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0月31日

推銷員之戀 (Hedi)


導演:穆罕默德‧班‧阿提亞(Mohamed Ben Attia)
主演:馬吉‧瑪蘇拉(Majd Mastoura)
   莎芭‧布茲威妲(Sabah Bouzouita )
突尼西亞/2016年/88分/輔導級
禮讚:獲選為第66屆柏林影展正式競賽片
   獲得最佳首部電影獎
   男主角馬吉·瑪蘇拉獲得最佳男演員銀熊獎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海地是突尼西亞的一名汽車推銷員,因為汽車在不景氣中業績下滑,於是主管要求每位推銷員都必須在自己負責的區域親自拜訪。

  海地與卡安蒂在父母主婚下,再一星期就要結婚,但就算如此,主管依然不讓海地請假。母親凡事都為海地做主,大兒子阿罕很早就移民到法國,但從來就不曾回來,甚至也從未帶妻子與女兒莎拉回老家。

  但母親卻逢人就誇耀自己大兒子的成就,明明長得不像,但就是喜歡說大兒子與她長得神似。海地與卡安蒂見過面,兩人似乎非常滿意對方,海地三不五時便會開車約她出來見面,雖然這違背當地的風俗,但兩人也止於見面聊天而已。

  海地四處碰壁,心灰意懶下跑去海邊游泳,突然電話鈴響,海地狂奔到飯店內才接主管電話,因為這樣才不會被聽出他人在海邊。

  海地快速奔跑的舉動,吸引了在飯店擔任迎賓舞的蕾的注目。她訊問緣由,海地謊稱他母親跌倒,蕾好心地祝福,但海地隔一會兒又向蕾坦言,他是一名汽車推銷員,因怕老闆聽到海浪聲,故急奔到飯店內。蕾並未見怪,反而對海地有了極佳印象。

  夜晚蕾想到海邊游泳,海地想跟隨,蕾也答應了,原本未帶泳褲的海地忍不住下了水,兩人在海中有了愛的交織,強烈地狂吻之後,立刻回到飯店不斷地作愛。

  海底向蕾表示父親在去年四月過世,一切似乎顯得不一樣。而蕾是個不斷換飯店的飄浪女郎,因為她必須到各地的飯店表演,蕾也帶海地去參加一個特殊的派對,這使海地有了新的想法。

  海地回去找卡安蒂,問她未來可知自己要幹什麼?卡安蒂說結婚生子,這使海地對卡安蒂有了失望,他曾把畫作拿給蕾看,希望將來能成為一名畫家。蕾要求海地隨她一起到別的城市,海地坦言他明天就要結婚,但他願意隨她一起闖蕩。婚禮中缺了新郎,雙方不歡而散,而新娘的父親也因行賄被捕。海地回來拿護照,預備到機場與蕾會合,但在機場他卻又決定留在突尼西亞……。

◎ 劇情分析
    
  這部影片的背景是在突尼西亞,它在非洲的最上方,突尼西亞的西方是阿爾及利亞,東南方是利比亞,其地中海的海岸線有一一四八公里。

  突尼西亞曾經是迦太基的發源地與國家中樞,曾在最強盛時統治了西班牙與北非,以及地中海沿岸的零星地區,從而成為羅馬的強敵。歌劇中常以迦太基名將漢尼拔為題材,他曾一度要攻入羅馬帝國的首都,而後經過幾次戰役,突尼西亞陸續受到「汪達爾王國」、「拜占庭帝國」、「阿剌伯帝國」的統治,而更長的時間被「鄂圖曼帝國」統治。一八八一年法國開始在突尼西亞殖民,遂成為法國的保護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與義大利也佔領了突尼西亞,並爆發有名的突尼西亞戰役。一九五六年突尼西亞贏得了獨立,一九五七年宣告成立共和國。

  二00九年至二0一0年在各種評比中,突尼西亞在一三三個國家中,名列非洲第一,世界第四十。茉莉花革命前都顯示它已經是開發中的國家,甚至可以成為開發中國家的樣板。雖然二00八年的金融海嘯,並未對其經濟產業結構造成明顯衝擊,但卻重創了突尼西亞的旅遊業,當然也使其周邊產業受到影響。

