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1月6日

暴風雪中的白鳥 (White Bird in a Blizzard)


導演:葛格瑞‧阿拉奇(Gregg Araki )
主演:雪琳·黛安·伍德莉(Shailene Diann Woodley)
   伊娃·葛林 (Eva Green )
美國 / 2014年 / 91分 / 輔導級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凱特在從學校返家後,卻發現母親好像穿戴整齊躺在床上,雖然覺得奇怪,但也不疑有他。在凱特十七歲時,母親未留片言隻語,也未帶任何衣物,便離家出走,經過三天後父親與凱特向警方報案,受理的警官是四十歲左右的西奧。

  凱特從此便常常夢見母親赤身裸體地躺在大雪中,但無論如何叫她總是不應。而這期間凱特與隔壁的費爾有了感情,雖然談不上愛,但凱特依然將自己的初夜送給費爾,甚至在她滿十八歲時,還主動去找心儀的警官西奧,西奧的床上功夫果然令她難忘。

  三年後的一九九一年春天,凱特到柏克萊念書,在這兒她雖然也交了男友奧利弗,但兩個人性格似乎格格不入。而在休假日凱特搭飛機回故鄉,父親開車去接她,此時依然沒有母親的消息,但卻一直作著母親陷在冰天雪地中卻無法回應的夢。

  凱特去修車廠找費爾,兩人的感情已經消失,在上大學之前凱特就曾懷疑母親是否與費爾有染,但費爾否認,凱特在家中見到母親在廚房,卻抱怨洗碗水太冷,結果又發現只是一場夢。

  父親介紹了他新認識的對象梅,凱特對她印象極佳,兩人甚為談得來,就連梅是否能住到家中過夜,都要經過凱特同意,凱特當然沒有異議。

  凱特與以前的同學貝絲和米奇在地下室喝酒,突然想到以前那個大冰櫃曾經因為插頭壞掉而使得魚肉腐爛,並發出噁心的味道。

  今天凱特突然有一種怪異的念頭,她一人獨自打開冰櫃,但卻上了鎖,她似乎記得號碼鎖的號碼,終於打開大冰櫃,裡面確實冰了許多食物,凱特開始將上面的東西清除,這時父親突然到來,他告訴凱特,母親失蹤他也心焦不已,但凱特若以為冰櫃有屍體,大可繼續尋找,凱特見父親都這麼說了,只好又把東西放回去。

  凱特回柏克萊念書後,才知父親康諾斯在酒吧自承掐死妻子伊芙,只因伊芙發現康諾斯與費爾有同性戀的關係,於是在制止她嘲弄聲中將她掐死。

◎ 劇情分析
    
  這是改編自女作家蘿拉‧卡西斯契科(Laura Kasischke)的同名小說。嚴格地說,這是一齣性意識覺醒的議題,女人在性愛的過程中逐漸地奪回主導權。藉由凱特從高中到大學的一貫性,從而連結了父親康諾斯與費爾的同志議題。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母親伊芙的失蹤,其實也是懸疑劇的形式,只是很少從警方的角度來推理,因此這些推理的元素就無形中被解構了。

  凱特以後設的手法,敘述身體荷爾蒙作怪,導致將自己的初夜獻給費爾,但費爾卻無法滿足她,因為費爾是雙性戀。

  母親幾乎也是在這個期間失蹤的,父親顯得沮喪而不知所措,而凱特這種青春期的女孩,其實並不特別關心母親的失蹤,因為每年離家出走的婦女或丈夫數目相當可觀,想當然耳母親因不愛父親,這足以證明她離家出走的動機。這也是凱特不是那麼關心的緣由。

  警官西奧的腳色顯得有些奇怪,他除了凱特與父親去報案的同時,有一些偵訊的對話;其他並未見他到凱特家中或附近查訪,他的理由也是用常態性的心理來評估這件事,絲毫沒有重視這件失蹤的案子。

