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1月13日

裁縫師的美麗人生(A Stitch of Life)

 

導演:三島有紀子
主演:中谷美紀
   黑木華
日本 / 2015年 / 105分 / 普遍級
禮讚:日本奧斯卡影后 中谷美紀 V.S. 柏林影展新科影后 黑木華
   跨世代演技派氣質女星,首度同台競飆演技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繼承祖母裁縫店的「南洋裁店」第二代店主市江,被一家百貨公司的業務員藤井看上她的手藝,認為如此完美的手藝放到百貨公司,一定會造成銷售狂潮。因此藤井每天都來裁縫店,但市江似乎不願意開拓新的市場,她只願為過去外婆作過的衣服加以修改,這使得藤井相當為難,但他依然每天到裁縫店報到,以期市江有朝一日會有回心轉意的時刻。

  市江似乎除了作衣服之外,什麼事情都不會做,泡紅茶請藤井,茶葉卻放多了,但藤井也不敢多說什麼。這一日,小雪帶來一件她母親的衣服,請求市江為她修改,市江毫不猶豫地修改,沒想到原本身材矮小的小雪,在穿了修改過的衣服之後,竟獲得無數讚嘆。

  也有一位太太送來一塊布,那是她先生結婚前送她的,但丈夫死了,她竟然一直沒有機會做成衣服。市江對奶奶留下的客戶,都會極力照顧。

  市江有一個理念,她希望她做的衣服是可以穿一輩子的,而且堅信衣服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情,果然藤井就在街上看見小雪,穿著市江修改過的衣服,自信滿滿地與男同學談笑。

  藤井有次要請市江喝咖啡,但市江推說那家咖啡店的咖啡不好喝,但其實她常常獨自一人,到這家咖啡店內,叫一盤起司蛋糕,然後滿足地一口又一口的享用。

  藤井有次去書店,買了許多有關最新的縫紉技巧的書,他看見市江也在另一端,遂主動送市江一本書,希望能喚醒她一些新觀念,但市江還是拒絕了,她說買這麼多的書,會分不清楚自己喜歡什麼?

  這一日一名老爺爺中田來訪,他因年紀愈來愈大,衣服也漸漸不合身,故每年參加「夜會」之前,他都必須來修改衣服。而這件事當然落在市江身上,而市江也都沒有讓他們失望。藤井也接受了邀請,這是必須滿三十歲才能參加的,每個人在此沒有煩累,而且能夠展現真正的自我。

  藤井似乎了解市江的用心,於是自行申調到東京的傢俱部門,但這會是他最後的決定嗎?而市江是否也會一成不變地作她想作的事?後續尚有發展……。

◎ 劇情分析
    
  在過去很多的行業都是手工的,包括男人的西裝非得要到西裝店訂做,女人的衣服大體上會找自己喜歡的裁縫師,自己先買一塊布,再請裁縫師量身訂做,就連女性的內衣亦然,家中若有女兒初長成,媽媽就會帶女兒到裁縫師那兒量身材,然後作出一件獨一無二屬於女兒自己的內衣。

  後面工廠林立,許多的西裝或女裝都由工廠來生產,不管高矮胖瘦,他們都有不同的尺寸供你試穿到滿意才買。因為如此,過去傳統的手工業,尤其西裝店的裁縫師,幾乎全部改行,這是一個時代大趨勢的改變,不管任何人都無法抗拒這個大環境的趨勢的。

  「裁」片出自日本的漫畫,作者把女主角作裁縫的心,能提升到近乎神格的境界。正因為是手工,更能將自己的內心,完全融入到作品之中,以極致的工藝與材質完全貢獻在作品上,這時候的裁縫師,已經不是一般的裁縫師,而是人人尊敬的神。

  市江的基本理念是:「做一件可穿一輩子的衣服。」但這可分成兩種詮釋,第一,能穿一輩子的衣服,一定是令人愛不釋手的好布料,而能勇敢都一輩子穿一樣的衣服,我想這要有相當的自信與勇氣。第二,要穿一輩子的衣服,這顯然是另一種害怕改變的現象。