  這部電影的主角海地,是法國進口汽車「雪獅」的推銷員,汽車銷售量不斷降低;還有蕾所服務的國際大飯店相當蕭條,這正是上述原因所造成。當然還有一個二0一一年發生的,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反政府示威,從而影響了這個國家陷入了更困頓的窘境。

  這是一個簡單的故事,但卻極有層次地呼應了劇中人物的性格與自覺。海地的母親是掌控慾望相當強烈的女人,在她丈夫死後,她更是肆無忌憚,這其實在伊斯蘭教的國度中是較少見的。

  也因為這樣,她的大兒子阿罕到了法國娶妻生了女兒莎拉之後便不再回國。平常也絕對不讓妻女與母親見面,因為阿罕怕妻女再度落入母親的掌控中。

  二兒子的工作,似乎也都是母親依靠關係而才能上任,但當母親的卻永遠不知道,海地其實他最想當畫家,而他的幾幅畫作,也證實他確實有這方面的資質與天份。這更顯得汽車推銷並非他熱愛的工作,甚至可以說,推銷員是他相當厭惡的工作。

  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必須從自己的領納中找到自己的興味,在自己全然做主的情況下,由自己去面對自己的選擇,不管失敗與否,卻都必須是由自己的決定,這正是本片的焦聚。

  海地不回去參加自己的婚禮,這在突尼西亞這個國家而言,那是相當嚴重的情形,所幸新娘的父親因為行賄,而在婚禮第二天被捕入獄,這似乎也免去了這一件很難解決的窘境。

  海地聽從了蕾的人生觀,於是他也從新開始注目在自己未來的規劃。兩人預備一起搭飛機離開這個國家,但別忘了,海地與蕾一起離開,這畢竟並非自己的決定,因此最後真正的認知是他看清了這一點,如果他隨蕾離開,那豈不是也落入蕾的掌控中。

  當蕾知道海地雖趕到了機場,但卻不願與她一起離去,蕾對海地的決定其實是能諒解的,因此兩人相擁而泣,在彼此都能理解與諒解中,似乎讓兩人的感情 向前推了一步。

  海地在結婚日逃婚,母親氣得與阿罕找到海地住的飯店,阿罕也發現兩人在海邊,在這兒並未經過太多的辯證,母親掌控的慾望在瞬間瓦解了,在這一刻她了解她再也無法掌握海地,甚至她也必須要去面對,阿罕其實早已經脫離她的掌控的事實。

  母親依靠關係為海地找到卡安蒂這門親事。坦言說,這應該算是一次相當令人滿意的婚事,岳丈的政商關係良好,結婚後要安排海地去一家電纜公司上班,而卡安蒂的美貌也是無從挑剔,在相親的時候,海地與卡安蒂都是相當滿意對方的。

  母親曾拿著相片(阿罕)向來賓說,大兒子很像她,這意思是若果大兒子有什麼成就,那都是因為她這個當母親的功勞,但來賓們看了阿罕的相片後,似乎沒有一人同意母親的說法,只是礙於情面而不願說破罷了。但母親自得其樂的樣子,在在顯示了她的掌控慾。

  蕾這名在飯店跳迎賓舞的女郎,在阿剌伯世界會被視為異類,畢竟這是一個伊斯蘭教的國家,所幸經過法國一百多年的殖民,民風較為開放,而她接觸的人來自世界各地,這當然使得她的感情世界極度奔放。

  坦白說,海地如果隨蕾出國,他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其實也是相當困難的,另外感情世界也會因易地而處,是否會有新的衝擊尚在未定之天。

  生命每到一個關口,似乎總是必須要做一番的抉擇,抉擇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痛苦的,所謂有得必有失,反過來說,有失必有得。蕾與海地在這段短暫的愛情路上,都勇敢地做了抉擇,不管這番抉擇是對或錯,只要是由自己決定的,那就必須自己承擔,看似凝重,但其實在心靈而言是自由的。



麥田書香(Have You Ever Been to the Moo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莎拉波莉家庭詩篇(Stories We Tell)