  反倒是西奧與凱特的性愛,變成這齣戲最重要的情節,四十歲的男人與剛滿十八歲的少女之間的情慾,卻完全由凱特來主導。這似乎是很新的觀念,因為過去是由男性主導的情愛,如今的女性卻接手操弄,凱特急急將自己的初夜給了費爾,並非她是真的對他有著真情實意,而是為了自己可以肆無忌憚地投入激烈的情慾放射中。

  凱特事實上也是與母親伊芙不對盤,原因是伊芙知道丈夫的真相,而天真的凱特卻一直掉入這個難解的三角習題之中。母女的對立,使得凱特似乎與母親漸行漸遠,母親當然無法為她說出真相,而這也使得母女對立愈來愈緊張。

  母親失蹤三天後,康諾斯才與女兒凱特去報案,而在當下凱特就看上了西奧警官。而西奧警官閱人無數,當然很容易察覺凱特的心事,因此他分別給了凱特與康諾斯各一張名片,表面上是名正言順,但他心中其實還是有著更多的企圖,只是他身為警官,當然也必須有所保留,這也是他相當謹慎之處。劇中安排凱特是在滿十八歲才去找西奧,這自然是為了美國警察的形象,若凱特未滿十八歲,縱然凱特是自願,西奧仍然是犯法的。

  依現實美國而言,像凱特這般的女子,其實都在不滿十八歲前就有性關係,電影為了能夠上映,自然有許多方面的考量,但這也並不影響全劇的精神主旨,畢竟凱特就是那種未來女子(或現代女子)的代表。傳統中有許多是對人性的桎梏,凱特就是一個超越臨界點的代表。

  伊芙在劇中幾次將玉體展露在大雪中,畫面拍得極美,導演面對這兩位女主角,都讓她們發揮了極為稱職的演出,也許幾場的性愛,在一部電影中是屬於必須的條件,這也是好萊塢電影中相當重要的元素。

  伊芙這個腳色似乎較無著力點,因為她是必須隱藏秘密的人,半途中突然失蹤,固然詮釋了一些懸疑性與追索性,但伊芙要經營的腳色就顯得力拙,直到真相大白的那場被伊芙逮個正著的戲曝光,這也同時顯露了這個世上逐漸多元化的人際關係。

  或許基於嘲弄的難堪,於是康諾斯將伊芙掐死在現場,然後將屍體置入地下室的冷凍庫中,而這也是為什麼凱特會一直作夢,夢見伊芙裸露身子躺在大雪之中。

  一個人在死亡之後,立刻放置在冰庫中,其實因為皮膚尚未完全死盡,世界的記憶又是如此深刻,自然會將那種軀體的感受留置在記憶中。

  康諾斯表面是一個相當溫和的人,但在他的內心世界中,卻建構了屬於他自己的世界,他其實可以疼愛妻子,而從容地享受同志之愛,只可惜這一切卻被伊芙識破,但他也必須維持在現實世界的假象,所以他必須大力地疼愛女兒凱特,這起碼可以讓他在現實社會中,擁有一份受人尊敬的社會地位。

  凱特的印象中,她小時候常隨父親到公司,讓她意外的是,爸爸是受到公司所有女職員的青睞,面對父親在公司受到其他女人青睞,當女兒的,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也許是一種虛榮心作祟吧?凱特基本上是較偏向爸爸的,而母親伊芙也在這種情況下便成為只是煮飯、整理家務的家庭主婦,但伊芙會僅剩這種角色?若是在平常,也許她尚能忍受,但在知道丈夫與費爾的同性之戀後,伊芙幾乎是陷入絕望的。

  但伊芙要開始反擊時,反而受到凱特的質疑,伊芙不斷地穿著更暴露的衣服,試圖引誘費爾,她與凱特一樣並非真正愛上費爾,而是為了報復,只可惜她的抗爭並未獲得有力的支援,甚至產生了反效果,最後並為她招來殺身之禍。

  故事的主軸是以凱特的主觀鏡頭來口述,最後康諾斯是酒後失言而暴露殺妻的過程,但透過口白,顯然力道是弱了許多,這點是相當可惜的。



窮得只剩下錢(AMAL)←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魅惑紅底鞋 (Louboutin: Top of the 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