  現代女孩子的衣服是多樣而多變的,裁縫師的理念固然不錯,在後現代主義中,有許多的拼湊而重複,於是過去許多想像不到的情形,讓這個多變的社會掀起更高的浪潮。

  藤井看上了市江的手工技巧;希望她能量產而與百貨公司達成合作,但市江究竟是一個怎樣的裁縫師?她沉醉在外婆過去那種精湛細膩的手工,而當這作品再度回籠之時,可能必須要修改,於是她便延續了外祖母傳給她的手藝,也因為如此,市江取代了志乃外婆的地位,而成為這群過去客戶心目中的神。

  其實若市江接受藤井的要求,自己也參與裁縫的集體行動,那細膩的手工勢必會在自動化中慘遭淘汰,也許這正是她最擔心之處。

  市江的穿著自然有不同凡響的品味,看見這個衣著不凡的女人,應該可以立刻猜到她的來歷。然而市江除了作衣服之外,她什麼事情也不會做,市江自然也感受到這一點,而這也更增添她摒拒外界的另一項理由。

  然而市江在接到藤井的委託時,她的內心會不會起任何的波瀾?一個老式的裁縫店,面對時代驟變的百貨公司,兩者相較之下,會不會有愈拉愈遠的差距,相信市江有過這些檢視,但問題是,她的傳承已經不能回流到現代工業的生產,因為她的手藝已經是一種藝術。

  或許基於這一點,市江斷然拒絕與百貨公司合作的任何可能,時代巨輪一切以機器作主軸,就算有短暫的合作,日後還是會黯然退出,橋本西裝店更是一個非常鮮明的例子。

  藤井發現他無法說服市江,而他事實上也逐漸被市江所同化,在無計可施之下,藤井向公司請調到東京賣寢具的部門,但在這個地方服務,卻永遠感受不到市江那種久遠的細膩藝術。這當然也使他陷入兩難,因此他又回到了神戶。

  而藤井的妹妹雖然不良於行,但在一次機緣下,遇上了市江。市江主動向她提及作婚紗的念頭,果然這次的實驗證實,市江並非只侷限在古老的傳藝之中,因為其實她也酷愛現代最先進的頭飾設計。

  關於市江的改變,影片中作了兩次的呈現,第一是市江決定將裁縫店的工作室位置作了極大的改變;第二是她非常自賞的起司蛋糕卻讓她感覺完全走了味。其實並非是蛋糕走了味,而是她自己的心已經有了極大不同的改變而不自覺。

  這部影片沒有提到感情的問題,然而仔細思索,其實從頭至尾,藤井與市江的感情是有極大的變化的。這並非是兩人註定日後必定要結婚,以市江而言,她的女神地位要被打破,那是極度困難的,然而這樣的若有若無,才能夠讓讓漫畫無止盡地延展下去。

  片尾藤井在參加妹妹的婚禮之後,他用跑的會是要去那兒?這一點應該留給觀眾自己去猜,總之裡面的線索甚多,再加上背後那兩名女人的推波助瀾,情節的發展是可以期待的。

  市江把裁縫工作室作了改變,這是她改變的開始,也許她並不會完全放棄過去專業的工法,但如何再走下一步,應該也是必須思索的。

  日本是個有潔癖的民族,但卻也是感情相當豐沛的文化呈現。市江是否是神並不重要,而是她該如何去面對即將而來的感情。她自告奮勇為藤井的妹妹作了一套婚紗,這是一個開端,不會是個結束。

  但不管有沒有準備好,既然踏出那一步,那就是一種決心,市江如此,藤井不也是如此?日本的影片愈來愈不受年輕人青睞,原因是調性愈來愈慢,但內涵卻愈來愈深,這是我們也不能忽略的。



陽光只在這裡燦爛(そこのみにて光輝)(The Light Shines Only Ther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復活之謎(Ri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