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2月22日

盜命師(Pigeon Tango)


導演:李啟源
主演:喜翔
   陳庭妮
台灣 / 2016年 / 95分 / 普遍級
禮讚:本片入選第22屆釜山國際影展
   「亞洲電影之窗」單元競賽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向地下錢莊借一百五十萬來賽鴿的小生仔,發現鴿子沒有飛回來,向女友金芭比埋怨,並將氣發洩在她身上。金芭比是一名鋼管女郎,賺錢有限,但此時小生仔卻因騎機車撞到修路的路障,當場死亡。

  葬儀社的人向金芭比表示,小生仔只是腦死,他的器官都還能賣到好價錢,為了還債,金芭比答應了,由一名叫麻六甲的人操刀取出肝與腎。

  事實在那隻鴿子「探戈」飛回的時候,被樹枝纏住,幸好在一個教會中的小妹「貓仔」將賽鴿救出,於是探戈又飛回鴿舍,只是當時小生仔在憤怒時將所有鴿子放出,如今卻只剩探戈一隻了。

  麻六甲與金芭比成了好友,他為「探戈」裹傷,而金芭比剩下一點錢,她決定要將所有的錢全押在探戈身上,如果探戈的品種如此優秀,那下次比賽說不定會贏回大筆獎金。

  金芭比去找賽鴿協會的理事長肉仁,他也是教會的傳教士,但他有一個隱憂,就是妹妹林百惠身體逐漸衰弱,但卻找不到一顆腎臟來移植。

  而另外一名即將退休的刑警楊開明,處心積慮要抓到一直違法的麻六甲,在一次聽到麻六甲正在摘取器官時,楊開明率手下趕至,但卻被麻六甲逃掉,雖然如此楊開明也逐漸掌握麻六甲的行蹤。

  肉仁經不起金芭比的哀求,又見探戈的條件極佳,最後答應幫助她,並為她購入一隻母鴿,這才能讓探戈有飛回來的慾望。但楊開明也找上肉仁,因為他也知道肉仁有一個亟待換腎的妹妹林百惠,只要盯住她,麻六甲遲早會現身的,只是楊開明時常流鼻血,原來他早罹患癌症卻隱忍不說。

  麻六甲決定帶金芭比回馬來西亞,但金芭比卻懷疑自己去那兒能幹什麼?此時貓仔主動要捐一顆腎給林百惠,但麻六甲卻不願活體摘取器官,但萬萬想不到楊開明在逮到麻六甲時,自己也命在旦夕,他知道肉仁若能取他的腎臟,那他的女兒貓仔就不必摘取器官了,林百惠終於換了一顆腎臟,但她永遠不知道是誰捐給她的。

◎ 劇情分析

  「盜命師」其實是一部企圖心非常強盛的影片,從結構而言,「盜」片放置了賽鴿文化、器官移植、鋼管女郎等元素,在現實的氛圍中顯現了不少的虛幻。

  「盜」片如果重新整理,應該會有不錯的成績。有人評論「盜」片常出現許多無厘頭甚至無意義的鏡頭?但這應該是一種誤會,角色中許多的內心世界是相當隱微曲折的,導演必須要轉換到角色的行為,也就是用相當具象的事件來呈現,另外所謂的內心世界,甚至是意識流的層面,其實就更難詮釋了。

  影片的剪接按照傳統,當然有其排次的,而這也正是台灣教電影的老師所推崇的。突然出現完全不相關的畫面,並非不和諧,而是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就應該是相當合理了。

  人的思緒並非如同我們外表如此理性,腦海中時時刻刻都是妄念紛飛,在作定時甚至心猿意馬。在小說文字的表現上,可以用文字堆砌表達,但在影片中,卻無法用相同的方式來呈現。

  電影最可貴的是「映象語言」,一個畫面沒有文字、沒有對白,但觀眾卻能當下意會,甚至從而有更多的意涵延展。在歐美諸多影片,都能發現到這些例子,反倒是國片在這方面是相當薄弱的。這也難怪擅長心理學的導演要備受批評了。

