百人,而北條嫁出去的女兒径子,因丈夫黑村已經亡故,遂常回娘家並帶了女兒晴美,鈴子與晴美相處甚歡。

  戰爭已經如火如荼,鈴子聽到哥哥要一已經戰死,父母都投入後援部隊,她想回廣島,但卻搭不到車。所有的物品都是配給的,鈴子遂想起以前刈谷太太教她做的楠公飯,用少量的米膨脹數倍,讓大家驚喜連連。

  一九四四年六月聯軍開始轟炸吳市,所有的人都必須躲到防空洞。熱愛繪畫的鈴子跑到山上畫港口的美景,但卻被憲兵發現,把她當成間諜,所幸是初犯,故憲兵放她一馬,但全家卻對憲兵過度認真的態度,感到好笑。

  径子的夫家店面因戰事需要而拆除,但戰況愈來愈緊急,許多東西都必須在黑市中才能買到,在買完東西後卻迷路了,幸好遇上小時候吃西瓜的女孩指點才回到家,只是那女孩已淪為妓女。

  而在一次鈴子牽晴美去醫院探視公公病情,卻遭轟炸,晴美慘死而鈴子也失去了右手。原本以為自己不能再對夫家有所助益而要回到廣島,但受了周作的感動遂留下來,而此時廣島卻受到原子彈轟炸,小澄似乎受了輻射感染,但鈴子決定與周作共同渡過最困難的難關。

◎ 劇情分析

  影片的呈現常因切入的角度不同,而會有截然不同的面貌。一般而言,戰爭影片當然會著重在戰役的衝突,但本片卻反其道而行,將主觀鏡頭放置在,一名天真善良,卻又喜歡畫圖,但又容易陷入傻想的角色。

  從鈴子的目光來看待,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民眾的生活與態度。從戰爭之前,鈴子在廣島草津的海邊,她必須採海苔然後曬乾,一切均與平靜的大海有關,如果生活就這樣持續下去,鈴子應該也是幸福的。

  任何一個民族的百姓遭遇到戰爭洗禮,絕對會是哀悽悲鳴,但本片透過鈴子的天真善良,不但淡化了戰爭的殘酷,也讓生命中另一股堅毅的精神完整呈現。就算在戰爭後期鈴子被炸斷右手,依然秉持著信念,與丈夫周作共同擔負起日後艱困的日子。

  這齣電影雖是卡通,但原著卻是河野史代的同名漫畫,這部電影的呈現,被日本文部科學省特別選定的作品,指定推廣的對象是青年、成人、家庭,尤其是針對少年階段的培育思維,本片有許多元素都是相當可貴的元素,就猶如「與狼共舞」,被美國國家圖書館列為永久典藏的作品一樣,因為印地安人與美國的複雜關係,在本劇中有著更完美的論述。

  換句話說,「謝」片不管是從電影或漫畫來看,都呈現了日本人的特質。在樸素的環境中,認命地堅守自己崗位,就算是女孩初長大,陌生人來提親,似乎當女兒的沒有說不的權利。而台灣早期的社會其實正是如此,這與現代的女人比較,實在有天淵之別。

  相當文藝的片名,而劇中人物也確實深具文藝氣息,在溫馨樂觀的條件下,讓劇情緩緩透過日常瑣碎的事而進行,看似不那麼重要,卻又是如此揪結每個人的心頭。

  水原哲其實是小鈴真正喜歡的人,當知道有人來提親時,小鈴還以為是水原家的人,但半途遇上水原哲,他用埋怨的口氣說提親的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用這句責備的語氣來表示他的無奈和不滿,但事實就是如此,水原的父母常喝酒,當然也不會為兒子的婚事做主,更何況那時候的水原哲尚在學校念書。

  去當水兵後的水原哲竟去吳市拜訪小鈴,周作讓他睡在另一間,而且主動提出要小鈴送暖爐去房內,並希望他們以同鄉和同學的身份可以聊聊。果然水原哲此時才表現出他對小鈴的愛意,但此時的小鈴,卻發現自己不知在何時,已經愛上自己的丈夫北條周作。

  周作是海軍造船廠一個低階的員工,但他盡忠職守,生命中的目標是相當明確的,這種以廠為家,以國為家的精神,是台灣現代年輕人最欠缺的,甚至可以說對這種想法一點概念都沒有。

  而周作,甚至於他父母的行徑,卻都是日本最標準的典範。當戰爭物資缺乏之際,除了配給的物資之外,小鈴會以家庭主婦的身份擔起一家三餐,她替公公作的便當極為簡單,但卻是相當令人感動。因為很多野菜都是她到山上去摘的,如此便使得這個家庭似乎衣食無缺。

  小鈴還有一種會想得發呆的窘態,但這樣的行徑卻反而更令人憐愛,周作的姐姐是個麻煩人物,她自己的婚姻,因丈夫死亡,而與夫家爭奪房產而翻臉,自然對這個剛入門的弟媳有著防衛之心,但事久見人心,径子最終知道小鈴是難得的好媳婦,遂也對小鈴改變了看法。

  很可惜的是,小鈴牽著径子的女兒晴美,到山上去看軍艦時,遭到空襲,晴美當場死亡,小鈴的手掌也被切斷了。沒有了手的小鈴,如何再在夫家幫忙?這似乎是一段情感的大考驗,而在這個橋段中,周作與小鈴在路上相遇,卻又遇上空襲,他們兩人就躺在小水溝中相互擁抱,或許是歷經這些大的衝擊,鈴子才改變心意要繼續留在北條家。

  小鈴嫁到北條家時,便改姓為北條,這對一名年輕的新娘而言,是相當不習慣的,這似乎也意味著當時的小鈴與周作是毫無感情的。

  但傳統的媒妁之緣不都是如此?有趣的是奶奶在婚前就告訴小鈴,新婚之夜新郎一定會問妳「是否帶了傘?」妳要回答「有」,新郎會問「能讓我使用否?」妳要說「請用」。

  這是一種隱喻與象徵,但想想這種「暗語」的對話,無形中會拉近兩人的距離,在其他地方應該都不會有這些對話吧?男女雖然陌生,但名義上已是夫妻,半夜的過程不須人教,應該是都很自然會發生。

  戰爭末期,日本本土與台灣其實都遭受極大的傷害,空襲的砲彈將城市夷為平地,而廣島的那顆原子彈,使日本提早投降,但家鄉在廣島的鈴子,卻又有新的困頓等著她去面對。

  比小鈴更漂亮的小澄,雖然不時有水兵向她示好,但小鈴見到她時,小澄是虛弱地躺在床上,她的手臂已有輻射的感染,未來的生活會是一個難題,但這些似乎難不倒已經失去右手的小鈴,她不能再繪畫,但卻能讓生活在現實中實踐。

  這是一齣會很讓人感動的影片,正因為是卡通,許多更難表現的情境,反而更輕易的呈現,也許這是卡通影片的優勢吧?



臨終信託 (終の信託) (The Terminal Trus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