  「盜」片中的角色安排應該都無問題。導致觀眾略顯不耐的原因是,角色的安排缺乏因果關係,楊開明這個老刑警的腳色,最後以「突變」的方式,變成貓仔的父親,而這也瞬間讓故事圓了起來。

  問題是楊開明為何一直放任女兒在肉仁的教會?這是必須以具體的方式來交待。或許這個大盲點能夠連結起來,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當然可能當時導演有拍,但最後太長,在剪接時無法併現,故在長度的考量上,便失去了許多枝節。

  台灣的賽鴿文化已經有其獨特的歷史地位,從借錢來賽鴿而向黑道借錢,從而車禍身亡,為了還債,金芭比將小生仔的器官賣了,不但還債也結識了麻六甲,到這兒為止,這樣的故事設計是相當成功的。

  金芭比與麻六甲的愛情發展是缺乏過程的,也許多一點愛情的元素,金芭比才有資格說我願意跟你到天涯海角,但最終麻六甲依然被楊開明逮捕,這使得原本氣勢非凡的麻六甲失去了高度。

  肉仁的安排也是有許多可議之處,他一下在教會似乎是個傳道的人;一下又是賽鴿協會的會長,這樣的鋪排並無錯誤,但會讓人不能適應。更何況他也懲罰偷獵鴿子的人,而手下均稱他為「老大」,因此這個腳色是相當矛盾的。

  也許是多重的線索在收攏之際,必須有個人來承接與轉折,因此就選擇了肉仁。在最後肉仁其實也覬覦貓仔的腎臟,希望能挽回妹妹林百惠的性命。

  這段戲其實可以相當衝突與精彩的,但導演放棄了,他將主線人物轉向原本就不起眼的楊開明。若真的要如此編排,那在故事的前面就應該以楊開明為主線,以免後來變成頭重腳輕,而使得原有刻意營造的人物,失去了該有的光彩。

  金芭比的腳色,到最後以倖存的鴿子探戈在肉仁的資助下,將探戈訓練並再次比賽,楊開明向肉仁表示探戈的比賽他插股二成,這是黑道的行徑,但因 牽扯到金芭比的男友麻六甲,故肉仁似乎也無可奈何,這兒只能說是導演是根據台灣的賽鴿文化而做的鋪排。

  楊開明最後表示他早已罹患癌症,而他的血型與貓仔是一樣稀有的血型,這也表示他願意將求一死,而免除了貓仔必須失去腎臟之苦。

  這應該是故事安排最後的爆點與高潮,但因排次並不順當,使得原本構思極佳的劇本失去了應該有的原味,這一點是相當可惜的。

  男主角麻六甲的戲並不突出,最少應該提昇到與楊開明的對立,甚至肉仁也應參一腳,形成三角鬥爭的關係,而夾在其中的金芭比以及貓仔甚至林百惠也可以用對立的方式來呼應三名男角。

  但因為導演並未採取對應方式,使得戲明明在進行,但卻恰似在原地打轉,但不能否認的是,戲中的每一名腳色都有其內在的思維,這個層面是可以讓人感受導演的企圖與誠意的。

  「盜」片的攝影極佳,精準地將台灣的稻田拍得相當美感,倒也成為本片的另一項特色。但取名「盜命師」似乎不是麻六甲一個人可以扛起來的。也就是說對這名操手術刀的能手,似乎應該交代更多的過去,如何自醫學院被退學,或是從醫院退出,而他堅持的理念,不摘活體器官,似乎又在呼應最近發生的一些傳說中的事件,最起碼這應該也是一個議題。

  「盜命師」是一部可以討論的影片,並非全是「一無是處」,也有其更多的優點,也是值得學電影的人去面對與檢視的。



2019年2月份電影賞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棋盤人生 (A little 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